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论乐 > 正文

新年音乐会缘何变“堂会”
2014-01-03 10:41: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点击:

从什么时候开始,新年音乐会变成了“堂会”?作为稀缺资源的交响乐团,每到新年来临之际,便忙得不亦乐乎,夜以继日赶场于大江南北、东西之间。

  从什么时候开始,新年音乐会变成了“堂会”?作为稀缺资源的交响乐团,每到新年来临之际,便忙得不亦乐乎,夜以继日赶场于大江南北、东西之间。从旧年12月的中旬到新年的1月上旬,祖国的机场和火车站便随处可见背携乐器的人,不仅有中国人,更多的是金发碧眼的欧洲人(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美国人,他们的家庭观念明显强于欧洲,从圣诞到新年不外出的坚守令很多演出经纪商扼腕痛惜)。如果我说在此期间有不少于10支欧洲一流和准一流的乐团穿梭在吾国各城市间,恐怕丝毫不嫌夸张。若算上所谓的“水团”意即“草台班子”在二三线城市的滥竽充数,那么,季节性极强的“新年音乐会”毫无疑问已经发展成产值可观的“新年音乐会经济”,而吾国之古典音乐产业亦以如火如荼的“新年音乐会”之名头而扬威于欧洲,亦属名利双收的重大利好。
 
  公历新年在吾国不过百年历史,而新年音乐会作为“舶来品”更只有二十余载的时光,其发端应基于1987年以来全球转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刺激与启迪。从最早的照猫画虎、曲目照搬,到逐渐地掺入中国作品以及其他表演形式(比如独唱独奏或重唱等),所谓的新年音乐会越来越与“通俗普及”音乐会划不清界限。尽管年复一年地费心设计,力求“推陈出新”,但因为观众群体的极大不确定性,使得音乐会的内容难有突破和提高,既不能完全无视与维也纳的血缘关系,又要顾及本土特色及通俗易懂。不可否认,许多观众的古典音乐体验也许仅限于一年听一场“新年音乐会”,正如许多人因为收看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电视转播而以为从此拉近与古典音乐的距离一样。
 
  话题既然转到了新年音乐会观众群体的变数,便有必要厘清“新年音乐会”的源流。首先,所谓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从其诞生之日便是乐团行为,它的准确全称乃“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这一点在压轴曲目《美丽蓝色的多瑙河》弦乐震音响起之后被掌声打断时的全体乐师新年问候即可佐证,指挥特别强调了“Wiener Philharmoniker(维也纳爱乐乐团)”,然后乐师齐贺“新年好”。其他如柏林爱乐乐团、莱比锡格万德豪斯乐团、德累斯顿国家乐团、纽约爱乐乐团以及中国大陆的中国爱乐乐团、中国台北的台北爱乐乐团等新年音乐会无一例外属于本乐团年度音乐演出季的有机组成部分,所以音乐会的曲目往往不会过多考虑大众普及性而更多专注于主题性或纪念性的策划,比如柏林爱乐乐团的“普罗米修斯”、“向卡门致敬”、“瓦格纳Gala”、“舞蹈的灵魂”;莱比锡格万德豪斯乐团的
 
  “贝九”传统;德累斯顿国家乐团的“雷哈尔之夜”、“瓦格纳之夜”;中国爱乐乐团的“布兰诗歌”;台北爱乐乐团的马勒“复活”交响曲等,都是完整度很高的音乐会,既可彰显乐团实际水准,又给予乐团忠实观众群体年度倾情回馈,以令人难以忘怀的音乐方式共迎新年。
 
  由此反观我们与年俱增的质量内容参差不齐的“新年音乐会”,越来越演变为演出商的兜售和政府及企业的联欢活动,其与传统新年或新春晚会的区别竟是“高雅”与“低俗”的分野,似乎每个城市每个企业如果引入新年音乐会,便与“高雅艺术”扯上关系,或者说与举世闻名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攀上了亲。既然如此,音乐会结束时如果不加演《拉德茨基进行曲》让兴奋过大年的观众跟着节拍大鼓其掌,便显得不够亲民或善解人意。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无疑来自约翰·施特劳斯故乡奥地利的形形色色的乐团乐队,他们可以保证上演“金色大厅”全场齐“嗨”《拉德茨基进行曲》那众所期盼的一幕,还可能携并不高明的舞者前来,且奏且舞,极尽维也纳风情,令国人大饱眼福,至于耳朵听到的是何种水准的音乐倒不大注意了。
 
  由于供大于求的国外乐团愈演愈烈的“鸠占鹊巢”,本土乐团除了少数有健全演出季的继续稳居主场外,大多外卖二三线城市,整日鞍马劳顿,疲于奔命。在此层面上,中外乐团的新年音乐会之旅性质上并无二致,都是为钱而辛苦,客观上活跃了所到之处新年文娱生活,甚至还由此提高了心理意识规格,使到场观众由衷以为“高雅”并非遥不可及。
 
  乱象日显的“新年音乐会”该走向何处?是好的和坏的策划者、演出商、经纪人都感到头疼的课题。在遍寻解决办法而不得的现状面前,对于一个体制健全的城市交响乐团来说,莫不如将新年音乐会的主导权还给他们。他们在新年这一重要时刻的音乐会欣赏主体首先是乐团忠实的观众,这是一个相对成熟的受众群,是真正懂他们的人,是能够理解乐团“特别奉献”的知音。对于慕“新年音乐会”之名而来的陌生观众而言,有高度的影响显然比“屈尊俯就”的迎合更具振聋发聩醍醐灌顶的功效。我也知道我的这个提议并不能阻止境外乐团的进入,但对于所谓“名团名家”而言,花不菲的价钱请他们来赶场般演奏并非擅长的“通俗曲目”,无论如何都是极大的浪费。(刘雪枫)
    相关热词搜索:音乐会 堂会 交响乐

上一篇:音乐能否唱成主角
下一篇:吕继宏: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民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