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这或是最接近贝多芬精神的声音
2014-03-17 09:25:44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贝多芬的第五号奏鸣曲“春天”在这春意乍现的时日上演格外应景。卡瓦科斯的小提琴与佩斯的钢琴唱和中毫不掩饰跃跃欲试的欢喜情绪,带动着全场观众的心都暖融融起来。

  这或是最接近贝多芬精神的声音
  
希腊小提琴家莱昂尼达斯·卡瓦科斯与钢琴家恩里科·佩斯带来三首贝多芬奏鸣曲。  

  贝多芬的第五号奏鸣曲“春天”在这春意乍现的时日上演格外应景。卡瓦科斯的小提琴与佩斯的钢琴唱和中毫不掩饰跃跃欲试的欢喜情绪,带动着全场观众的心都暖融融起来。

  昨晚,备受乐迷期待的希腊小提琴家莱昂尼达斯·卡瓦科斯在森海塞尔上海音乐厅奏响了他的中国首秀。

  这位号称“最后一位来到中国的当代顶尖小提琴家”的确带来了一场极致纯粹的音乐会。高挑的身材、飘逸的长发、稳健的台风,卡瓦科斯往舞台上一站自带着一身不言自明的王者之气,他与钢琴家恩里科·佩斯此次带来三首贝多芬奏鸣曲。

  充满穿透力的贝多芬

  演出前卡瓦科斯曾滔滔不绝地向记者讲述他对贝多芬的研究,他看中作品的渊源发展,喜欢将作品放置在时代背景下做纵横剖析。而到了台上,他的音乐是如此直接地击中听者的耳朵和心灵,那些“考究”都已经转换为深入血液的直白表达。

  从卡瓦科斯指间流淌的音乐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穿透力,这种感染力甚至超越了他那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的表现潜能。他与钢琴家恩里科·佩斯保持着严谨的平衡,佩斯在卡瓦科斯诗意的抒发中变幻速度亦提升了音乐的色彩,默契的配合间时不时闪现幽默的小火花。

  但更重要的是,贝多芬的第一、五、九号小提琴协奏曲构成了一段奇妙的听觉旅程。三首大调作品让全场音乐会充满暖意与悠扬,并且,观众可以从作品的顺序一路感受贝多芬对于小提琴奏鸣曲创作的发展与精进。

  第五号奏鸣曲“春天”在这春意乍现的时日上演有几分格外的应景。小提琴与钢琴的唱和中毫不掩饰跃跃欲试的欢喜情绪,弓弦飞扬,琴音清冽,带动着全场观众的心都暖融融起来。进入慢乐章后柔情中亦掩不住甜蜜气息,满怀的是春光也是大好的青春年华。终章回旋曲变奏方式同样充满迷人的欢欣。对于旋律性最强的这曲“春天”,卡瓦科斯好几处将颤音处理得平和,缓慢试探又不轻易接近极限等细节,也表现出音乐家对作品的独到思考。而第九号“克莱采”奏鸣曲中的力量与热烈又是一番极致的听觉感受。

  卡瓦科斯和佩斯展示了对于贝多芬敏锐的理解以及对作品结构精准的把握,并且以一种充满耐心的方式渐次戏剧性地展开每一个层次。

  现场比录音更富激情与灵动。卡瓦科斯耍开膀子尽情发挥,音色丰富多变到快听不过来,可每一种都如此恰如其分,不由得令人信服,这必定是最好最接近贝多芬精神的声音。充满灵感的乐思令旧日乐音充满生机地跳动于耳畔却丝毫不显张扬,一切美妙都是如此自然而然在耳畔开出花来。

  也许是卡瓦科斯对当晚的演奏状态十分满意,加上观众的激情也被完全点燃,三首规定曲目后,演奏家又五次返场加演了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贝多芬的第八奏鸣曲第三乐章以及克莱斯勒的三首弦乐小品,令乐迷大呼“超赚”。

  许多情况下,音乐家的演奏依靠情感力量的积聚,而演奏贝多芬在保持气势的同时又必须兼顾其中作曲家不断提出的或深刻或诙谐的问题。卡瓦科斯在这方面展现的非凡能力,是他在充分地匹配了琴声质地与音乐内涵之间契合点,将坚定质朴与自我怀疑两种特质中和于曼妙的听觉感受之中。

  视跨界为“灾难”的音乐家

  本月底,卡瓦科斯的新专辑《勃拉姆斯奏鸣曲》即将发行,此次与他合作的钢琴家是中国钢琴家王羽佳。与卡瓦科斯有过数次合作的王羽佳在一次“即兴问答”中,对“谁是最能激发你灵感的人”这一问题给出的第一反应便是“卡瓦科斯”。一位叛逆的80后对于一位60后给出如此评价令人好奇两人之间到底擦出了怎样的火花。卡瓦科斯则说,“我没问过她的年龄。”他对王羽佳的评价是,“我们从2009年开始陆续合作过很多次,她的天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于室内乐的合作,一方面是音乐家自身的天赋,另一方面是天赋之间的化学反应。有些人很有天赋,但没法产生化学反应也是徒劳。”

  热爱“考古”的卡瓦科斯对勃拉姆斯同样有着深刻的研究,“勃拉姆斯的创作总是活在贝多芬的阴影下,十分痛苦。但他最终成功地将生命中的诸多经验注入作品中。”对于一位全才音乐家来说,重点从来不是贝多芬或者勃拉姆斯,而是理解音乐的途径——“我们不能以今天的审美喜好去接近过去的作品。比如巴赫写小提琴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浪漫派’的存在,那你就不能用浪漫的方式去诠释。必须把每个曲子放到当时的时代背景中去对照。”专辑中,卡瓦科斯的勃拉姆斯是直接而爽朗的,有古典的风骨,对于浪漫的篇章处理得克制。

  “跨界对我来说就是灾难!”卡瓦科斯一再强调音乐纯正的重要性,“你觉得巴赫不够好还是莫扎特需要帮助?或者贝多芬还不够完美?”卡瓦科斯抛出一长串音乐家的名字后说,“事实上是需要他们的我们——这些今天依然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需要以此赚钱,所以用一种投人所好的方式去推销。我从不认同古典乐会消亡,即便如今有很多人不熟悉,但我认为重要的是,给他们正确的东西,让他们自己选择。但前提是,他们基于不被误导的层面。”
    相关热词搜索:卡瓦科斯 贝多芬 小提琴

上一篇:芬兰指挥家萨拉斯特:中国乐团变化翻天覆地
下一篇:乐坛不缺原创缺的是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