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融古今乐韵传人文关怀
2013-09-18 09:36:47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

用西方的交响音乐来传达古老的东方文化中的儒家文化要义,听起来似乎很难,此前也从未有人尝试,但一向敢于创新的深圳人却做到了。9月21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法国巴黎进行演出的深圳大型交响音乐《人文颂》,将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张亮丽的新名片。

  用西方的交响音乐来传达古老的东方文化中的儒家文化要义,听起来似乎很难,此前也从未有人尝试,但一向敢于创新的深圳人却做到了。9月21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法国巴黎进行演出的深圳大型交响音乐《人文颂》,将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张亮丽的新名片。
 
  如何用交响乐语汇传递儒家文化要义?每个乐章和“仁义礼智信”分别有怎样的对应关系?乐章之间有怎样的音乐对比性?针对这些问题,《人文颂》的音乐作者、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王宁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详解了自己的创作思路。
 
  “中华文化要复兴,国家文化主权要张扬,必然绕不过儒家文化。儒家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对国家的稳定发展,对东方文明的产生都具有重大影响。《人文颂》的宗旨就是要弘扬中国特色的人文思想、儒家文化,尤其是对人的关怀。”王宁表示,这部作品紧扣儒家文化要义,以“仁、义、礼、智、信”为五个乐章,另缀以序曲与尾声。
 
  王宁进一步解释说,《人文颂》序曲开始的五度跳进,是从中国最古老的一首琴曲《幽兰》的主题提炼出来的,鼓声的渐强,犹如一位圣人,迈着大步从远古走来。之所以选取《幽兰》素材,是因为这首古琴曲由孔子所作,表达了他满腹经纶却怀才不遇的心境。在一段嘈杂的乐声中,孔子这个伟大的形象渐次明朗,从一开始的辉煌、中间的低回到后面的平静。“这大概6个小节左右,实际上表现了孔子的一生经历。”
 
  在序曲中,来自深圳交响乐团的演奏、深交合唱团的混声合唱和深圳高级中学百合合唱团的童声合唱,形成了逾百人的庞大阵容,在乐曲伊始就有力地将音乐主题呈现,厚重饱满。“这段音乐是比较交响化的语言。”
 
  第一乐章《仁》,在王宁看来,“仁”主要表现人文主义的人性关怀,对应的五行属于土,对应现代的价值观是博爱、包容,所谓“仁者乐山”,“仁”从文学表达意象是大地、山川、河流。因此这一乐章选择的音乐表达较为舒缓温和,辽阔而有深度。在这一乐章中,双簧管和大提琴表达着沉静的思索和内心的交织。
 
  第二乐章《义》对应的现代价值观则是正义。“从文学表象来说,对照的应该是五行当中的火,义就像一团火,焚烧罪恶,同时又能温暖人心。”与前两个乐章对比,这个乐章音乐充满了张力和动感,其中还运用了传统戏曲中常用的打击乐元素,主奏乐器是大提琴。“小镗锣、板鼓等民族打击乐器的敲击和铜管乐的长啸,犹如上演一场正义与邪恶的鏖战,是最具戏剧性的部分。”
 
  接下来的乐章《礼》,王宁认为“礼”主要就是表现一种以人为本的和谐之道,它对应现代的观念是秩序、和谐、文明,强调人对人的尊敬。从文学表达上来讲,主要指五行中的木。“这一乐章的音乐形象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像戏曲里的那种‘官人’,步履方正,作揖行礼。”而先秦文献中经常提到的木质打击乐器“柷”和“敔”,也在这章中重现,使之充满了仪式感。
 
  在乐章里,王宁还写了一段让孔子“三月不知肉味”的韶乐。“先秦时韶乐演奏的地点是山东淄博一带,发展到汉唐宋也叫雅乐,现在有些史料上还能够查到的就是明清以后的韶乐,叫中和韶乐。这里我做了一段我认为比较美的当代韶乐。”王宁说。
 
  乐章《智》:轻灵神秘。王宁表示,《智》对应现在的价值观是智慧。“所谓‘智者乐水’,这个乐章我用了滴水的声音,以及敲击乐、电子音乐,还有磨高脚杯的声音,并且在弦乐的高音区我还尝试用了特殊奏法,营造出神秘灵性的气氛。”
 
  此外,这一乐章中运用了大量的声乐,包括女声、童声,还有一段用的是古老的“吟诵”,构成群体吟诵的合唱效果。“吟诵现在已经失传了,但是我希望把失传的古老传统恢复出来。”王宁说,这是他在孔子故居听编钟编磬演奏时受到的启发。
 
  第五乐章《信》:方正之声最具秩序感。王宁说,《信》是讲以人为本的生命承诺,对应的现代价值观就是诚信,从文学表达中相对应的就是五行中的金。因此在乐曲中体现出了“金”的质感,既光芒四射,又不失内敛。这是《人文颂》中最具秩序感和队列感的“方正之声”,步调整齐,蓬勃向上。复调模仿的声部依次进入,直至发展为和声音响并回归主题。
 
  尾声:歌曲化写法便于传唱。“啊,温暖思想,永如朝阳,穿越时空住心房……”由艺衡作词的主题歌《人文颂》在尾声中出现,再次强调了“仁、义、礼、智、信”的主题。王宁说,尾声与第五乐章连成一体,仁慈之心、正义之举、礼仪之美、智慧之灵、诚信之贵再度得以渲染,全曲在恢弘磅礴的高潮中画上句号,余音袅袅。
 
  王宁告诉记者:“词作者把复杂深奥的道理深入浅出地化作大众化的语言,非常不容易。因此这段我用了歌曲化的写法,希望像《欢乐颂》那样可以让大家传唱。”(易运文)
    相关热词搜索:交响音乐 儒家文化 人文颂

上一篇:贴近作曲家意图的演绎
下一篇:生命痕迹之老歌及背后故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