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高产作曲家印青 好歌献给你
2012-07-24 18:25:47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一次偶然的机会,利用在兰州开会的间隙,通过西北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院长黄金中教授的热情安排下,我专程拜访了国内著名的作曲家、中国花腔歌曲的拓荒者—尚德义先生及其夫人元柏萱教授。这也是我多年的一个夙愿,近十年来,经常听一些音乐界的前辈和朋友们说,尚老经常在西北地区采风。一位年过花甲的音乐家常年奔波于辽阔的大西北,这种艺术追求、探索精神和人格品质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它,使他充满旺盛的精力,忘我的创作?走进尚先生阴暗的住所,十几平米的客厅里,布置简洁,一台立式钢琴,一套普通的沙发,沙发旁放着一个电暖气,元老师笑着说:“住在一层比较阴,见不着阳光,暖气最近也有点问题,这两天我也感冒了,没办法只能先用电暖气。”寒暄了几句之后,我们开始了正式的谈话。
  问:您们二老都已古稀之年,桃李满天下,儿女又在吉林,本可以功名成就,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而为什么您们却来到大西北?  
  尚:我生于1932年,祖籍辽宁,五岁时,因“七七事变”爆发,随父举家西迁兰州,1938—1949年在兰州度过了儿童和少年时代,自幼爱好音乐和美术,常戏游黄河,登皋兰山,倾浸于“花儿”与秦腔音乐之中,195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美术工艺系,1952年,因对音乐的痴迷,毅然转入音乐系主修作曲,1955年分配至东北师大任教,1956—1957年在中央音乐学院进修,1958年转入吉林艺术学院(东北师大前身)任教至今,长期主要从事作曲理论及教学工作,1985年晋升为教授,1998年被西北民族大学特聘为兼职教授,我从1992年以来,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北地区考察,采风,讲学,创作,涉足黄土高原,青藏高原,丝绸古道,天山南北,多次在甘肃省音协,西北师大,西北民大,省群艺馆进行学术交流,和甘肃省音乐界的朋友们一起研讨,参与群众文化活动,指导业余及老年合唱团,这儿成了我重要的创作基地,现在我和夫人为民大音乐舞蹈学院培养作曲双专业(创作,表演)和声乐人才,我们之所以留在这里,第一,我们的西北情结。我从小长在黄河边,儿时的记忆特别深刻,对这里充满着深厚的感情,我时时想起儿时的伙伴,儿时的情景沥沥在目,加起来我已在西北度过24年了!老伴从小也在这儿生活过三年。第二,我于1992年多次来西北,深深的感到由于这里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人才外流严重,教育跟不上,经济就很难快速发展,这里缺教师啊!所以我们回到了第二故乡,为培养音乐人才尽一点自己的微薄之力。而西北地区传统文化积淀深厚,民风民情纯朴多样,这里又是我们挖掘和整理民族音乐艺术的宝库,对于搞艺术创作,尤其音乐创作的我来说又赋予了真挚的情感和丰富的灵感。  
  元:没有人理解我们。儿女不理解,朋友不理解,同事不理解,一些发达地区音乐、师范院校高薪聘请我们,我们不去,并不是我们不向往舒适的生活,我们只想再做点有意义、有价值的事,西北比起东、南发达地区更缺教师,更需要有人来为西北培养更多的音乐人才。  
  问:您是我国当代一位多产而引人注目的作曲家,写有各类大量的音乐作品,在艺术歌曲尤其在花腔创作和研究方面有突出的成就和贡献,您如何看待您的音乐作品,尤其是艺术歌曲?  
  尚:我在1971年以前,一直从事器乐创作和教学,当时在我身边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聋哑儿童在部队下乡医疗队的精心治疗下,奇迹般的能开口说话,这件事深深的触动了我,这是科学的进步,也是人类的进步,更是人类真情的流露,于是我立即写了一首花腔女高音歌曲《千年的铁树开了花》(王倬词),之所以选用花腔体裁,因为它不仅可以表现现实生活题材,而且它特有的极具艺术张力的唱腔比较适合表达聋哑孩子获得新生后,能开口说话的惊喜和兴奋的心情,由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孙家馨首唱,很快传遍了神州大地,从此我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声乐作品的创作中来。艺术歌曲作为西方声乐体裁,有其独特的审美特征,它不但具有精致的伴奏织体、清晰的曲式结构、丰富的调性转换、演唱中戏剧性的表现力等形式美的品格,更重要的是与较强文学性的歌词的高度统一,以达到品味纯正,诗情画意,意蕴深刻,格调高雅,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审美情趣,体现出真、善、美。几十年来,我坚持自己创作歌曲的同时自己谱写钢琴伴奏,在创作构思时,歌曲的结构、前奏、间奏、起、承、转、合、对比、发展都力求安排得当,给人以严谨,和谐的结构美,避免为形式而形式,为技巧而技巧,追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因此,我所用的歌词要短小精练,赋予诗意,要有激发音乐灵感的意境,要给音乐以驰骋的空间。三十多年,我先后的创作了《科学的春天来到了》(吕金藻词)、《春风圆舞曲》(吕金藻词)、《祖国永在我心中》(赵兰词)、《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志同词)、《火把节的欢乐》(卢云生词)等数十首艺术歌曲,这些歌曲大多被收入专业艺术院校、团体的声乐教材及曲库和全国性声乐大赛的主要演唱曲目和规定曲目。  
  问:您在您的音乐作品中尤其是花腔艺术民族风格方面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您怎样看待音乐作品中的“中西结合”,和“洋为中用”?   
  尚: 艺术歌曲这种体裁来源于西方,生长在西方文化的背景之下,但较高的艺术性值得我们借鉴,要让中国听众吸收和接纳,必须“中西结合”、“洋为中用”,即形式与内容都要民族化,要具有中国音乐的风格,我在创作中特别重视这一点。我国传统音乐的审美习惯是线形思维,故我在创作时将旋律美的创作放到突出的地位,对旋律音调也做了多方面的尝试,民族民间音乐中有许多花腔的因素,把花腔的技艺自然的运用到各地民歌音调中,声乐的发展空间拓宽了,表现力更加灵活自如,这就使得音乐作品不但具有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而且更具艺术性,把民族民间音乐中的神韵融汇在自己的创作之中,追求神似,给人以想象和憧憬。如哈萨克族风格的《七月的草原》(宋斌廷词),蒙古族风格的《小鸟飞来了》(任卫新词),彝族风格的《火把节的欢乐》以及东北风格的《今年梅花开》(东北民歌改编)等。我国的民族音乐丰富多彩,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这些年来,我走遍大西北,正是这里丰富的民族音乐给我以灵感和启迪,一次又一次的滋养着我,激发了我的创作欲望,近几年与著名词作家邵永强共同合作创作了女生合唱《牧笛》、混声四部合唱《大漠之夜》、《去一个美丽的地方》先后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金钟奖”声乐作品金奖和中国合唱节金奖,以及其他艺术歌曲如《阳关柳》、《大西北之恋》、《牧场情歌》等等。  
  问:通过几十年的音乐实践,您认为您艺术追求的准则是什么?  
  尚:音乐作品是人类的精神财富,一部优秀的音乐作品要具有美的品格,蕴涵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完善的创作技法,既要表现思想感情的深度,又要做到深入浅出,雅俗共赏。艺术作品来源于生活,我的作品力求内容上立足生活,贴近生活,讴歌生活,揭示生活,形式上精益求精,给人以美好的享受和感染,求真、求实、求美、格调高雅,积极向上,充满人道主义情怀,只有这样,音乐作品才会有生命力。我三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艺术歌曲的创作,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这种歌曲能在大众中普及,以此推动国民素质的提高。现在有很多流行歌曲艺术性不强,格调不高,内容消极,我们还应共同努力!  
  时间过得真快,不觉已过中午1时,在我们一同吃饭时,尚先生还不忘拿上他自己录制的作品光盘,在吃饭时,不停的和元老师解说作品的创作背景,思路,技法和歌唱家演唱时的特点,真正体现了两位音乐家的艺术追求和高尚的情怀。这些天来,他们可亲可敬的身影时常在我眼前浮现,在我的耳边也一直萦绕着那首传遍大江南北的《七月的草原》的优美旋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旋律中的切分节奏及连续跳跃的音符,表现出的一种愉悦、清新、刚健、活泼的心情和充满青春活力的音乐风格不正是这一对古稀老人的艺术人生和西部情结吗!  

 
    相关热词搜索:高产 作曲家 印青

上一篇:高产作曲家印青 好歌献给你
下一篇:开拓新思路,探索新方式、彰显新作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