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让乐器离观众更近
2013-10-15 09:47:03   来源:新京报   点击:

今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出现了两场观众与乐队无限亲近的演出。两场古典音乐跨界演出,都由爵士乐功底的乐手从形式与结构上去改造古典、经典曲目,精神与野心都足够吸引人。

  两场古典音乐跨界演出,都由爵士乐功底的乐手从形式与结构上去改造古典、经典曲目,精神与野心都足够吸引人。
 
  今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出现了两场观众与乐队无限亲近的演出。
 
  一场是多次获美国格莱美音乐大奖的小号演奏家克里斯·波提(Chris Botti)与乐队,另一场是尤瑞·肯恩(Uri Caine)及爵士六人组改编演奏的瓦格纳作品专场。演出都在三里屯太古里橙色大厅里,两场都是跨界演出,而且都由爵士乐功底的乐手从形式与结构上去改造古典、经典曲目:克里斯在大厅里吹到兴头上,携小提琴手走出室外,露天演奏了一曲歌剧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尤瑞的组合一上场就是《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愁惨但乐性极丰满的“爱之死”——这样通常认为要以大号人声与大规模管弦乐团才撑得起的乐剧巨篇,忽然在室内乐弦乐、手风琴与一架钢琴的配置中做起了减法。而最俏丽与颠覆的骨感,莫过于以瓦格纳绝对不会使用的“街头乐器”手风琴去独奏《汤豪塞》序曲的动机。
 
  两场演出,两种音乐实验,两次听觉的天性解放。克里斯受爵士乐训练,但他明白自己要走的不是“录一首曲子45分钟长,像做一道算术题”那样的路,而是像盲人歌唱家波切利那样:非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普及音乐。克里斯多次斩获美国格莱美大奖,专辑一向以与各领域乐手、歌手合作跨界作品而畅销全美乃至全球各地。不开口说话,51岁的克里斯依然有俊美金发少年的神韵,站在台上时,只有他一人永远穿笔挺的西服,与身处热带丛林一般身手敏捷表情激烈的鼓手简直像是两个星球的生物。但敝以为他的“巨星”风范在于他说起自己真正引以为傲的“不是获奖与排名,而是能得到他所尊重的人的尊重”。
 
  亲切感能将听者带到一个完全不在预期之中的目的地。尤瑞·肯恩的六人团去年音乐节曾带来“爵士马勒”,这次“重想瓦格纳”,光是精神与野心就足够吸引人。这两位都是“重型”作曲家,在管弦乐团配器上比大部分作曲家更讲究规模。在威尼斯去世的瓦格纳晚年常坐在咖啡馆里,尤瑞受此启发,几个月前在纽约与几位乐手共同构思“升级版的咖啡馆乐队”,要重现旧时“乐器离观众很近”的亲切感。尤瑞在形式与节奏上都做了改变,乐队并在瓦格纳原作某两个和弦之间做弗拉门戈元素的即兴创作等等。当晚听起来,《罗恩格林》序曲的色彩厚薄,难以在单线条的弦乐声部中得到充分演绎。但当瓦格纳听起来像门德尔松的时候,改编者已经成功了大半。
 
  最值得提及的是声音艺术家提奥·布莱克曼的加入,他摘选了《魏森冬克之歌》片段做了钢琴即兴演绎,将原来女高音的厚度转变成布莱希特与库尔特·魏尔戏剧中柏林午后的一道阳光,冷透也暖透。(张璐诗 乐评人)
    相关热词搜索:克里斯·波提 北京国际音乐节 尤瑞·肯恩

上一篇:上演中国学院派音乐的三个代际
下一篇:古典音乐未必阳春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