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评第六届上海音乐学院当代音乐周开幕音乐会

上演中国学院派音乐的三个代际
2013-10-14 11:18:40   来源:文汇报   点击:

正在进行的“第六届上海音乐学院当代音乐周”的开幕音乐会实在具有某种回顾与展望的意味——除了特邀的德国作曲家约尔克·魏德曼外,罗忠镕、杨立青和秦文琛分别代表了中国学院派音乐的三个代际,他们见证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新音乐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正在进行的“第六届上海音乐学院当代音乐周”的开幕音乐会实在具有某种回顾与展望的意味——除了特邀的德国作曲家约尔克·魏德曼外,罗忠镕、杨立青和秦文琛分别代表了中国学院派音乐的三个代际,他们见证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新音乐从无到有的全过程,而演出的3部作品,也在他们各自的整体创作中具有重要意义,均为可载入当代中国音乐历史叙事的范例。
 
  演奏杨立青的大提琴协奏曲《木卡姆印象》,无疑含有对这位今年刚刚去世的杰出作曲家、音乐理论家和音乐教育家的深切怀念与崇高敬意。这部艺术家的“天鹅之歌”,将对维吾尔族民间音乐素材特性的敏锐捕捉和对交响音乐创作语汇的独到运用,一并融入独具个性的结构框架之中。独奏大提琴动人心魄的独白,其实是这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和艺术家饱含激情与理想但又无比孤独的心境的真实写照。
 
  秦文琛的唢呐协奏曲《唤凤》则是一部从中国古老传说和古代传统中立意求新的作品。作品以“凤凰更生”的意象为母题,为唢呐这一历史悠久的民间乐器赋予全新的音色内容与音乐表情。作曲家大气浑朴的整体结构感和对局部细节极具想象力的驾驭能力,在这部作品中达到了平衡与融合。秦文琛的音乐,往往流露出他的家乡——内蒙古草原的民间音乐性格;而在《唤凤》中,此种民间性的因素被予以抽象提炼,其中所包含的史诗性内容和具有原始主义意味的形象,得到了极为诗意的升华。作品中奇谲动人而又色彩斑斓的艺术形象,实则隐含着严肃而宏大的命题,即以“对生命的亘古向往和追求召唤一种民族的精神与气质”。
 
  罗忠镕是改革开放后率先引进西方现代音乐技法并最早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现代音乐作品的先驱之一。本次音乐会呈现的《罗铮画意》突出地体现了他将西方十二音技法和中国传统音乐语汇相结合,从而实现了现代性和中国性完美交融的个人风格。罗忠镕的音乐往往让人联想起中国古代诗学的美学传统,这部作品的空灵、飘逸、淡远,直指诗歌的至高境界——凝练,引发人们无限的回味与思索。
 
  有点遗憾的是,本次音乐会的最后一个作品、魏德曼的《魔鬼爱神》充满了西方先锋派音乐的典型技法和语汇,外加一点后期浪漫主义的表情和题材。只是尽管技巧熟练,也不乏一些动听的局部,但总体上却像一部不知所云的“实验品”,给人味同嚼蜡之感。(伍维曦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学院派音乐 罗忠镕 杨立青 秦文琛

上一篇:瓦格纳“遭遇”爵士乐
下一篇:让乐器离观众更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