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被禁绝的音乐(二)
2013-01-09 13:04:14   来源:新浪微刊   点击:

凡选自歌剧的旋律,包括改编自歌剧的旋律,如《拉美莫尔的露契亚》中的六重唱、《弄臣》中的四重唱、《唐豪舍》、《罗恩格林》、《奥赛罗》中的咏叹调等,应在禁止之列。

 
  圣徒情结:威尔第的《安魂曲》
 
  凡选自歌剧的旋律,包括改编自歌剧的旋律,如《拉美莫尔的露契亚》中的六重唱、《弄臣》中的四重唱、《唐豪舍》、《罗恩格林》、《奥赛罗》中的咏叹调等,应在禁止之列。——圣乔治协会《宗教音乐黑名单》
 
  威尔第属于那种“敬鬼神而远之”的人,他对于创作《安魂曲》之类的作品毫无兴趣,真正能令威尔第动心的只有歌剧。然而许多年里自己的父母、亲密的朋友先后去世,人也在渐渐衰老,人老了就容易有宿命感,晚年威尔第的看法也在改变。1868年,著名作曲家罗西尼逝世,在意大利这可是一件轰动的大事件,威尔第出人意料地倡议由当时意大利13位著名作曲家联手创作一部《安魂曲》,每人写一个部分,他建议在罗西尼逝世一周年的时候正式演出,并由他的朋友著名指挥家玛里亚尼担任这次音乐盛会的指挥。
 
  1873年5月22日,意大利著名作家、诗人、民族英雄,也是威尔第的好朋友,阿里山德罗·曼佐尼去世,威尔第非常激赏这位诗人,他认为曼佐尼是道德与正义的化身,1868年威尔第与曼佐尼首次会面之后,回家写道:“不知如何描述那位圣人(指曼佐尼)对我产生的无法解释的灵魂震动。”此后威尔第一直尊敬地称曼佐尼是“圣人”,威尔第也从此有了一份执著的圣徒情结,他希望为自己崇拜的偶像创作一部作品,如同在圣坛上的献祭。
 
  曼佐尼的去世使威尔第重新燃起了创作一部足以名垂青史的伟大《安魂曲》的念头,葬礼之后几天威尔第就写信给自己的出版商里科蒂表示要在曼佐尼逝世周年时写出一部安魂曲。威尔第明白在意大利人们把他当成纯粹的歌剧作曲家,而对他的在其他方面的创作能力不屑一顾,因此威尔第决心:“我要到讲坛前大声疾呼:‘女士们、先生们,请起立,’然后他们就要受到我鼓声的轰击了。”当时威尔第正好六十岁,而且自从1871年《阿依达》上演获得巨大成功之后威尔第一直感到创作力的减退,因此他更需要作曲来改变现状,艺术家的伟大创造总是需要同样伟大的契机,如前所述,曼佐尼的死令威尔第重新燃起强烈的创作欲望。里科蒂是个在米兰很有路子的人,他先找到了米兰市长,由他出面为《安魂曲》争取了官方约稿,然后他又一手操办了演出与出版的事宜。威尔第是个写歌剧的快手,可是初次尝试写《安魂曲》着实令他头痛不已,为了这部《安魂曲》威尔第足足忙了八个月,在圣阿加塔别墅与巴黎他勤奋工作,终于完成了他晚年的名作《安魂曲》。
 
  第二年,米兰组织了一系列纪念曼佐尼的活动,其中包括1874年5月22日曼佐尼逝世一周年时在圣马可(St. Mark)教堂举行的大弥撒,威尔第亲自指挥首演了自己创作的《安魂曲》,这恐怕也是威尔第第一次在教堂指挥演出,此前,他虽身为教徒却很少履行自己的宗教义务,不过,从此之后《安魂曲》始终遭到教会的抵制,禁止在教堂演唱。
 
  《安魂曲》在米兰获得了巨大成功,在观众一再要求下,威尔第破例在斯卡拉歌剧院再加演一场《安魂曲》仍由他亲自指挥,那天演出盛况空前,因为是在剧院而不是教堂,所以人们毫无顾忌地大声叫好,气氛相当热烈。一年后《安魂曲》在维也纳演出,3年后参加在科隆举办的下莱茵音乐节,这些活动威尔第全部参加了,我们知道威尔第并不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家,他也不常指挥自己的歌剧作品,但他却一次又一次亲自指挥《安魂曲》的演出,可见大师对这部作品的特殊偏爱。
 
  片号:EMI CZS5616832
 
  斯各特、巴尔莎
 
  安布罗西亚合唱团 / 爱乐乐团 / 幕蒂,指挥
 
  活力却很适度的版本,幕蒂充满热情的调动起合唱团的表现欲,特别是那些戏剧性的段落,比如《震怒之日》,很少听到如此激烈的《安魂曲》,合唱团的表情绝对丰富。此外,巴尔莎的女中音部分值得反复聆听,她的声音富于个性,包括重唱的《怜悯经》和《羔羊经》,她的声音总是恰到好处地与别人贴和在一起却又能分辨出她的音色。
 
  被大都会拒绝:《莎乐美》
 
  理查·施特劳斯《莎乐美》的演出恐怕是20世纪初最重要的歌剧首演,1905年12月9日,《莎乐美》在德累斯顿宫廷歌剧院上演,当日引起轰动,马勒在观看了首演之后曾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给妻子写信:“《莎乐美》是真正天才的作品,它的演出是我们时代最重要的事件!”然而,大部分保守的德国观众却被“七层纱舞”弄得魂不守舍,于是,就从首演之后,欧洲各国上演《莎乐美》都曾多多少少碰到过麻烦。
 
  信奉基督教的欧洲观众当然知道莎乐美的出处,在《新约·马可福音》中提到过这个女人,她是希罗蒂娅的女儿,后来希罗蒂娅改嫁丈夫的哥哥希罗德,过着奢侈生活的希罗德对年轻的莎乐美也充满了欲望。《圣经》中的莎乐美并非圣女,可也不是淫荡纵欲的坏女人,而在奥斯卡·王尔德的戏剧中,莎乐美却成为了可怕的变态狂,这多少有些让人倒胃口。此外,戏中那些带有性挑逗色彩的台词与要命的“七层纱舞”更是让卫道士们说成有伤风化,所以,禁演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让我们有些吃惊的却是《莎乐美》在标榜自由的新大陆美国的遭遇。1907年1月22日,《莎乐美》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上演,马上引发了一场可怕的围攻,23日出版的《太阳报》甚至用“丑陋的音乐”和“患狂躁症的作曲家”这样有失体统的词来形容《莎乐美》和理查·施特劳斯。最后,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艺术委员会与纽约中产阶级代表的坚决反对下,1907年1月27日,大都会歌剧院被迫取消《莎乐美》的演出,并且偿付全部预售票款,部分人的审美观被强加在众人身上,最终酿成20世纪一次令人啼笑皆非的禁演。
 
  片号:EMI CDS749358-2
 
  巴尔莎、伯姆等
 
  维也纳爱乐乐团 / 卡拉扬,指挥
 
  演莎乐美的演员必须有些野性,指挥《莎乐美》不可缺少激情,理查·施特劳斯经常写一些突然爆发的和弦与合奏,这种管弦乐法与普契尼有异曲同工的妙处,却给演唱、伴奏造成难度。卡拉扬在处理渐强方面方法炉火纯青,乐队经常突然加速,巴尔莎表现出比卡门更加野性的一面,最后的场景在高音区依然保持了充沛的热情。
    相关热词搜索:被禁绝 音乐

上一篇:被禁绝的音乐(一)
下一篇:被禁绝的音乐(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