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不再隽永的音乐时代的小清新
2013-06-08 13:01:55   来源:信息时报   点击:

时代,再无隽永。无论音乐、绘画、戏剧,各种速成让“明星”在一夜之间挤满天空,让“作品”眨眼之间充满耳目,产量惊人,质量也惊人。

  不是我选择了诗歌,而是诗歌选择了我

不再隽永的音乐时代的小清新

  时代,再无隽永。无论音乐、绘画、戏剧,各种速成让“明星”在一夜之间挤满天空,让“作品”眨眼之间充满耳目,产量惊人,质量也惊人。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大背景下,音乐亦在劫难逃。所幸,张智的《尼克勒小镇》并未被不屑,反而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赞赏并分享,也许它是占了“城市人向往乡村生活综合症”的便宜,也许是因它旋律悦耳,并不吵闹,也许是因它被评为“国内首张地图民谣专辑”,但本文在此只打算浅谈一下《尼克勒小镇》的诗情与画意。

  事实上,张智的《尼克勒小镇》早在2010年就已发行,但并未像流行音乐那样眨眼即红遍大江南北,而是在用时间和沉默,一点一点、不急不慢地蓄积着听众数量,我一向喜欢这样的无所谓的姿态,那是真正的潇洒。

  打开来听,一共8首歌,简单如一位旅者的日记,行走,沉思,吟唱,而后继续行走……诗人的意境,画家的视角,在每一首歌里被调和完好。尽管当代民谣圈里不乏以“诗人”自居的歌手,但张智显然更具诗歌天分,一如某位诗人的自白:“不是我选择了诗歌,而是诗歌选择了我。”

  在这样一张诗情与画意并茂的专辑里,诸如冬不拉、曼陀林、马头琴、木库莲等民族乐器悉数登场,但与其他创作或演绎“民歌”题材的音乐人相比,张智及其团队对以上各个乐器的理解显然已到了可以“即兴”与“写意”的深度,对各个乐器其不同情感色彩的掌握精准而细腻,从而让随后展开的叙事与抒情场景鲜明,层级有序。

  如果你碰巧与新疆有过故事,或者哪怕只是短暂停留过,那么张智的这张专辑亦会让你对彼处彼时顿生怀想,而且这怀想的建构势必是还原的、深沉的,而非浮于表面的,这便是歌手的深度视角所呈现出来的,带有强烈画面感的情感共鸣。

  而《流浪者》则更像歌手的一幅自画像,一段简单、干净而低沉的自白,“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爱人来了她又走了,我还在不停地走啊,我还在不停地找啊……”在此,歌手把自己还给了芸芸众生,还给你,还给我,也还给他自己。

  此人不做作,此人我喜欢

不再隽永的音乐时代的小清新

图:冷碗碗以怪吸引了诸多眼球。

  有民间笑话,说某日某人去某公司面试,面试官说,我只给你1分钟时间,希望你用你的方式,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某人听罢,便起身抄起椅子往面试官脸上抡了过去……于是我常想,会不会有一天,选秀节目上也来这么一位程咬金,抄起吉他抡向评委大人?

  为了能在短短的一两首歌的时间里,留给每位评委大人以深刻印象,选手们着实是奶水儿都要吐出来了。从造型到服装,从出身小故事到谈吐风格,各种另类层出不穷,只为博评委大人一个YES。但以上不过只是套路,只是流程,具体实操仍然因人而异,毕竟每位选手的悟性不一样,天赋也不一样,冷碗碗的胜利即是一个典型。

  戏剧先辈们早有教诲:冲突构成故事,冷碗碗恰是运用了重口味与小清新的冲突,向评委大人及全国观众呈现出了她独特的USP(广告术语,意为独特的、与竞争对手差异化的性格或主张),而她所选择的重口味与小清新这两个点,又无一不是当下主流,稍显夸张地讲,简直是具有“时代精神”的选择,能够迅速与大众打成一片。时代变了,人民群众的审美也在变,冷碗碗把握了这一点,是具有“与时俱进”精神的。

  既然不算美女,就索性用丑做文章,如此才能博得一个“此人不做作,此人我喜欢”的赞许,继而用一首声色并茂的“女朋友”将重口味推到高潮,再来一首安静抒情的“青春”,让笑声迅速沉寂,泪点低的甚至还要破费几张心相印。如此,人们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未经包装的、不做作的、有个性的女孩子,而至于歌曲的优劣已不再那么重要。

  选秀产业走到今天,观众对包装的免疫力越来越高,你说你是农民,结果你不是农民,类似的欺骗行为使得观众对包装格外敏感,火眼金睛者越来越多。假如冷碗碗也是被包装出来的,那想来也是值得佩服的,至少是逃过了火眼金睛,技术可敬。

  2013年6月6日,豆瓣音乐频道放出了冷碗碗的16首歌,除了几首英文歌其曲风还稍稍带有一些迷幻与颓废的共性之外,剩下的中文歌曲真是风格各异,参差不齐,所以,对于冷碗碗的音乐,我们还是不必认真了,也许某天她遇到了优秀的制作人,兴许她在音乐上的USP会被捕捉到吧。在此之前,冷碗碗依然可以在音乐之外被人关注、支持,因为她拥有毁三观的重口味与催泪弹的小清新。

  而这一切,竟都与音乐关系甚少。而这一切,又恰是当代中国选秀节目的发展趋势。(冯小墨)

    相关热词搜索:不再 隽永 音乐时代 清新

上一篇:金派古筝:200年声声传风雅
下一篇:实至名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