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格鲁克在巴黎(三)
2013-01-08 15:38:49   来源:新浪微刊   点击:

格鲁克的尽心竭力并非没有回报,1774年,他写完了《伊菲姬妮在奥利德》(Iphigenie en Aulide),却遭到了巴黎音乐界的大肆刁难。

  
  格鲁克的尽心竭力并非没有回报,1774年,他写完了《伊菲姬妮在奥利德》(Iphigenie en Aulide),却遭到了巴黎音乐界的大肆刁难。幸好,玛丽·安东奈特出面向巴黎大歌剧院打招呼,总算歌剧院买她的面子,同意安排《伊菲姬妮在奥利德》的首演。1774年4月19日,《伊菲姬妮在奥利德》在巴黎首演,第二天玛丽·安东奈特就急急忙忙给维也纳写信说:“最后还是我胜利了!成功令人难以置信。”巴黎迅即掀起一股“伊菲姬妮热”,剧情和音乐都成为了上流社会沙龙里的时尚话题,安东奈特的御用理发师雷奥纳为皇后娘娘梳了一个半月形的头型,配以黑纱巾,这种头被巴黎的贵妇人们称“伊菲姬妮头”,一时间成为巴黎沙龙里的时髦玩意儿。
 
  然而,这离事情的彻底解决和格鲁克的成功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评论家们依然不依不饶,他们对格鲁克的创作不屑一顾,他们认为格鲁克缺乏写咏叹调的才华,整部歌剧的音乐过于器乐化,没有一首朗朗上口的咏叹调。此外,人们对格鲁克写的伴奏宣叙调感到很不习惯,因为在意大利歌剧传统中宣叙调是不带伴奏的(称“干宣叙调”)。到格鲁克生活的时代,意大利歌剧已经到了完全僵化的地步,讲求严格的对称,规定每一部歌剧都有三对歌手,次序固定,每个人演唱的咏叹调的类型的长度也是固定的,所以,观众需要了解的就是剧情,因为音乐是不受情节影响的,反过来情节是适应音乐的特定格式的。对于写这些陈词滥调格鲁克早就没了兴趣,早在1764年,格鲁克就明确提出了自己的歌剧改革思想:比如“序曲应当告诉观众情节”、应当避免“过多的装饰音、利都奈罗和返始咏叹调”等等。总而言之,格鲁克认为歌剧的灵魂应当是戏剧本身,任何影响这个本质的东西,诸如大量无聊的陈词滥调和与剧情毫无关系的大段歌咏,都应当毫不留情地删去。
 
  但是,格鲁克的这些思想却得不到人们的认可,在他所处的时代,这些现在我们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却是动摇正统意大利歌剧根本的大事,评论家们和上流社会的观众最不适应的一点就是格鲁克的歌剧没有好听的咏叹调,旋律性不够是对他最多的批评。但是,格鲁克却不为所动,在《伊菲姬妮在奥利德》获得成功之后不久,格鲁克就开始着手改编《奥菲欧与尤丽蒂茜》和《阿尔切斯特》了,1775年8月2日,《奥菲欧与尤丽蒂茜》在巴黎上演,获得了比维也纳好得多的评价,巴黎人似乎比喜欢《伊菲姬妮在奥利德》更喜欢法国版的《奥菲欧与尤丽蒂茜》,这次胜利更加坚定了格鲁克歌剧改革的思想。格鲁克似乎尝到了甜头,接下来,他把目标转向了《阿尔切斯特》,打算如法炮制,将唱词翻译成法语,在歌剧里加入法国人趋之若鹜的芭蕾,主要角色从原来的阉伶换成巴黎人追捧的歌星等等。这个计划也受到了昔日的太子妃今日的法国皇后玛丽·安东奈特的支持,现在安东奈特的地位更加稳固也更为尊贵了,能够提供格鲁克的庇护也更多了。
 
  但是,巴黎仍然不欢迎格鲁克,他在巴黎的朋友和敌人一样多,敌人们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格鲁克,因为如果打倒了格鲁克那么对那个“外国女人”玛丽·安东奈特也是一次重大的打击,音乐批评在掺杂了诸多政治因素之后变得已经走了样。机会终于被他们等到了,格鲁克在创作新歌剧《罗兰》(Roland)的时候一度离开巴黎短期回维也纳接受玛丽亚·特蕾莎女王授予自己宫廷作曲家职位。他前脚刚走,敌对者们就四处活动让意大利作曲家皮钦尼(Niccolo Piccinni,1728-1800)根据同一题材也写一部歌剧。
    相关热词搜索:格鲁克 巴黎

上一篇:格鲁克在巴黎(二)
下一篇:格鲁克在巴黎(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