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海内外音乐学家齐聚首届,共同探讨中国音乐“走出去”

“中国音乐的未来将激动人心”
2013-12-18 10:45:53   来源:中国艺术报   点击:

“安徒生说过:‘旅行即生活’,就像这样,中国音乐突然间开始了环绕世界的漫长的、生动的旅行。中国拥有巨大的音乐财富,这笔财富是无价的,中国人民有责任悉心保护它。”世界著名打击乐家Gert Mortensen开始了首届中国音乐文化海外传播国际高端论坛上的发言。

  “安徒生说过:‘旅行即生活’,就像这样,中国音乐突然间开始了环绕世界的漫长的、生动的旅行。中国拥有巨大的音乐财富,这笔财富是无价的,中国人民有责任悉心保护它。”中文名为莫徒生的世界著名打击乐家、丹麦皇家音乐学院打击乐系主任Gert Mortensen引用他所崇拜的“老乡”安徒生的名言开始了于12月9日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音乐文化海外传播国际高端论坛上的发言,此外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身份——音乐孔子学院的理事。
 
  “中国音乐中心”
 
  2012年6月,由中央音乐学院和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合作建立的全球第一所以教授、宣传和展示中国音乐文化为核心内容的“音乐孔子学院”在丹麦成立。“全球现已建立435所孔子学院和644个孔子学堂,分布在117个国家(地区),作为人文交流的重要平台,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教育文化交流、合作,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成为中国语言文化对外传播的平台。”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音乐孔子学院理事长郭淑兰谈到,“音乐孔子学院是以音乐为特色的孔子学院,建院之初合作双方院校就达成共识:发挥中央音乐学院和丹麦皇家音乐学院雄厚的资源优势,将音乐孔子学院建设成为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化更多角度、更深入了解的‘中国音乐中心’,成为传播中国音乐文化的特色品牌。”
 
  的确,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想了解中国音乐,学习中国音乐,使之与其他音乐传统——如西方古典音乐传统进行接触甚至对话。丹麦皇家音乐学院院长贝特尔·克拉鲁普认为中国传统音乐有着博大精深且复杂精妙的体系和演奏技法,倾听的感受是非常独特的。美国瓦尔普莱索大学教授孟剑云致力于在美国学校和社区中推广并开设中国民乐团、民乐班。他说:“人们常说‘爱屋及乌’,其实喜欢一个国家的音乐也往往会进一步喜欢上这个国家及其文化。中国的传统民族乐器历史悠久,音色独特,与更响亮张扬的西方乐器相比,显得含蓄内敛、韵致深远。无论什么人,在与之接触后,会产生浓厚的兴趣,美国人也不例外。可惜的是,跟西方音乐在中国的强势相比,有机会接触、了解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国人还是太少了!”
 
  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虽然近年来中国音乐“走出去”的步伐加快,取得的成绩显而易见,但是从简单的交流推广走向真正的纵深发展,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主任刘月宁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她分析道,“其一,当前音乐教育传承中的系统化、科学化不足,还较为普遍地存在着随意性,缺乏对教学的系统性建设,即使在专业艺术院校中,也常常由教师个人来安排乐器演奏的教学进度,缺乏经过科学论证的教学大纲,这会使外国人学习中国音乐演奏时感到难上加难、无所适从;其二,尽管当今乐团‘中国元素’是引起中外作曲家极大兴趣的增长点,但即使对许多中国作曲家而言,他们也因从小多受到严格的西方音乐教育,常常过于偏重西方先锋作曲技法,而相对忽视中国音乐传统素材的深入挖掘;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长期以来对外音乐交流的形式较为单一,各类型演出成为占据首要地位的交流形式,但是中国音乐文化中还具有极为丰富的人文内涵,需要多种形式共同启动,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也就是说要让中国音乐真正融入他们的生活。”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教授周青青从另一个角度谈到了对中国传统音乐海外传播的一些认识和看法,恰巧她正受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委托在做“百首中国经典音乐作品”项目,她认为这个项目所选择的曲目,与完整、准确地传播我国音乐有一定距离。“在海外传播需要音响的版权,但由于版权的限制,造成这个项目没有曲目选择的更多可能。”周青青认为中国音乐文化“走出去”首先要考虑普通听众的接受度,可以在曲目的选择中设立不同层次,像西方专业音乐中的轻音乐、严肃音乐等分出门类。资深媒体人、《中国民乐报》副总编刁艳也建议,在制定“走出去”的节目单时,不妨放开视野,积极面向音乐界,去发现、甄别、遴选出优秀的作品到国际上呈现,“加大对中国民乐经典作品的改编力度,将经典作品改变成适合当代人欣赏趣味的作品,不仅使中国经典作品得以‘复活’,也能使舞台呈现更加丰富立体、别具特色,如同风向标一样对国内音乐界的创作、演出、教学的实践甚至观念革新带来深刻影响。”
 
  保值亟须提升质量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音乐学研究所副所长宋瑾提出的中国传统音乐产品“走出去”的保值问题很有新意。他提出,应参照国内外先进经验进行中国特色的传统音乐产品开发,以平常心让传统音乐产品“走出去”。宋瑾说,“中国传统音乐产品要保值,无论是在本土还是出口,都亟须提升质量。比如‘原滋原味’的样式,就要讲究原始韵味;艺术加工的样式,则要讲究加工的水平并尽量保持原来的韵味。”而传统音乐产品“走出去”还要考虑到市场的需要,在全球化的今天,人们意识到同质化问题,因此重视非西方的传统音乐文化,民族传统音乐作为被开发的资源,需要研究国际文化市场的需要。
 
  市场同样需要引导,光靠市场的自然起伏或消费者自动选择是不够的,传统音乐产品要“走出去”,必须主动创造消费基础。专家们在讨论时认为,从音乐推广到其他艺术产品,首先应加强中华各民族文化在世界的传播,让世界了解,同时利用各传统产品的鲜明个性,在适当的时机投放给国际市场。与会者表示,目前中国的经济稳步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正是以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产品“走出去”的好时机。
 
  莫徒生在他发言的最后说了这样一番话,引来现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我希望中国做出必要的措施保护他独特的音乐,教育年轻人致力于自己祖国的音乐发展,已启程的中国音乐未来之旅将是激动人心的!”(张悦)
    相关热词搜索:音乐 走出去 莫徒生

上一篇:魏松:歌者不倦因为有伴儿
下一篇:吹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