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梦想在歌声里飞扬
2013-01-11 16:34:27   来源:天津日报   点击:

历史既是由风口浪尖的人写就的,也是由无数小人物的奋斗史构成的。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酸甜苦辣,他们的人生命运,都应该是媒体关注的——这里讲述的是亲历者自己的故事。

 
  口述实录
 
  历史既是由风口浪尖的人写就的,也是由无数小人物的奋斗史构成的。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酸甜苦辣,他们的人生命运,都应该是媒体关注的——这里讲述的是亲历者自己的故事。
 
  ■ 时间:2012年12月23日
 
  ■ 地点:河东区文化馆办公室
 
  感受讲述者 
 
  音乐是一种人生的修行
 
  在所有合唱中,四重唱的难度最大。无论是混声还是同声合唱,每支队伍少的二三十人,多的五六十人,四重唱只有四个人,假如有一个人出一点儿纰漏就特别明显。但这种难度恰好也成就了四重唱的魅力,特别是在无伴奏演唱的时候,各个声部错落有致达到共振平衡,恰有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妙意境。
 
  天津就有这样一支男声四重唱——天津好兄弟组合。2012年11月9日,在广州星海音乐学院举行的2012中国(广州)星海国际合唱锦标赛上,好兄弟四重唱与来自43个国家和地区的167支中外合唱团队同台角逐,最终获得星海国际合唱大奖赛第4组别男声合唱比赛金奖。他们得到了国际级专家评委的肯定,也引起全国音乐发烧友的关注。而在他们之前,所有国家的四重唱还没有参加过这一级别的比赛。
 
  获奖之后,著名指挥家曹丁教授感慨地说:“四重唱太难啦!你们为中国团队在国际比赛中树立了一个好榜样,你们要坚持呀!”天津合唱理事会主任赵金彦教授也给了他们最大的鼓励:“哥儿几个在国际大赛中取得这样的好成绩可不易,你们为天津赢得了荣誉!”
 
  天津好兄弟组合由男高音李玉刚、董文友,男中音李鹰、王景昌和钢琴伴奏兼艺术指导刘萍5名成员组成。从组团到获得国际级金奖,他们经历了长达7年的排练和演出磨合。四重唱最重要的是各声部间的和谐,演唱时每一个声部都可能担任主角,其他声部当配角,角色之间的转换又非常迅速。歌者彼此间的这种和谐与默契,必然要建立在一种淡定的心态之上。所以这7年的歌唱时光,对他们来讲也成了人生修行的过程。他们彼此间早已有了默契,有时排练唱错了,大伙都会错到一块儿,即使因不同意见争论,也会碰撞出火花。
 
  “好兄弟”仍坚持每周两次排练,排练场地在河东区文化馆的一间办公室里。面积不大的办公室被桌椅和各种杂物占满,5个人再加上电子琴,房间里就几乎剩不下什么回旋之地了。这一天是阴天,房间里有点黑,“好兄弟”负责人李鹰指了指屋顶无奈地说:“你看,只剩一个灯管了。”就在这个简陋的排练场,听4个带着胸腔共鸣的男声讲述他们7年来和音乐有关的故事:他们曾苦苦寻觅排练场地,自费参加比赛为了省钱想尽办法……于是忍不住为他们的经历唏嘘感慨,打抱不平,但他们却只是淡然一笑,不说哪怕是半句的抱怨和牢骚。
 
  他们5个人,李鹰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王景昌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李玉刚、董文友和刘萍都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或是阴差阳错,或是命运安排,他们最终没能成为专业文艺团体的演员,而从事了不同的职业。然而,凭着对音乐的酷爱,他们始终没有放弃追求。这些年,从高雅艺术殿堂到大学校园,从建筑工地到军营,从广场到社区,他们将四重唱的完美和声带到了天津的各个角落,并多次在天津市的合唱艺术大赛中捧得金奖。每一个听到他们歌声的人都会有一种惊喜,他们自己也在音乐中体会到了人生的快乐。
 
  临别前,他们特别为我唱起了舒伯特的无伴奏艺术歌曲《夜》。“歌声也会使你感动,来吧!”此时天色已近黄昏,优美的和声瞬间将我带入一种温馨的情绪中,心灵仿佛受到洗礼一般。这就是四重唱的美妙所在。如今,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出一张专辑,把好的音乐传播给更多的人。至于继续去国外参加声乐大赛,李鹰说,他们也有过这个想法,但如果还是自费,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承受不起。“国际合唱节追求的理念就是和谐、团结、增进友谊,我们都是搞艺术的,找赞助这件事,谁去做,怎么做?不知道。很难。”
 
  好兄弟获奖后雨中“四重唱”
 
  我们好兄弟四重唱组合成立7年多了,排练之余我们常在一起探讨,需要不需要继续上个台阶?如果不走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永远不知道我们与国际水平有多大差距。所以我们鼓起勇气,借参加国际比赛的舞台,检验一下我们这几年努力的结果,在2012年7月19日到北京参加了“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合唱节”。中国国际合唱节创办于1992年,每两年举办一届,去年适逢20周年。该届国际合唱节首次携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设的国际合唱联盟共同举办,是中国最高水平的国际合唱大赛,参加比赛的几乎都是专业院团,我们也第一次登上了国际级的合唱舞台。
 
  比赛中,我们演唱了舒伯特的无伴奏歌曲《夜》和《天路》《乡间小路》三首不同风格和难度的曲目。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我们站在舞台上明显感受到比赛现场的空气似乎被凝固,7位国际音乐评委在评审席一字排开,迅速对阅着参赛歌谱,现场安静得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响,只有和谐轻柔的音符在音乐厅上空飘荡。随着最后一组和声音符的结束,热烈的掌声打破了宁静,我们知道,我们成功了。
 
  合唱节颁奖典礼于2012年7月21日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举行,获奖名次的顺序宣布由低向高,第一名最后登台领奖。随着主持人宣布一个个获奖名单,我们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当宣布天津好兄弟组合获得重唱、小合唱组别银奖时,我们几个人都高兴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天,正好遇上北京几十年未遇的大暴雨,从清华大学音乐厅出来,大雨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我们不能像其他参赛团队有专车接送,只能冒雨拎着装演出服的箱子,从清华大学一直走到圆明园地铁站。虽然我们浑身都湿透了,但大雨已经无法抑制住大家快乐的心情,此时此刻除了兴奋之外,其他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有了这次参加国际比赛的经验,我们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和优势,对合唱的认识也有了新的飞跃,我们决定继续参加2012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首届星海国际合唱锦标赛”。这项赛事分公开锦标赛和大奖赛两个阶段,大奖赛是专为在国际合唱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团队设立的高级别赛事,参赛的首要条件是曾在世界合唱比赛中获得过金奖,否则需参加公开锦标赛数天的选拔才能入选。参加海选对我们来说,无论从时间和费用上实在承受不起。幸好,我们2012年7月的那次获奖引起了专家注意,也得到文化部中国合唱协会的认可,所以我们可以作为中国合唱协会推荐的国内唯一一支优秀团队,直接获得了参加“星海国际合唱大奖赛”的资格。
 
  坐“摩的”去参加国际大赛
 
  这些年,困扰好兄弟组合发展的一部分原因在于资金来源,由于我们参加的演出大多是公益性的,至多象征性地给一点报酬。就拿在北京参加比赛来说,光报名费就3000块钱,数日的吃住行全由我们5人分担。到广州比赛大约需要1万元的费用,为了节省支出,刘萍自己动手改编曲目,李鹰花了10天时间输入几十页参赛曲目电子文档,因为要是找人录入的话,一页要100块钱,太贵了。组委会要求统一接受他们的住宿安排,一天300多块钱的酒店,我们承受不起,怎么办呢?我们就托人在靠近比赛场地的大学城附近,租了几间小客房,70块钱一天。
 
  2012年11月8日下午,我们一行5人乘当天最后一班飞机飞抵广州。到广州已经很晚了,从飞机场到住处,打车费要200块钱,不舍得,就倒地铁,到目的地要倒4条线。飞机飞了两个小时,从机场到住处又折腾了两个小时。天津那会儿是初冬,已经穿了棉衣,广州很热,我们穿的衣服太多,在地铁里热得汗流浃背十分狼狈。找到住处安顿好,钟表的时针已指到9日凌晨两点。
 
  第二天上午10点半,我们坐“摩的”出发到星海音乐学院,吃午饭,走台,下午一点半正式比赛。一天一夜路上的奔波,人很疲劳,嗓子也不给力。我们是第一个出场比赛的,按照比赛规则,我们需要在规定的25分钟内演唱完5首歌曲,面对7位国际评委苛刻的评判,我们迅速稳定住情绪,一气呵成,用德语、俄语、意大利语、汉语四种语言分别演唱了舒伯特无伴奏歌曲《夜》、柴可夫斯基无伴奏歌曲《黄昏》、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和中国当代艺术歌曲《天路》等5首曲子。
 
  每一首歌的难度都很大,风格特点也有很大差别,比如柴可夫斯基无伴奏艺术歌曲《黄昏》,是一首复调结构的歌曲,4个声部旋律交错进行,每个人唱着自己的声部,心里还得想着照顾到其他声部旋律的发展。这倒还不算是最难的,对我们来说最难的是俄语。我们几乎查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也没能找到关于这首歌的音响参考资料。为了学好《黄昏》俄语发音,我们曾先后请过5位俄语老师辅导,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一位俄语老师,她的孩子正好是学钢琴的,略懂得一些音乐知识,帮我们把语言和节奏结合起来,后来又遇到一位俄罗斯留学回来的声乐老师,这才算找到了正根儿。为了把握俄语发音与声部旋律的关系,排练艺术指导刘萍同时把几个声部对应的俄语发音都学会,排练时给每个声部逐一正音。
 
  唱完下台,看到后排有空座,我们便走过去坐下来。这时候一位老先生过来问,你们是“好兄弟”?唱得太好了!真是给中国人争光了!他说得特别激动,也让我们特别感动。还有人问我们是哪个歌剧院的,我们说我们是业余的,他们都不信。
 
  享受喜悦后踏上新征程
 
  2012年11月11日下午6点,广州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厅,来自世界43个国家和地区的167支代表队全都坐在观众席上,作为2012中国广州星海国际合唱锦标赛的重头戏,“星海杯国际合唱大奖赛”混声合唱组别、男声合唱组别、女声合唱组别、民谣组别的颁奖典礼即将在这里举行。
 
  李鹰代表“好兄弟”和20多位各国合唱队领队被组委会安排在舞台上就座,所有人都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名次揭晓。很快,主持人按组别逐一宣布获奖团队名次,场内尖叫、欢呼声连成一片。当组委会用中、英文宣布广州星海音乐学院男声合唱团、天津好兄弟组合分获“星海杯国际合唱大奖赛”男声合唱组别大奖时,场内热烈的气氛到达了顶点。全场起立,五星红旗在星海音乐厅缓缓升起,嘹亮的《义勇军进行曲》在空中回荡,我们不约而同地高声唱起国歌。
 
  在现场回顾过往,我们觉得我们的成功之路,就像《天路》这首歌里唱的那样,漫漫求索,“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我们在舞台上展示给大家的,总是轻松自如的一面,其实,舞台下的过程特别枯燥。四重唱这种艺术形式,需要参与者长时间磨合。大量的作品要练习,要背音准、背节奏、背语言,还要根据每个人的声音特点和个性,找到大家都认可的声音。传统意义的四重唱已经过时,所以我们也做了很多新的尝试。
 
  当其他的参赛团队还沉浸在庆祝的欢乐气氛里时,我们几个人却没顾上游览广州风光,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便起床赶往机场,乘9点半的航班回到了天津。
 
  这次比赛,评委和专家除了给予我们鼓励和肯定之外,还提出了非常中肯的建议和改进意见,譬如,纵向和声与横向旋律之间的关系,还有艺术处理、音色等问题,回过头来我们再唱这些歌儿,感觉和以前相比又有了很大提升。获奖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新起点和新开始,我们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大家的支持会激励我们更加坚定地坚持下去。
 
  唱歌更是修炼艺德和品质
 
  美妙和谐的歌声可以给人带来惬意、轻松,但歌声背后付出的辛苦只有歌者自己知道。2006年,出于对四重唱歌唱形式的共同爱好,一个偶然的提议,我们5个人聚到一起,大家的想法很一致——组建一个高起点男声四重唱组合,把组合做成一个艺术品牌。当初我们起“天津好兄弟组合”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大家像好兄弟一样,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为什么前面要加上一个“好”字,一是因为刘萍是我们组合中唯一的女子,她不仅琴弹得好,为人做事也十分认真负责,还有点男孩子的冲劲儿,所以女子优先在前,四兄弟紧随其后。另外还有一层意思,我们希望不仅仅把歌唱好,更要为人做事好字为先,我们自己常说,我们在一起不仅仅练的是艺,更重要的是在修炼艺德和品质。
 
  话好说,真正实施起来——很难。我们5个人分别来自5个不同单位,虽然大家都毕业于音乐院校,但每人从事的工作性质和特点却各不相同。我们是业余合唱团体,练习的唯一时间只能安排在晚上和节假日进行。如何协调处理工作、家庭、排练之间的关系,首先就成为摆在大家眼前的第一个难题。
 
  组合刚成立不到两年,赶上河东区文化馆拆迁,去哪儿排练成了新的问题。在文化馆工作的李鹰努力协调,在大直沽电影院找到一间不足8平方米的废弃仓库。那里条件太艰苦了,冬天没暖气,夏天没空调、电扇,一扇很小的窗户紧贴着居民住户的屋顶,上厕所要走老远的路。平常我们排练时不敢放开声音唱,有时稍不注意动静大了点儿,窗外就传来抗议声,比我们的嗓门儿还大。冬天我们穿着厚厚的大衣,跺着脚,哈着气,唱一会儿才能感觉暖和点了。夏天更不好受,8平方米挤着5个人,窗户打不开,怕影响别人也不敢开门,闷热程度可想而知。
 
  2010年,小仓库也不能用了。实在没有地方,只能去家里练习,但在家里练更怕吵到邻居,就得收着声音小声唱。再后来,我们的“排练场”又搬到了河东区文化馆的一间办公室,利用人家下班后或者公休日的空闲排练,一直到现在。比较而言,这里已经是我们这些年最好的排练场了,我们知足。
 
  因为爱艺术再苦也会有快乐
 
  这回去广州参加比赛,我们观摩了很多来自国外团队的演唱,真的感觉到心灵的净化和震撼。相比之下,我们的参赛团队大多过于注重视觉效果,搞些花样造型吸引观众眼球,而忽略了合唱应有的艺术本质。咱们群众文化老是强调群众性,其实我们觉得,群众文化也应该追求艺术性。
 
  还记得几年前一个秋天的晚上,我们在音乐厅门前广场参加“首届外来务工人员艺术节”闭幕式的公益演出,那天唱的曲目是《红旗飘飘》。不巧的是,我们刚唱了几句突遇意外断电,现场一片漆黑,麦克风也没了声音。照常理,我们完全有理由暂停演出。但当时我们没有停止,而是手拉手一起走到观众中间,在没有音乐伴奏的情况下继续演唱,“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美声唱法的技巧全发挥出来了,现场瞬间变得更加安静,当我们唱完最后一个音符,观众们爆发出长时间的掌声。
 
  合唱的过程也是分享的过程。几年来,我们成功举办过“美妙的和谐——中外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青春之歌——男声四重唱中外艺术歌曲音乐会”“平安之夜——圣诞歌曲音乐会”等多次演出活动,参加了“打开音乐之门暑期音乐节”。我们还长期深入社区做了大量公益演出,我们愿意将和谐的歌声与大家一起分享。我们每年都要举办高雅音乐进校园的演出,2012年11月初去广州之前,我们还组织音乐学院的师生一起,在南开大学滨海学院举办了一场“高雅音乐进校园——中外艺术歌曲鉴赏音乐会”。
 
  我们都是唱美声的,知道这种唱法与观众的距离比较远。因此我们在选择曲目时会尊崇雅俗共赏的原则,阳春白雪的我们要会唱,大众喜闻乐见的我们也要练。这种做法拉近了我们和观众间的距离,让音乐的意境得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这也是吸引观众的必要因素。
 
  这些年苦中有乐,痛并快乐着。有一年夏天去承德比赛,坐了一夜的绿皮火车,第二天早晨5点到承德后,大家的嗓音全哑了,比赛的时候李玉刚嗓子还没好,张嘴找不到声音,只好和董文友交换声部。那一次给我们的印象太深了,这种苦只有自己知道。帕瓦罗蒂到中国演出,为了保护嗓子专门包了一架飞机给他运水,再想想我们自己,真是天壤之别。但我们也觉得这也没什么,因为爱艺术,爱唱歌,再苦也会有快乐。
    相关热词搜索:梦想 天津好兄弟组合

上一篇:蔡琴多首歌曲成都首唱
下一篇:小提琴超级大回转索契冬奥会 陈美跨界,够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