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音乐超人瓦格纳
2013-08-30 09:05:35   来源:南方都市报   点击:

今年是作曲家瓦格纳和威尔第诞辰200周年,二位都是西方文化历史上的巨匠,世界各地少不了隆重纪念。在歌剧的历史上,威尔第和瓦格纳无疑站在至高的巅峰,至今尚无比肩者。相较威尔第的音乐,国人知晓瓦格纳是不多的,往往都是知其名多于知其乐。

  今年是作曲家瓦格纳和威尔第诞辰200周年,二位都是西方文化历史上的巨匠,世界各地少不了隆重纪念。在歌剧的历史上,威尔第和瓦格纳无疑站在至高的巅峰,至今尚无比肩者。相较威尔第的音乐,国人知晓瓦格纳是不多的,往往都是知其名多于知其乐。一般的音乐爱好者,很少人知道他除《婚礼进行曲》、《飞驰的女武神》之外的音乐旋律。就是资深的歌剧爱好者,也不见得知道更多瓦格纳的音乐,往往都是敬而畏之。瓦格纳的历史功勋如此特殊,却不为大多数的乐迷所知,似乎令人费解。他到底写的是什么样的音乐,令一部分人如此痴迷,而又令一部分人如此敬畏?
 
  如果你第一次接触他的歌剧音乐,可能不会喜欢它,但一定会感到一种特别的感染力,甚至会为之震撼。是的,瓦格纳音乐所散发的感染力是无以伦比的,你简直无法躲避它,这在他之前的音乐家中是难以想象的。他的音乐不会像听莫扎特、海顿的音乐那样让你舒服,让你愉悦,而是完全出乎你意外地向你扑来,具有震慑人心的力量,又甚或像一把利剑直接刺入你的心灵。这样的音乐,你即使不喜欢,也会印象深刻。但是,要进入他的音乐中徜徉,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因为他的音乐中有着太多的刺耳的和弦,有着太多调性的游离和结构上的散漫。就像作曲家本人的那副尊容,不是第一时间吸引你的面孔。
 
  有人说,瓦格纳的音乐中有着一种类似“毒药”一样的东西,会让人着迷,欲罢不能。此说没有夸张,在一些瓦格纳崇拜者当中屡屡应验,因为他们一旦被瓦格纳的音乐击中,就会被拽入他用音乐所构筑的神话般世界当中。他的音乐时而令人悲伤,时而令人狂喜,神秘和美感俱在,浪漫主义音乐的极致追求莫过如此。而听他的音乐,往往还不是单纯的音响在作用于人们的耳朵,它要求你全身心投入,要你通过感性拽动理性的参与,甚至达至形而上的思想共鸣。所以,他的音乐容易说着说着就有点玄乎了,一般的音乐爱好者显然并不希望听个音乐还这么费劲。是的,就算是在感性的层面上,瓦格纳的音乐也会让你喘不过气来,他那无穷动的音乐旋律不太允许你在听他的音乐的时候偷懒,更不能当成背景音乐充耳不闻,漫不经心。虽然他在结构上也有一定的大体布局,但却没有明确的曲式,音乐语言有着太多的主导动机运用,就像漫天飞舞的女武神战马,让人“耳”不暇接。听完他的一部歌剧,需要极强的听觉意志支撑,或者说需要具备像他一样的一种音乐的“智力”,不然你是无法完整听完整部作品。当然,瓦格纳迷就另当别论了,他们所关注的并非仅仅是音乐本身。
 
  如果我们想在音乐中享受单纯的愉悦和欢乐,想随着音乐的律动投入美好的情感,那就不要在瓦格纳的音乐中有太多的奢望,因为瓦格纳的音乐不给你那样的自由,他试图让你去听懂他的音乐,他的音乐语言包含太多、全面的整体叙述,太多音响之外的企图,需要感性的同时,更需要理智,需要形而上的精神升华。神话,死亡,爱,恐惧,肉欲等,是他音乐中的关键词。如果这些没法引起你的注意和兴趣,瓦格纳的音乐就只能是一堆对你而言毫无意义的、带有神经质般鸣响着的杂音。
 
  传统的歌剧创作,一般由剧作家提供脚本,作曲家再进行谱曲。而且还有一个现象,作曲家和剧本作家常常形成比较固定的搭档,譬如莫扎特和达蓬特,威尔第和皮亚韦,他们之间可谓珠联璧合,成为美谈。而瓦格纳却很是另类,他显然不太信任脚本作家,不是说他怕别人的脚本不够优秀,而是担心别人的脚本影响他的音乐戏剧的质量。于是,他总是亲自操刀撰写剧本,先是将剧本改写成散文,再形成韵文歌词,然后谱曲。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歌唱在押韵方面达到与管弦乐的契合。这在歌剧创作中绝无仅有,除了符合了整体艺术的主张之外,可能跟他特立独行的性格有关。怪不得尼采说他除了他自己,是不信任任何事物的。他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这也包括他屡屡发生的感情事件。也许有人会批评他的做法是个人秀,是他刻意标榜自我的行为艺术。但这就是瓦格纳,他的乖戾个性本身就是艺术的内容。
 
  他的乐剧算是音乐史上最成功的歌剧改革,在和当时以汉斯立克为首的那股保守音乐势力的论争也是完胜。可在对他的音乐评价上,分歧一直存在。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对他的音乐大不以为然的大有人在,一是对于这种怪异音乐语言的不适应,二是不能理解他的音乐中所要诉诸感性的理性精神。他的音乐长期饱受一些评论家的炮轰,言辞甚是激烈。柴可夫斯基说他的音乐是毫无关联的“万花筒”,音乐史学家朗格则毫不客气地批评道:“(将一群主导动机)无情地运用在歌剧中,损害了人生的以及戏剧的本身,违反了歌剧的精神。瓦格纳的综合艺术品在原则上是一种失败。”连罗西尼这样的歌剧大师对他的音乐也曾不屑一顾,就是他的很多热情支持者也未必能真正喜欢和理解他的音乐,他就曾经感叹李斯特不能理解他的音乐。然而,激烈的批评并没有影响瓦格纳的流行,并没有影响乐迷对他的膜拜,威尔第、普契尼、柴可夫斯基后期的歌剧很难说没有瓦格纳影子的诡秘出现。
 
  瓦格纳在生命最后日子里仍然指挥歌剧的演出,生命止于歌剧,对于一位执着追求艺术的人,是何其大幸!他是批评者,对巴黎的奢华和社会不公提出尖锐的批判,并将笔触对准腐朽虚伪的保守艺术观念;他是改革者,创造性地将舞台艺术引向一个无人能及的神话境地;他是预言家,给未来的艺术把脉,以一己之力推动了音乐历史的现代进程。而这些,他都做得那么彻底和成功,那么惊世骇俗。
 
  瓦格纳,他是音乐历史上的超人。(麦琼,音乐学者,现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
    相关热词搜索:瓦格纳 威尔第 婚礼进行曲

上一篇:安娜·涅特里布科自选歌曲纪念威尔第
下一篇:中国三大男高音广州演出 获赞真正“民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