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桃花源》发挥了我的长处
2013-12-31 10:18:57   来源:京华时报   点击:

腾格尔上周推出新歌《桃花源》,MV中的“桃花舞”惊呆众人,“一个打鱼的,这么有福气”这句歌词也迅速走红。腾格尔在专访中坦言不算是转型,因为之前也写过类似歌曲,至于从硬汉到笑将的转变,“可能我的细胞里有幽默的成分,谁也没有发现”。

《桃花源》发挥了我的长处

  腾格尔上周推出新歌《桃花源》,MV中的“桃花舞”惊呆众人,“一个打鱼的,这么有福气”这句歌词也迅速走红,网友纷纷发问:“腾格尔怎么了?”腾格尔在专访中坦言不算是转型,因为之前也写过类似歌曲,至于从硬汉到笑将的转变,“可能我的细胞里有幽默的成分,谁也没有发现”。
 
  □关键词《桃花源》
 
  自己的路不能修得太窄
 
  谈到在《桃花源》中的颠覆性变化,腾格尔不认为是转型,他说:“什么风格的音乐我都尝试过。类似这样的歌我也写过很多,只是流行不起来。我开始写的时候没有想非得要怎么样,但是我对自己有一个要求,无论写什么样的音乐,必须有中国音乐的因素,这个我心里特别清楚,这个旋律你要是分析的话,还是一首中国民歌。”
 
  推出反差如此大的歌曲,会不会担心歌迷不接受?腾格尔的回答非常干脆:“无所谓。既然我有这方面的长处,我也能唱这样的歌,干吗不唱呢?我觉得不要把自己的路修得太狭隘了。”
 
  腾格尔透露,他还将推出全新专辑,翻唱5首经典老歌。“我觉得翻唱特别有吸引力,越难的东西对我越有吸引力。演戏也是这样,上次《双城计中计》的时候我就说过,让我演蒙古人,或者让我演音乐人,我就不演。我演蒙古人或者音乐人不会给观众留下什么印象,因为大家知道我就是一个唱歌的蒙古人,绝对不会产生萌叔这样的印象。有时候离生活越远的东西会越吸引我。演唱也是这样,唱新歌也唱了很多,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挑战性。”腾格尔说。
 
  □关键词萌叔
 
  很好笑吗我是认真的
 
  2012年出演《双城计中计》,让腾格尔有了萌叔的称号。“萌叔是我拍完《双城计中计》以后大家给我的称号。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通过我的表演,给大家留下一点点印象的话,还是一点好事。所以大家叫我萌叔,我觉得完全可以接受。”
 
  刚开始腾格尔也奇怪,为什么他非常认真的表演会让观众笑出来。“可能我的细胞里有幽默的成分,谁也没有发现。《双城计中计》开始拍的时候也不是喜剧片,可是拍着拍着就变成喜剧片。我在拍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演喜剧,我是特认真地演。结果演完以后,怎么变成这样子了。特别是电影在北京首映的时候,好多笑场,我当时都很奇怪,他们笑什么呢。”腾格尔说,“我现在也是特认真的,但是给人感觉很乐。不管怎么样,通过我的表演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这是特别难得的。”
 
  腾格尔透露,2014年过完春节后,他还将接拍一部电影,饰演的角色跟他在《双城计中计》中的路子差不多。
 
  □关键词团长
 
  看得清行情挑得起担子
 
  腾格尔是中央民族歌舞团主管业务的副团长,已经当了4年副团长的他坦言,特别希望能够为团里争取更多的演出机会。“我是特希望演出能多点,可是现在演出市场特别不景气,特别是民族歌舞团。我开会的时候,就和团员们说,演出少是暂时的,千万不要没演出了,就不干了。刀得天天磨,机会肯定有,不要等机会来了,你们什么都没有。”腾格尔坦言,当了团长之后,他会有意调整自己的工作。“当然当团长以后必须得想团里的业务,团里的收入必须得考虑。到了这个位置上,不想干也得干,这是责任,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压力。”
 
  □关键词特能喝
 
  拼得了酒量斗不过小强
 
  有关腾格尔特能喝酒的传言时有耳闻。腾格尔说,现在喝酒少了,应酬在所难免,“我喝酒从来没有烂醉,有的人是喝酒了不会走路,这些毛病我没有。现在平均一星期有两次应酬,更多时候陪着家里人”。
 
  至于胆量,腾格尔透露,蟑螂是他的死穴。“有时候大家觉得我挺厉害的,实际上我胆很小。跟光辉形象有不吻合的一面。我特别怕蟑螂。看见我就完了,一晚上不能睡觉。”
 
  ■对话
 
  记者:新歌中有摇滚成分,您很喜欢摇滚?
 
  腾格尔:对。现在还少了。90年代初的时候组建苍狼乐队,还出了一张专辑。
 
  记者:一说起草原的歌,大家都会想起腾格尔。
 
  腾格尔:实际上我蒙古歌唱得极少。我现在演出也只有《天堂》是蒙古音乐。
 
  记者:您学的是作曲,却成了一个歌唱家。
 
  腾格尔:我的专业是作曲,我是一个作曲家。唱歌我一天也没学过,但是后来成了歌唱家。现在好多孩子跟我学唱歌,我真教不了,比如发音。如果跟我学作曲的话,我真会。(侯艳)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源 腾格尔 桃花舞

上一篇:乐评人建议新年音乐会拓宽曲目
下一篇:音乐能否唱成主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