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妙用——信手拈来混用——博采众长

当代影视音乐作品的民族气质
2013-06-21 10:04:14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民间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的精髓,是对民族情感最生动真切的表达。我国民间音乐品种纷繁,曲目浩如烟海,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拥有345个说唱曲种,317个戏曲剧种,17636种民间舞蹈,以及不计其数的民间歌曲、民间器乐曲、说唱音乐曲目、戏曲音乐剧目和歌舞音乐曲目。”

  音乐作为人类表达情感的独特方式,它总是与人们所生存的民族地域和文化心理息息相关,民族音乐可以成为一个民族文化和身份特征的独特标识。影视作品中若采用了契合本民族审美取向和民族心理的音乐元素,则会表现出独特的民族气韵和精神气质,并使作品所要传达的意蕴得到升华。纵览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影视作品,可以看出有很多影视音乐成功地将中国的民族音乐元素创造性地运用,形成独具中国气韵的影视音乐经典。具体来讲,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更好地用音乐传达出了民族气质。

  挪用——移花接木

  挪用是影视音乐创作的主要艺术手段之一。音乐以情感表意见长,一般不具有明确的指向性,“要它在影视剧中发挥具体的艺术表现作用,有具体的情感指向性,有具体的内容和具体的含义,必定要与剧情结合在一起。”好的音乐移植,可以使音乐“脱胎换骨”,与剧作共同得到升华。例如,电影《天下无贼》的片尾曲采用了民歌《知道不知道》的音乐素材,作曲家王黎光将其改编填词。影片最后,当女主角听到男友的死讯后,画面无语言也无音乐,只有她强忍泪水拼命地往嘴里塞东西吃。当连观众都觉得无法下咽之时,飘来刘若英清唱的《知道不知道》。一个乐句过后,伴奏轻轻滑入,歌声伴着舒缓的旋律和感人的歌词深深地打动了观众的心。再如,电影《金陵十三钗》采用了江苏民歌《无锡景》的音乐素材,作曲家陈其钢用苏州评弹的方式将其改编演绎成《秦淮景》,“这种具有明显地域特色和群体的民歌素材挪用,迎合了审美主体对地域文化和人文背景的想象,起到了更为直接的提示效果。”在离别前的最后一晚,当身着学生服的秦淮女子集体吟唱这首歌时,她们的形象也随着心灵的升华从世俗走向了圣洁。影片结尾时,《秦淮景》在民族管弦乐的伴奏下,由女子合唱的形式被再次演绎,画面配合她们初次步入教堂时的风姿韵态,将一个知国恨、懂情义的秦淮女子群像托举出来,音乐直至影片结束仍萦绕于人们心头,化解不去。

  妙用——信手拈来

  民间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的精髓,是对民族情感最生动真切的表达。我国民间音乐品种纷繁,曲目浩如烟海,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拥有345个说唱曲种,317个戏曲剧种,17636种民间舞蹈,以及不计其数的民间歌曲、民间器乐曲、说唱音乐曲目、戏曲音乐剧目和歌舞音乐曲目。”这个巨大的民族音乐宝库,为作曲家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营养供给,创作出独具民族特色的音乐经典。

  一是地方民歌。电视连续剧《水浒传》(98版)主题歌《好汉歌》采用了豫东鲁西南的小调《王大娘补缸》的音乐素材,而“起兴句就是‘说走咱就走’,按照山东话来。‘大河向东流’也是按这个音走过来的。”一首脍炙人口的电视剧主题歌就此产生。

  二是戏曲曲艺。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基本素材是京剧西皮流水的引子,用女声京剧合唱,并配上打击乐和人声衬词“里格儿楞”,深化了影片的内涵。电视连续剧《大宅门》更是萃取传统戏曲曲艺之精华,创造性地运用于现代音乐创作之中,把京韵大鼓、京剧、平剧、豫剧、梆子等多种民间音乐元素融汇其中,令人过耳不忘。

  三是民族器乐。电视连续剧《笑傲江湖》中的古琴和箫;《乔家大院》中的晋胡;《大宅门》中的京胡。电影《菊豆》中的埙、《秋菊打官司》中的月琴、《活着》中的板胡、《卧虎藏龙》中的琵琶和鼓,众多影视音乐中采用了五花八门的民族乐器,创造出气象万千的影视音乐世界。这些影视音乐与视觉画面相交,与人物情感相融,与剧情发展相生,成为支撑影视作品的内在民族气质。四是民族音调。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主题歌《向天再借五百年》、《孝庄秘史》主题歌《你》都是用中国民族调式写作而成,均采用了加偏音“变宫”的羽调式。《刘老根》主题歌《圆梦》采用七声清乐徵调式,并在其中加入东北二人转的音乐元素,使音乐听起来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这种中国民族音调带来的情感冲击力直抵人心,因为它是中国人骨子里固有的民族基因。

  混用——博采众长

  由于影视作品的题材和形式丰富多样,内容和风格也各不相同,因此,为了配合各种影视作品的实际需要,影视音乐也应多元而富有新意。应该说,影视音乐所采用的样式和形态几乎没有任何限定,比如交响乐、民族管弦乐、室内乐、器乐独奏、协奏、合唱、重唱等表演形式;再比如古典乐派、浪漫乐派、印象派、先锋派等音乐风格;还有对比、模进、倒影、变奏、卡农、复调等音乐手法。优秀的影视音乐就应该是不满足于现状、不停留于表面,从多种音乐的血液中汲取精华,形成独具个性的音乐语言,“随”用于不同题材和多样化风格的影视作品之中。比如,电影《十月围城》,作曲家金培达使用了蒙古族的“呼麦”,这本来是蒙古族一种古老的歌唱方式,一人在演唱时能同时发出两个高低不同的声音,也叫“蒙古喉音”。影片用这种喉底发出的声音来表现死亡的气息和威胁。作曲家“绕过了这种声音的民族背景,选取了声音本身对人产生的色彩冲击。”所以,音乐是不应该被割裂开的,无论是西洋的、民族的、古典的,还是现代的,都可以取其精华,为我所用。

  影视艺术作为现代西方科技文明的产物,长期以来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当代影视作品正在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改变着人们的思想意识、生活方式和审美情趣。我国的影视作品若不能以博大的中华传统文化和鲜明的民族风格屹立于世界影视之林,将被淹没于世界影视的汪洋之中,最终被同化于无形。而音乐具有的民族特性可以为影视作品传达出独特的民族气质和文化内涵。因此,我们的影视音乐要充分调动民族音乐元素,不拘一格,博采众长,将民族与世界共融,创造出具有中华文化特色和民族气韵的影视音乐佳作。(刘兴云)

    相关热词搜索:当代 影视音乐 民族气质

上一篇:《曾经》 用音乐治愈心灵
下一篇:舒伯特:漂泊者与自然神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