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2013-08-22 09:30:59   来源:新京报    点击:

从英国逍遥音乐节到意大利维罗纳歌剧节,从瑞士韦尔毕耶音乐节到奥地利萨尔茨堡音乐节,世界各大剧院、音乐节在这一口号下相继推出意大利歌剧大师朱塞佩·威尔第诞辰200周年纪念演出。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1913年,威尔第诞辰100周年之际,米兰斯卡拉剧院推出的纪念海报。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1874年威尔第指挥《安魂曲》,这部作品是他纪念意大利小说家、诗人曼佐尼而写的。
 
  今年,“威尔第万岁!(Viva VERDI)”的口号再次响遍全球。
 
  从英国逍遥音乐节到意大利维罗纳歌剧节,从瑞士韦尔毕耶音乐节到奥地利萨尔茨堡音乐节,世界各大剧院、音乐节在这一口号下相继推出意大利歌剧大师朱塞佩·威尔第诞辰200周年纪念演出。今年,中国国家大剧院也陆续推出一系列纪念演出:4月《奥赛罗》开启了序幕;5月《纳布科》是多明戈在中国的歌剧首秀;今明两晚,24首经典唱段将在威尔第“折子戏”音乐会上唱响;9月将再开《假面舞会》。
 
  今明两晚,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折子戏”音乐会将在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上演。这场音乐会以“折子戏”的形式,全面介绍威尔第的艺术成就。和慧、莫华伦等国内外13位歌唱家将相继登场,演绎威尔第10部重要作品的24首经典选段。
 
  7部作品首次演出
 
  这台音乐会由国际知名导演乌戈·德·安纳执导,曲目也囊括了威尔第一生创作的精华,10部作品中《安魂曲》、《麦克白》、《唐·卡洛》、《游吟诗人》、《命运之力》、《西西里晚祷》和《法斯塔夫》等7部作品都是在国家大剧院首次演出。本场音乐会的灯光设计韦尼乔·凯利和多媒体设计塞尔乔·梅塔里与国家大剧院合作过《假面舞会》和《罗恩格林》,此次简约巧妙的舞美呈现就出自他们之手。
 
  张国立跨界演出
 
  为让观众对每首曲目有更充分的了解,导演乌戈·德·安纳在每首咏叹调开始前,特意安排了一位戏剧演员串场,以精要的语言介绍曲目与情节背景,这位戏剧演员正是张国立。此次音乐会,张国立要在导演的安排下完成许多戏剧表演。对于首次参与歌剧演出,张国立表示,“我通过乌戈导演给我的脚本,了解了威尔第的一生,在演出中,我不仅仅是‘旁白’,还是整场演出的灵魂”。
 
  在昨天的彩排中,记者看到在《麦克白》中,麦克白夫人的咏叹调《野心勃勃的灵魂》响起前,张国立会将象征“圣旨”的信交给麦克白夫人,而后两人还有一段简短的表演。而在《茶花女》中,张国立会在一场舞蹈后与女演员们有一场对手戏。
 
  纪录
 
  根据歌剧数据库Operabase统计,2008年到2012年世界各地常演歌剧剧目前50部中,威尔第占据了10个名额,是拥有最多常演剧目的作曲家。
 
  排名列表
 
  1 《茶花女》
 
  9 《弄臣》
 
  12 《阿依达》
 
  18 《纳布科》
 
  20 《游吟诗人》
 
  24 《假面舞会》
 
  25 《奥赛罗》
 
  27 《麦克白》
 
  32 《法斯塔夫》
 
  43 《唐·卡洛》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威尔第诞辰200周年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威尔第第一任妻子玛格丽特·巴列兹画像,曾随威尔第学习钢琴,1840年去世。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1893年2月,《法斯塔夫》首演时,意大利一家杂志所做的特刊封面。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1853年3月6日《茶花女》在威尼斯凤凰剧院首演时的节目单。
 
  听遍威尔第 感受他生命的乐章
  威尔第第二任妻子朱塞皮娜·斯特雷波尼画像,手里翻着《纳布科》的曲谱,首演女主角正是她。
 
  1813年10月10日,一个期待已久的婴儿出生在意大利布塞托附近一个小村庄,他的母亲是婚后9年才怀上他。他出生时正值战争,出生地是法国控制区,因此被取了法国名字,尽管如此,更多的人还是叫他的意大利名字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日后,他在歌剧方面的才华,让他与同年出生的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并称为19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两位歌剧大师。他一生写过30部歌剧和多首宗教歌曲。1901年1月27日,威尔第与世长辞。去世一个月,按照遗愿,他和第二任妻子的灵柩迁往他生前纪念亡妻所建的休憩之地,成百上千的民众在托斯卡尼尼的指挥下合唱《飞吧,思想,乘着金色的翅膀》送别这位大师。
 
  贵人
 
  威尔第生命中有好几个贵人,但是最重要的是安东尼·巴列兹(Antonio Barezzi)。巴列兹是意大利商人、音乐爱好者,威尔第的第一次公开表演就是1830年在巴列兹家中。巴列兹资助威尔第去米兰实现音乐抱负,还邀请威尔第担任女儿玛格丽特(Margherita Barezzi)的音乐老师,玛格丽特日后成为了威尔第第一任妻子。
 
  High C
 
  威尔第在男高音咏叹调中较少写到High C,因为他认为在观众面前演唱high C,当这个音符出现之前或之后,演员都会分心。尽管如此,在《耶路撒冷》里为男高音吉尔伯特·杜普雷(Gilbert Duprez),以及在《命运之力》里为男高音恩里克·坦贝利克(Enrico Tamberlik)写过High C。而我们常听到《游吟诗人》里咏叹调“柴堆上火焰熊熊”中反复出现的High C,威尔第的原稿中并未写到。
 
  死亡
 
  身边人的死亡,曾让威尔第陷入悲痛。他创作第一部歌剧作品《奥贝托》期间,两个孩子夭折了,没多久第一任妻子玛格丽特·巴列兹也于1840年去世了。陷入绝望的威尔第发誓放弃作曲。斯卡拉的经理梅勒里(Bartolomeo Merelli)劝说威尔第写《纳布科》,该剧1842年首演,使得威尔第声名大振。威尔第第二任妻子朱塞皮娜·斯特雷波尼1897年去世后,他就再也没写过歌剧作品,只写了四首宗教歌曲。
 
  绝笔
 
  《法斯塔夫》(Falstaff)是威尔第最后一部歌剧作品,也是喜歌剧艺术巅峰之作之一。在《奥赛罗》之后,他一直想把莎翁的《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写成歌剧。但是由于过去有喜歌剧失败的惨痛经验,他踌躇不前,直到年轻的剧作家朋友包益多(Arrigo Boito)说服并鼓舞了他,才诞生了《法斯塔夫》。这部歌剧是以谱写“世界原是个笑话”作为终结。
 
  歌曲
 
  除了歌剧,威尔第还写过宗教歌曲,其中安魂弥撒曲之一的“Libera Me”是为纪念作曲家罗西尼而参与谱写安魂曲弥撒的曲名。1869年谱曲完成了,但是最后一分钟被取消了,没有收录在纪念辑中,威尔第责怪这个项目的指挥Angelo Mariani不够上心。五年后,威尔第将其用在纪念意大利小说家、诗人曼佐尼(Alessandro Manzoni)的《安魂曲》中。在曼佐尼逝世一周年(1874年)之际,《安魂曲》在圣马尔科大教堂演奏,威尔第亲自指挥。
 
  莎翁
 
  威尔第有“莎士比亚情结”,以莎士比亚戏剧为素材就写了3部歌剧,包括《麦克白》、《奥赛罗》和《法斯塔夫》。在写《奥赛罗》之前,威尔第距离上一部《阿依达》完成,已经有16年没动笔写歌剧了。他的出版商朱里奥·里科尔迪(Giulio Ricordi)以及指挥家——作曲家佛朗哥·法齐奥(Franco Faccio)“密谋”劝说声称“退休”的威尔第再次出山。一次宴会,他们故意将话题引向了莎士比亚的《奥赛罗》以及词作者阿里戈·博伊托(Arrigo Boito)想要写这部剧的歌词。几天后,博伊托就被带去见了威尔第。虽然威尔第坚称自己从《阿依达》后就不再写歌剧了,但是他还是相信博伊托的能力,因为他们合作改写过《西蒙·波卡涅拉》。
 
  统一
 
  《纳布科》中希伯来人的合唱《飞吧,思想,乘着金色的翅膀》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米兰演出时,意大利大部分领土处于奥地利人控制下,观众被歌声中被驱逐的奴隶哀悼失去的故土而感同身受,要求返场时再唱一遍。当时返场是被禁止的,因此这一举动被赋予重大意义。也有人提出过不同观点,认为当时返场时演唱的是一首犹太奴隶感谢上帝拯救的歌曲。1861年意大利统一后,威尔第早期很多歌剧都被重新解读,认为是“统一”作品,暗含了革命信息。“威尔第万岁”(Viva VERDI)的口号源自1859年,“威尔第”是个双关语,VERDI正是意大利国王维克托·艾曼努尔的缩略语。
 
  伙伴
 
  意大利歌剧词作者范切斯科·玛利亚·皮亚威(Francesco Maria Piave),与威尔第合作过10部作品,包括《麦克白》《弄臣》《茶花女》等。皮亚威还是威尼斯凤凰剧院和米兰斯卡拉剧院的驻院诗人和舞台经理。他丰富的舞台管理经验和作为一个磋商者的技巧,使得他与威尔第能合作很多年。
 
  当《弄臣》受到威尼斯审查时,威尔第曾写信给皮亚威称:“就算把威尼斯折腾个底朝天也要让审查官通过这个主题。”
 
  第一
 
  根据歌剧数据库Operabase2012年统计,《茶花女》排名最常演的歌剧第一名。《茶花女》首演于1853年3月6日的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昨晚《茶花女》失败了。是我的错误还是演员的错误?时间会回答。”这封写给他的朋友意大利作曲家、指挥和声乐老师Donnino Emanuele Muzio的信,成了威尔第最有名的一封信。因为剧院的要求,《茶花女》主角由女高音范妮·萨尔维尼-多那特利(Fanny Salvini-Donatelli)出演,而当时已38岁的女高音,也比较肥胖,要演年轻的瓦莱丽不具说服力。
 
  挚爱
 
  第一任妻子玛格丽特·巴列兹去世后,19世纪40年代中期,威尔第和女高音朱塞皮娜·斯特雷波尼(Giuseppina Strepponi)传出绯闻。他们同居的新闻曾是轰动一时的丑闻。尽管如此,威尔第还是和斯特雷波尼于1859年8月29日结婚了。
 
  很多人认为,威尔第早期的成功与她分不开。被威尔第称为“艺术生涯开始”的《纳布科》就是由斯特雷波尼出演女主角。斯特雷波尼去世后,威尔第为了纪念她,在米兰设立了一个专为退休音乐家所设立的休憩之所。威尔第逝世后,葬于此地。
 
  对手
 
  威尔第与另一位歌剧大师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同年出生,又是两种不同音乐风格的引领者,看上去两人应该彼此憎恨。他们从没有见过面。威尔第很少评论瓦格纳和瓦格纳的音乐,也没什么好话,威尔第曾写道:“他总是没必要地选择一条没人走的路,尝试飞往的那条路,是一个理性的人能走得更好的路。”但是威尔第在听到瓦格纳去世的消息时,还是发出了哀叹:“悲伤,悲伤,悲伤。一个将永留艺术史最具影响力的名字。”而瓦格纳对威尔第的评论,只有一条非常有名,就是瓦格纳听完威尔第的《安魂曲》后,称“我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相关热词搜索:威尔第 英国逍遥音乐节 意大利维罗纳歌剧

上一篇:《长征组歌》送他远行
下一篇:威尔第——他们心中的歌剧无冕之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