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被禁绝的音乐(一)
2013-01-09 11:55:36   来源:新浪微刊   点击:

流亡是最悲惨的命运之一。在古代,流放是特别可怖的惩罚,因为不只意味着远离家庭和熟悉的地方,多年漫无目的地游荡,而且意味着成为永远流浪的人,永远背井离乡,一直与环境冲突,对于过去难以释怀,对于现在和未来满怀悲苦。

 
  流亡是最悲惨的命运之一。在古代,流放是特别可怖的惩罚,因为不只意味着远离家庭和熟悉的地方,多年漫无目的地游荡,而且意味着成为永远流浪的人,永远背井离乡,一直与环境冲突,对于过去难以释怀,对于现在和未来满怀悲苦。 ——(美)萨伊德《知识分子论》
 
  死亡远比暴政温和。——埃斯库洛斯《阿迦门农》
 
  宗教禁锢、政治压迫与世俗偏见恐怕是扼杀艺术作品永恒不变的三一律,本文论及的这些人与作品都是诸如此类迫害的牺牲品。其中的许多人被迫流亡,甚至失去生命或者丧失了创作力,很少有人设想如果他们没有遭受劫难留在故乡会生活得怎样?
 
  当1922年5月圣乔治协会在罗切斯特发布《黑名单》的时候,当1938年希特勒在杜塞尔多夫举行“堕落的艺术展览会”,把犹太裔以及持不同政见的艺术家的作品统统归入“堕落的艺术”(Entartete Art)的时候,当1947年庇护十二世颁布关于宗教音乐的敕令的时候,恐怕绝大多数人只是无动于衷。今天,我们聆听这些曾经被禁绝的音乐,应当庆贺人类文明的进步,更应当感谢那些自古代以来尚未泯灭良知的人们对自由的珍爱。
 
  佩萨罗的天鹅:罗西尼《圣母悼歌》
 
  凡天主教唱诗班应拒绝演唱任何罗西尼作品。这些作品都是非教会的,最低限度应绝对禁止演唱《圣母悼歌》,因该作品在礼拜仪式方面完全是离经叛道的。——圣乔治协会《宗教音乐黑名单》
 
  罗西尼1792年2月29日生于佩萨罗,后来人们将他称为“佩萨罗的天鹅”,罗西尼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给音乐史留下了灿烂的篇章。到他37岁时罗西尼已经创作了30部成功的歌剧,1829年罗西尼写出了一生中最杰出的歌剧作品之一《威廉·退尔》,从此息影歌剧舞台,直至去世他没有涉足歌剧,只是写了一些钢琴小品,后半生罗西尼是在享乐与纵情中安闲度过的。1868年11月13日罗西尼在巴黎附近的帕溪去世。
 
  对于罗西尼突然退出历史舞台,历来学者们争论不休,一般认为是早期激烈的竞争使罗西尼感到异常疲倦,当他非常富有之后[1]罗西尼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放弃那种忙忙碌碌的日子,罗西尼是个相当懒惰的人,这一点是公认的,他经常趴在床上作曲,五线谱扔了一地让佣人们去捡。还有一种说法,即罗西尼的健康状况不佳,因此影响到他的创作热情,有时被病痛折磨使罗西尼无法继续正常工作。
 
  晚年的罗西尼已经远离世俗的歌剧,却对宗教合唱萌生了兴趣,于是他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了研究宗教合唱与器乐作品上,这一时期罗西尼最著名的合唱经典名作当属1842年创作的《圣母悼歌》与1864年谱写的《小庄严弥撒》(Messe solennelle)。
 
  罗西尼创作《圣母悼歌》还有个曲折的故事,1831年作曲家到西班牙旅行期间在马德里遇上了一位名叫亚历山大·阿贡的巴黎银行家,他介绍罗西尼结识了当地的高级教士弗兰西斯卡·凡雷拉的神甫,凡雷拉借此机会请罗西尼为他写一首《圣母悼歌》,起先罗西尼拒绝了他的要求,理由是佩尔戈莱西已经创作了一首完美的《圣母悼歌》,罗西尼在写合唱方面对自己的信心不大,所以他婉言相拒,但作曲家最终还是拗不过阿贡的苦苦相劝,答应为凡雷拉写《圣母悼歌》,条件是这部作品不能正式出版。
 
  一返回巴黎罗西尼就投入到作曲工作中,大约六个月之后他完成了《圣母悼歌》的部分段落,我们知道通常《圣母悼歌》是由20段经文组成的,罗西尼其实只谱写了其中的6段(第1、5-9段),不久罗西尼被严重的腰痛折磨,这就使他不得不停下谱曲工作,但凡雷拉催稿很急,罗西尼最后只得请他的老朋友塔多利尼续写完成剩余的部分。1832年3月26日罗西尼将《圣母悼歌》的完整手稿寄送给凡雷拉神甫,不过他没有提到作品的大部分是由别人续写的事情,神甫收到稿子非常高兴,不久他给罗西尼去信表示感谢,并且赠送了罗西尼一件珍贵的礼物,一个镶嵌了八颗钻石的纯金鼻烟壶,当时价值就要2000元左右。1833年复活节《圣母悼歌》首演。
 
  罗西尼的《圣母悼歌》与威尔地的《安魂曲》受到了差不多相等的待遇,评论家们对于一位歌剧作曲家转而创作一部宗教风格的作品感到意外与不满,人们对音乐的虔诚表示怀疑,教会更是出面制止上演。《圣母悼歌》的音乐风格确实与通常概念上的宗教合唱有些差距,比较出色的篇章包括男高音独唱《透过她的心,悲哀得分享》(Cujus animam gementem),罗西尼将宗教气氛浓厚的唱词谱写得生气勃勃,合唱曲《啊,母亲,爱之源泉》(Eia mater)则是富有表现力的早期教堂风格无伴奏合唱,女高音重唱《让我直至最后一呼吸》(Fac ut portem)优美动人,给作品蒙上了一层悲剧氛围,合唱《当我的身躯腐朽》(Quando corpus)是罗西尼才华横溢的创作之一,这段音乐也得到了瓦格纳的极力赞赏,终曲合唱《阿门》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此宏大庄严的赋格即便是面对巴赫和贝多芬,罗西尼也当之无愧。
 
  片号:DG 410 034-2
 
  里恰莱利、特拉尼
 
  爱乐合唱团 / 爱乐乐团 / 朱里尼,指挥
 
  这是一个慢却充满张力的版本,面对规格宏大的赋格,朱里尼偏重于营造气势,与同时代许多色彩暗淡的《圣母悼歌》相比,罗西尼的作品显得生气勃勃,这份涌动的热切期盼应当得到适当的表现,朱里尼选择了充满力量的主动方法。
 
  吃力不讨好的弥撒:凯鲁比尼
 
  应注意莫扎特、约瑟夫·海顿、凯鲁比尼、舒伯特、罗西尼、韦伯等人,除纯粹宗教目的的创作外,其余非经教会同意不得演唱。——圣乔治协会《宗教音乐黑名单》
 
  莫扎特之后,比较出名的安魂曲作曲家要算是凯鲁比尼,这位早年得宠于英国王室,后来却失宠于拿破仑的意大利人经历很复杂,如果说凯鲁比尼趋意逢迎权贵,通晓仕途经济恐怕不能算是刻意贬低,不过,应当承认他是才华横溢的作曲家。在属于他的那个时代,凯鲁比尼的名声主要在歌剧领域,1788年定居巴黎之后,凯鲁比尼准备继承格鲁克的未竟事业,不料却失宠于拿破仑,结果,郁郁寡欢的凯鲁比尼迁居维也纳,也许是宿命感使他将主要精力投向了教堂音乐的创作,也就在维也纳,凯鲁比尼结识了贝多芬,后者对凯鲁比尼推崇备至。
 
  1816年,凯鲁比尼回到巴黎,出任巴黎音乐学院教授,同年为了纪念路易十六逝世23周年[2]创作了《C小调安魂弥撒》,这当然是一部讨好法国人(尤其是路易十八)的作品。20年后,凯鲁比尼写出了《D小调安魂弥撒》,有趣的是作曲家宣布这部弥撒是为了自己的葬礼而专门创作的。凯鲁比尼的这两部安魂曲都曾被教会禁止演唱,原因主要是教会认为凯鲁比尼创作的动机很可疑。1821年,凯鲁比尼被任命为巴黎音乐学院院长,直到1842年去世。
 
  凯鲁比尼《2首安魂曲》
 
  片号:EMI CMS7 63161-2
 
  安布罗西亚合唱团 / 新爱乐乐团 / 幕蒂,指挥
 
  与18世纪晚期的那些弥撒相比,凯鲁比尼的安魂曲显得更加激烈,在最戏剧性的段落他甚至使用了定音鼓和中国锣,于是在《号角声起》一开始便鼓声大作,动人心魄。不过,他写的《羔羊经》却被认为是最安详的段落,柏辽兹曾经评价《C小调第1号弥撒》中的这段《羔羊经》是:“超越了所有曾为这段文字谱曲的音乐!”穆蒂的演绎充满激情,他似乎很欣赏凯鲁比尼渐弱与渐强的段落,不过,他的处理更加果敢,具有突然爆发的冲动,不免令听众为之动容。
 
  [1]罗西尼去世时不动产、动产总值1500万,这在十九世纪中叶可是个天文数字。
 
  [2]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夫妇被送上断头台。
    相关热词搜索:被禁绝 音乐

上一篇:襁褓里的歌剧
下一篇:被禁绝的音乐(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