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记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周广仁

广仁大德 至爱至诚
2014-02-12 10:28:11   来源:中国艺术报   点击:

周广仁时常告诫学生:“钢琴最终表现的是文化修养,很难想象一个对欧洲文化、历史一无所知的人,却能弹奏好贝多芬、肖邦的作品。事实上,有些人到一定程度就再也弹不上去了,并不是他的手僵硬了,而是头脑空白了。”

广仁大德  至爱至诚

  周广仁时常告诫学生:“钢琴最终表现的是文化修养,很难想象一个对欧洲文化、历史一无所知的人,却能弹奏好贝多芬、肖邦的作品。事实上,有些人到一定程度就再也弹不上去了,并不是他的手僵硬了,而是头脑空白了。”
 
  在最近举行的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学会成立大会上,我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周广仁被推选为名誉会长。作为中国第二代钢琴家,她在学会成立大会上激动地表示:“我为生在钢琴四代同堂的队伍里感到非常幸福,我相信今后中国钢琴事业一定会蓬勃发展。”诚然,中国钢琴事业已步入了人才辈出、繁荣发展的快车道,而其今日的辉煌,又是与周广仁等老一辈钢琴家们的辛勤耕耘分不开的。
 
  >>爱钢琴如生命
 
  作为钢琴师,周广仁受邀出席钱学森与蒋英的婚礼,为两位新人弹奏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
 
  周广仁原籍浙江宁波,1928年出生在德国汉诺威,幼年随父母回到上海,从小迷恋钢琴,常常站在有钢琴的人家窗前,静静聆听从屋里传出的阵阵琴声。中国第一代钢琴家钱琪先生曾担任过周广仁的启蒙老师,她进入私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后师从著名作曲家、钢琴家丁善德。
 
  抗战胜利后,周广仁继续和当时在上海的多位外国钢琴家学习。
 
  1948年,年仅19岁的周广仁与当时堪称“远东第一”的上海工部局管弦乐队联袂演奏莫扎特和肖邦的钢琴协奏曲,在乐坛上崭露头角。她还曾作为钢琴师受邀出席“航天之父”钱学森与著名歌唱家蒋英的婚礼。与一般婚礼上常用的瓦格纳《婚礼进行曲》不同,周广仁为两位新人弹奏的门德尔松《婚礼进行曲》更加激昂、明快。“这样蒋英才可以与其他慢悠悠的新娘不同,踏着大步迈进会场。”如今谈起这段佳话,周广仁依然一脸的兴奋。上海解放时,周广仁的外国老师一个个离开上海,曾与她合作过的管弦乐队也相继解散,她的一个朋友愿意帮助她去法国深造,而新成立的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上海音乐学院前身)院长贺绿汀的一句“你留下吧,建设社会主义需要人才,国家会培养你的”,则把她留在了祖国。从此周广仁的名字和新中国的钢琴事业紧紧连在了一起。1951年,她随中国艺术家代表团参加“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后又赴东柏林参加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并在钢琴比赛中获得三等奖,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在国际比赛中获奖的钢琴家。回国后她调入中央歌舞团,不久又到中央乐团担任钢琴演奏员。1955年她到中央音乐学院跟前苏联专家进修并在钢琴系兼职,1958年正式调入中央音乐学院。
 
  乐器是演奏家表达音乐的工具,也是与之心灵相契的伴侣,而周广仁更是把钢琴视为生命中的一部分。周广仁拥有的第一架钢琴,是17岁时祖父的一位德国朋友因回国定居而留给她的。这架“布鲁特纳”三角钢琴陪伴新主人一起快乐成长,也与她共同奏响艺术人生的壮丽诗篇。此后,周广仁从未离开过钢琴,即使是那场令人扼腕的事故,也没有成为她和钢琴之间的休止符。
 
  1982年5月在一位外国专家的音乐会上,周广仁主动帮忙挪动三角钢琴时,钢琴的一条琴腿意外折断,使她的右手无名指被当场砸断一节,中指和小指粉碎性骨折。虽然之后经过手术,她的中指和小指保留了原来的长度,无名指却永远短了一节。对于钢琴家来说,手就是全部的生命,面对这场不幸的灾难,周广仁没有抱怨,更没有被击倒。她太热爱钢琴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重新弹奏心中的音乐。于是,手术后刚刚拆线没几天,她就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练习。两个受伤的手指最初一点都不能动,每动一下都钻心地疼。后来能动一点了,她就套着医生用的橡皮手套,指头前裹着棉花开始练琴。就这样,凭着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精神,她竟在短短一年的恢复与练习后重登舞台。在北京大学的礼堂里,肖邦《摇篮曲》抒情、唯美的旋律在她的手指下静静流淌。演出后,她把主治医生请上舞台,那一幕感人的场景,让现场观众无不动容。
 
  >>爱学生似亲人
 
  看到李云迪被媒体过分追捧,她十分担忧,曾言辞恳切地希望他沉寂下来,潜心钻研业务。
 
  当年刚调入中央音乐学院时,有人对她在演奏的黄金时期离开表演团体转入教学岗位,感到不理解。而周广仁却有着自己的志向。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了当教师的理想,因为在她的心目中,教师是非常崇高的职业。其实周广仁很早就开始教学生了,由于父亲的反对,她要靠教比自己小的孩子解决学费问题。她认为教学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学习。“要教好学生,自己首先要弄清楚许多概念和问题,还得动脑筋、花时间去思考怎样改正学生的毛病。克服了学生的毛病,自己在学习上也进了一步。”
 
  平日里,周广仁举止优雅、和蔼可亲,对于那些在北京学习、生活不方便的外地学生,她还会把他们叫到家里“白吃白住”。但在课堂上,她又颇为严格、严厉。可能是受曾在德国留学的工程师父亲的影响,无论做人、做事、做学问,她都追求严谨、完美。她非常守时,每次上课都提前到课堂,而每当有学生迟到,她都会不留情面地予以批评。教学中,她注意倾听学生的弹奏,擅于发现学生的优点并加以鼓励。而对于学生的缺点,她也会循循善诱,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她重视学生基本功的训练和演出实践。她认为基础训练应包括端正的学习态度,钢琴演奏的明确概念、技法和表现规律,敏锐的听觉,独立理解和处理音乐的能力等等方面。她也很重视学生的音乐和文化修养。她认为,“音乐语言有它本身的规律和文法,必须学会看懂和听懂。学音乐和学外语一样,学外语只会拼音不行,学音乐只知道音符、拍子而不懂音乐的语言、逻辑、规律同样不行。”她还要求学生要广泛涉猎文学、美术等姐妹艺术,因为艺术在精神上是相通的。她时常告诫学生:“钢琴最终表现的是文化修养,很难想象一个对欧洲文化、历史一无所知的人,却能弹奏好贝多芬、肖邦的作品。事实上,有些人到一定程度就再也弹不上去了,并不是他的手僵硬了,而是头脑空白了。”
 
  音乐学院的老师都很爱材,都爱教好苗子。但周广仁从不挑拣学生,无论是尖子生,学习一般的学生,还是那些慕名而来的编外生,她都一视同仁。她认为,“好的教师不是按照一种规格来培养学生,而是善于把不同类型的学生都教成材。教师的责任是要挖掘学生的潜力,充分发挥学生所长,让每一个学生焕发出自己的光彩,而不是让每个学生都变成和老师一样。”
 
  王笑寒是第46届德国慕尼黑ARD音乐比赛第三名及特别奖(1997年)得主,并曾作为第11届美国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中最年轻的参赛选手一举闯入前6名的决赛。虽然取得了如此骄人的成绩,但在周广仁眼中,他却是一个“难教”的学生。周广仁是在王笑寒最低谷的时候把他接收到自己手里的,对于这位有才华却又毛病不少,基本功有问题可却“胃口”很大,在音乐上有自己的主张而且自尊心很强的学生,周广仁特别注意保护他的积极性,“让他在自己的轨道上尽量做得更好”。如今王笑寒已从德国汉诺威戏剧音乐学院毕业并回母校中央音乐学院任教。
 
  培养了世界著名青年钢琴家李云迪和陈萨的深圳艺术学校但昭义教授,曾在上世纪60年代作为进修生随周广仁学习。在三年半的时间里,他享受了与正式学生一样的“待遇”。回忆那段令人难忘的学习经历,但教授不无感慨地表示,他深深地被周先生的敬业精神所感染,同时他也从老师那里获得了钢琴演奏的科学方法,懂得了理解、处理音乐的基本原理。
 
  在周广仁的学生中,现任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兼作曲学科主任的梁雷,可以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位。出生在音乐家庭的梁雷从小喜欢在钢琴上“编故事”,但是这种“乱弹琴”却被一些钢琴老师认为不够“专业”。对于这个只是喜欢“玩钢琴”,用音乐“编故事”的小学生,一个非钢琴专业、基础不是太好、别人不想收的学生,周先生不仅没有拒绝,而且还根据他的特点设计教材,鼓励和支持他的音乐想象力,使他对音乐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梁雷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理论学科后,在学校举办了一场个人钢琴作品音乐会,周先生亲自组织和主持。梁雷后来赴美学习作曲,最终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作为唯一一位青年华裔作曲家,被编入由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的《格罗夫美国音乐字典》。在作曲方面取得突出成绩的梁雷,一直把周先生看作是改变自己人生旅程的恩师,“没有她,我绝不会走到今天”。
 
  周广仁对学生的热爱,还体现在她对人才的爱惜。在国内外乐坛炙手可热的青年钢琴家李云迪,可以算是她的徒孙了。看到这位年轻的肖邦国际比赛首奖获得者曾一度被公共媒体过分追捧,她十分担忧,曾特地给他写信,言辞恳切地希望他沉寂下来,潜心钻研业务,这也正是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吧。
 
  >>爱事业视天职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已经85岁高龄的周广仁依然活跃在教学一线,离不开她心爱的钢琴,离不开她可爱的学生。
 
  周广仁爱钢琴、爱学生,更爱中国钢琴事业。当她接受贺绿汀的挽留成为上海音乐学院的一位年轻教师时,就承担起了一份为新中国钢琴事业做出奉献的历史责任。这份责任来自于一位钢琴艺术家的本分和良知,也是出于她对国家和民族的无限热爱。时光荏苒,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周广仁没有辜负老院长的殷切期望,而她对中国钢琴事业作出的贡献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几乎涵盖了钢琴演奏、教学、理论、创作和国际交流等各个领域,而且其中的很多方面又都具有开拓性和历史性:她是新中国第一位在国际比赛中获奖的钢琴家(1951年),是“文革”后举办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的第一人(1978年),是首位在美国29所大学以“中国钢琴音乐的发展”为题进行讲学和演奏的中国教授(1980年),是中国首个国际钢琴比赛(中国国际钢琴比赛, 1994年)的倡导者和历届评委会主席,是中国唯一全国性钢琴专业刊物《钢琴艺术》的主编(1996年至今)。同时,她亦几乎是历届各类全国性钢琴比赛的组织者兼评委会主席,是出任美国范·克莱本、英国利兹等国际著名钢琴比赛评委最多的中国钢琴家。
 
  此外,周广仁还情系儿童钢琴教育,长期致力于钢琴艺术的普及工作。她先后创办了“星海”(1983年)和“乐友”(1990年)两所业余音乐学校,经常深入中小学举办音乐讲座。她还率众弟子举办普及音乐会,编写教材,录制教学音像资料。她将钢琴艺术的种子播撒到全国各地,被人们誉为“中国钢琴教育之母”。
 
  周广仁的名字取意为广仁大德,正如这个名字一样,她用满腔热忱和无私的爱,培育了倪洪进、但昭义、逄勃、盛原等一批批钢琴人才,桃李满天下。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已经85岁高龄的周广仁依然活跃在教学一线,腿脚不方便了,她就让学生到家里来上课。爱钢琴如生命、爱学生似亲人、爱事业视天职的周广仁,离不开她心爱的钢琴,离不开她可爱的学生。(宋学军)  

    相关热词搜索:周广仁 钢琴家 音乐

上一篇:迎接我们自己的古典乐时代
下一篇:好歌都去哪儿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