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评谭盾指挥国交的音乐会

在指挥台上点燃观众的热情
2014-04-28 09:38:46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

谭盾指挥全套古典管弦乐名曲的音乐会成为近日京城舆论的一大热点,因为《“浪漫与动感”暨谭盾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激情之夜》音乐会不久前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举行。

在指挥台上点燃观众的热情
《“浪漫与动感”暨谭盾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激情之夜》音乐会现场

  谭盾指挥全套古典管弦乐名曲的音乐会成为近日京城舆论的一大热点,因为《“浪漫与动感”暨谭盾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激情之夜》音乐会不久前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举行。中国观众此前看谭盾指挥多是《水乐》《地图》等他自己的作品,而这场音乐会曲目则包括鲍罗丁《伊戈尔王》中的“波罗维茨舞曲”、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普罗科菲耶夫的芭蕾舞组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和拉威尔的管弦乐《波莱罗》。

  历史上,作曲家就是指挥家。比如贝多芬的交响曲都是他自己指挥的。渐渐地,作曲家开始指挥别人的作品,出现了职业指挥家。生于19世纪30年代的德国人汉斯·冯·彪洛男爵是第一位从作曲家中独立出来、赢得了世界公认的指挥家。自那以后,作曲家就将作品交给指挥家,自己不上台了。20世纪后,又有一些作曲家重登指挥台。他们的指挥造诣很高,理查·施特劳斯演绎的贝多芬、伯恩斯坦指挥的马勒,都是经典的演绎,布列兹更是成为指挥瓦格纳的权威。近年来,作曲家谭盾也频现指挥台,指挥过伦敦爱乐、纽约爱乐、费交、波士顿等名团,展现迷人风采。这一次,与他合作的是国交。

  鲍罗丁的“波罗维茨舞曲”没有重音就没有狂野,乐谱上的标记没有指挥棒的启发就形同虚设,谭盾精准地将重音点拨出来,将乐句统一在舞蹈的律动中,突出这部俄罗斯民族乐派代表作中热辣的鞑靼情愫,一开始就为音乐会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音乐会上指挥家与独奏家合作一部大型协奏曲,是标准交响音乐会不可或缺的曲目,考验的是指挥家对音乐把控的柔韧性与对乐队把控的基本功。指挥吕思清独奏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中,谭盾在第一乐章华彩结束处乐队的平稳进入、第三乐章对独奏家跳弓呼吸的照应都体现了指挥功底成竹在胸,首尾两个乐章的动力性表现展示了作品洋溢着的青春激情。

  普罗科菲耶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提伯尔之死”一段中两个家族敌对阵营斗剑一段,飞速的十六分音符如同机械的“无穷动”,但普罗科菲耶夫在无机的音型中蕴藏了旋律线,就像古诺从巴赫《平均律钢琴曲集》第一首中提炼出“圣母颂”的旋律线一样,谭盾带领乐队捕捉到了。在这个版本的六段乐曲中,朱丽叶的主题性格多变,风情万种,但谭盾指挥棒下那高昂的热情始终贯穿着。

  《波莱罗》对乐队和指挥都是考验。历史上,曲作者拉威尔对首演时指挥托斯卡尼尼的速度不以为然,他认为处理得太快,而托斯卡尼尼认为再慢音乐就死了。我认为对曲子处理除了要有音乐基本风格的掌握外,还要有对乐队演奏风格的了解、临场发挥的敏感。国交近年来多次在音乐会上演奏这部作品,我感觉这次是各管乐独奏声部呼吸得最从容,使音乐风格呈现得最清晰的一次,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谭盾在速度上的把握。

  可以看出,谭盾不是敏于作曲讷于指挥,而是一名全才。谭盾的指挥手势有索尔蒂那样的精准与卡洛斯·克莱伯对音乐线条的捕捉与刻画,现场对音乐的呈现同排练时的追求相比是不打折扣的,甚至更有临场的发挥和即兴的激情。谭盾以一名指挥家的功力揭示出音乐中的情趣,构建了作品的构架,更以一名作曲家对音乐的解读点燃观众与乐队的激情。音乐会题目中“激情”这个词如果是策划者定的,那么点中了音乐会的特点;如果是谭盾定的,那么这是他想突出的,并且做到了,听过他的弦乐四重奏《鬼戏》、歌剧《秦始皇》就会知道,他的音乐就是激情与灵气的结合。

    相关热词搜索:观众 指挥台 热情 谭盾

上一篇:吹笛子的大师名叫蒋国基
下一篇:音乐人叶云川:中国的音乐没有进入普世价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