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奏晌生命的交晌乐——音乐指挥家曹鹏
2012-07-24 18:02:27   来源:人民网   点击:


  对江刚人来说,这位慈祥的老人并不陌生。他曾多次率上海文响乐团到江阴各地演出,江阴人民带来了高品位的艺术享受,他就是我国著名的音乐指挥家曹鹏先生。曹鹏,1923年出生于江阴。曾经就读于辅延小学,南菁中学。1946年进入山东大学艺术系学习,1955年留学于莫斯科音乐学院,曾经担任-上海电影乐团指挥,北京电影乐团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指挥,现任上海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记者:您走上音乐道路,与江阴这块土地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曹鹏:我走上音乐道路,主要立根于江阴。我小学在辅延小学上的,小学里有个老师姓钱,无锡人,我现在记不住名字了。小学时她就非常注意我,因为小学时我的音乐课总是最好的,等别人都下了课以后,她给我再上课。所以我在小学的时候就接触了乐理。我在中学、高中时、我得到了一位吴老师的帮助,这是江阴非常有名的音乐老师,这位老师他是一个专家,他从正规的音乐专科学校毕业、自己会弹钢琴、会拉小提琴。会作曲,会唱歌、他是有全面修养的一个老师。他也发现了我的音乐才能、他对我又进行了特别的培养、放我弹琴、教我很多的乐理、甚至教我拉小提琴。所以我的一切的培养实际-切是跟江阴分不开的、根基是打在这个地方。
  记者:江阴是个特殊的地方、也形成了特殊的民风、对您有没有什么影响?   曹鹏:江阴这个地方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江阴有个特殊的情况,就是江阴人的性格很刚强、刻苦、很勤劳、人民都很团结,我到现在为止,家里人都知道我这性格,我很刚强。后来我在任何艰苦条件下、我都不怕的,就是因为这性格。我自己在学习上、在工作上都非常刻苦。在非常困难的时候,我都是非常有信心、包括在文化久革命中、无论怎么批斗,我都不低头、我认为这是江阴的土地赋予了我这种性格。我热爱这种性格,保留这种性格。
  这位从古城江阴走出去的音乐指挥家,经过50多年的辛勤耕耘,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指挥大气磅礴又丝丝入扣,强烈处气势如虹,细微处玲珑剔透,观赏他指挥的作品品能深刻地感受到其中强大的内涵。
  记者:指挥时需要很多的情感投入、您在上台前是如何调整情绪的?
  曹鹏:我如果这几天要演出了,我就不做其它事情、甚至于家里人都不太跟我讲话,我全部精力都投入到音乐里头去。我就反复不断地读谱,考虑到音乐上的一些问题、别看我在台上只指挥一只曲子、我可能已在台下读了一百遍、一千遍,有一点类似过去私塾里的先生这么念,念到熟了、念到出口成章了,要到这程度、指挥在台上也是这样、才能全身心地跟音乐密切地结合起来。特别是如果今天晚上我要演出的话,那我那一天是绝对不会做其它任何事情的,连电话也不接。
  记者:您曾经与著名的小提琴演奏俞丽拿同台演出,听说当时您是坐着指挥的? 曹鹏:我两条腿摔断了,两条腿都上了厚厚的石膏,但是我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预先都排满了。上了石膏后医生曾给我开了一个月的病假、但我不能休息、我必须排练、必须演出。节目单都印好了。有一个音乐会即我和俞丽拿合作的,她拉《梁祝》、是20多个国家的外宾到中国来,我们要接待,每天都是别人背着我下楼排练,然后再背上未,我就坐在那里排练。后来,演出的时候,由于我才摔断腿没几天,连外科医生都一直跟着我,生怕我出事,由于上面是白色石膏,我太大就给我做了两个大的套子套上去穿了礼服坐在那里,当时照片上也有。那些外国朋友都非常感动。
  对音乐的全身心投入,使曹鹏的指挥艺术日臻完善,在国内外指挥界享有盛誉。曹鹏作为一名艺术家,还长期致力于音乐的普及工作,他几十年如一日地为交响乐的普及工作尽心竭力。为此,他的足迹遍及长江南北、大河上下,工厂、农村、军营、学校都曾留下过他的身影,他用热情和真诚与听众对话,用他的指挥棒循循善诱因地把人们带入被誉为人类精神之精华的交响乐天地。
  记者:音乐是供人欣赏的,但交响乐作为一种高雅音乐,确实可以说是曲高和寡,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待?
  曹:实际上交响光是可以为最普通的老百姓所接受的,但一开始听之前,总有点害怕。上海的工人曾说,交响乐,交关响的音乐,阿拉听不懂(上海话)。但是通过我的演出,讲解介绍后,他们说,我们非常喜欢。我现在虽然已经70多岁了,但我还是能工作,所以我还在继续努力呢,我还不太考虑自己的成就,或者已经做出了多少贡献,我还是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已经做过的一些事情那是过去了,还是要看到明天、后天。 
    相关热词搜索:生命 —— 音乐

上一篇:“谁也不能在她那里蒙混过关”
下一篇:姜淼 创造5个“中国之最”的青年古筝大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