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幕后团队揭秘音乐节目制作流程

“中国好音乐”们是怎么出来的?
2014-03-12 09:36:35   来源:新京报   点击:

《我歌》的音乐总监梁翘柏曾说,他感觉不少歌手越来越保守,“会因为怕输而选择打安全牌”。参加《我歌》的艺人往往要花两到三天在歌单上,节目组人士向记者形容说,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体力活和策略活”。

   “中国好音乐”们是怎么出来的?
  
安栋
 
“中国好音乐”们是怎么出来的?
 
  金志文

  《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以下简称《好声音》《我歌》)相继播出第二季,央视新推出的《中国好歌曲》(以下简称《好歌曲》)也不断产生话题。在采访中,热门选手常强调自己是因为这类节目“音乐属性特别强”而参赛,并会特别感谢幕后音乐团队,而即便普通观众,也会逐步发觉“音乐体验好像和以前的节目不太一样”。在观众看不到的幕后,音乐人和编导们到底做了哪些努力?每个环节有什么小秘密?就此,记者专访了《好歌曲》音乐总监安栋、《好声音》学员金志文以及《我歌》的诸多幕后工作人员,除了揭秘不为人知的制作细节,他们也向记者感慨了这些节目对于音乐业界工作者的推动,“这是一次伟大的革命”,金志文说。

  1选曲

  只要唱大金曲就肯定没错?

  不,这是一个体力活和策略活


  《我歌》的音乐总监梁翘柏曾说,他感觉不少歌手越来越保守,“会因为怕输而选择打安全牌”。参加《我歌》的艺人往往要花两到三天在歌单上,节目组人士向记者形容说,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体力活和策略活”。

  所谓“体力活”,比如张杰就曾透露,他选唱《夜空中最亮的星》前,连续听过几百首歌;所谓“策略”,虽然初次亮相时选大金曲最“安全”,但此后就要依据每次排名不同而有灵活策略。比如动力火车,因为首战告捷,第二首歌就会考虑“从比较惊艳的感觉去选取。”

  在《好声音》学员金志文的记忆中,节目组会依据选手个人经历、生活背景及音乐背景选歌,“选手不会有太多要求”。而以推原创为宗旨的《好歌曲》在这一阶段相对特殊,“找歌就是找人的过程”,安栋说。他透露,导演团队会对上万首歌曲先筛一轮,然后综合乐评人及各方意见锁定一些选手,这之后节目组会让选手在录音棚唱歌,判断其现场实力如何,最终敲定人和歌。

  2编曲

  资深乐队老师们说了算?

  不,所有人都能有发言权


  《我歌》的胡小姐介绍说,编曲环节对有的艺人来说很简单,“满文军基本上就依赖资深音乐人捞仔”,但对有的艺人来说就很复杂,比如新加入的茜拉,“几乎每次她都要先和马来团队商量(华纳马来、她的老师和朋友、她的歌星爸爸),再和中国团队商量(华纳中国、中国地区的经纪人),甚至和节目中她的经纪人吉杰商量,因为他是快男出身,能提供很多建议。”

  安栋透露,《好歌曲》“有庞大的编曲计划和执行方案表格”,因为“看重一首歌是看重它的气质”,所以盲选阶段一般不做颠覆性改变,即便是一般人觉得别扭的地方,“如果代表创作者精神,也会留着”。沟通非常重要,他以涂议嘉的《蒲公英在飞》为例,“小姑娘原本的编曲有些简陋,带她去编曲彭飞那里,最初她比较怀疑,后来一直点赞,说本以为不能理解她的想法,没想到编曲老师音乐观点还挺‘时尚’的。”

  早已是资深编曲的金志文则“基本都是自己编好框架,再与乐队沟通”,但他表示,一般说来,在《好声音》中,音乐总监、乐队队长及歌手,三方都会给出编曲意见。

  3磨合

  歌手与乐队“合体”?

  不,回家练效率更高


  安栋透露,在《好歌曲》节目中,编完曲后会产生一个音频小样,乐队和选手以此排练试试、不断调整,然后选手回家继续练习,直到录制前来彩排。其间,选手在演唱技巧上也会接受声乐指导的适度点拨。

  金志文也表示,在《好声音》中,编曲敲定后,选手拿着乐队录好的音频,有问题就私下联系了,“整体效率非常高”。

  4录制

  可以重来一遍?

  不,原则上不许NG


  在安栋看来,“唱60遍、一个字一个字抠”那种录音棚行为在《好歌曲》中可行不通,因为节目录制“需要完整度”。

  安栋和《好歌曲》节目组都明白“演唱并不是唱作人的最大特长”,但节目录制宗旨也仍然是:除了停电等技术问题,没法NG。“不会因为选手唱得不好而停下来,目前也还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他说。

  但《我歌》中就曾有过NG状况。韦唯演唱《在水一方》时,伴奏团队曾因“技术故障”致使演出被迫中断,事后韦唯获得了重新演唱的机会,但这是否也破坏了赛制公平,成为被议论的话题。

  湖南广播电视台制作调度中心录音科的黄鑫透露,为防止录制过程出现突发状况,其实团队“同步准备了彩排音频的提取信号,在安全级别上已经够了。”

  5后期

  像一般电视节目那样剪辑完就播出?

  不,要分轨缩混录音,像做唱片一样


  “为什么现场的观众会流泪?在那种高品质的音响环境下,歌曲本身确实很能打动人,这与在KTV里唱歌比较容易HIGH是一个道理。”黄鑫解释。

  据黄鑫介绍,在音响和录制器材上,《我歌》选取了与《好歌曲》相同的最新设备,并且起用了著名录音师。《我歌》节目录制时,在保证音质的前提下,采集的音频素材多达100轨,这些最后都会被整合送到后期制作部门。参与后期制作的外包团队会分头对各轨音频素材进行缩混,与画面无时差嫁接,最后将完整的节目呈献给观众。

  金志文也认为,做这种节目是非常大的工程。谈及这类音乐节目与唱片的制作区别,他表示:“显然前者更辛苦,沟通成本较大。结合艺人和节目的特点、真正发挥长处,才是能力的体现。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还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

  行业新现象

  音乐人收入不低于做唱片


  这算是一种新的音乐学科分支。电视观众听一首歌的感动时间和听唱片不一样,所以节目中一般一首歌就2分半钟左右。电视观众对歌曲感动得更快、更直接,呈现上也要求更丰富,节目的目标肯定也和音乐不一样,首先就是要收视。你要说它承载了中国音乐所有的未来,我不赞同。他们是结合体,不是天然在一起的,但如果不这样做,原创音乐也一直就是这样低迷的状态。

  变革已经来临,专业音乐人必须正视,甚至可以引领。比如之前的《超级女声》,音乐技术含量很低,收视又非常高,如果全国的电视音乐节目都是粗制滥造,其实是对音乐更可悲的打击。

  乐手、音响团队之前一般都没什么生意,现在很吃香,价格也不错。一个季播的电视节目,工作量一般是一张唱片的两三倍,收入也不会低于做唱片的价格。我们的编曲团队基本以内地音乐人为主,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因为他们有热情、有拼劲,也满怀理想。口述:安栋

  这是80后音乐人的革命

  这些节目的出现对整个行业自然有影响,并且是变得更好。乐队很多人都曾是我的老朋友,苦了很多年,因为《好声音》这样的节目终于能做一些翻身的事情,收入和发展平台都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是一次伟大的革命,80后的音乐人也将从此接手行业中的一些重要工作。但行业中幕后人才还是有限,后来出现大批相似节目,缺乏一定的规范性。我们需要有好的意识来保护品质较高的好节目,才能良性循环。(口述:金志文)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好声音 我是歌手 中国好歌曲 制作流程

上一篇:吴玉霞的“醉里吴音”
下一篇:芬兰指挥家萨拉斯特:中国乐团变化翻天覆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