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府经典 > 正文

“百变”与寂寞:梅艳芳的舞台人生(上)
2013-12-26 11:14:53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点击:

红馆的最后8场演唱会,是梅艳芳的告别,她用生命最后的力气,为自己的传奇画上句号。《夕阳之歌》压轴,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白色婚纱,吟唱徐行,“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舞台上搭出阶梯,她独自提起婚纱往上走,到尽头,转身、挥手,华美又孤清。

  “尽显光华”

  红磡体育馆1983年落成,在里面首开个唱的歌手是许冠杰,3场爆满。彼时的梅艳芳还是娱乐圈新人,刚拿到TVB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出了半张唱片,6首歌。不过3年,梅艳芳就登上了红馆的万人舞台,而且一唱15场,创下了新人歌手首开个唱的纪录,也是当年的红馆记录。后来刷新纪录的除了谭咏麟和张国荣,就是她自己,从28场到30场,风光无限。

“百变”与寂寞:梅艳芳的舞台人生

  2003年11月6日,“梅艳芳经典金曲演唱会”在香港红馆举行。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白色婚纱演唱《夕阳之歌》

  梅艳芳的首场个唱原定于1986年1月3日,筹备工作提前3个月开始。刘培基受时任华星唱片总经理苏孝良之托,接下了幕后重任,负责梅艳芳的形象设计和服装,并构思为演唱会预热的新唱片封套和演唱会广告海报。刘培基原本只是服装设计师,却跟娱乐圈结下不解之缘,80年代初从英国重回香港发展,在参与设计《赤色梅艳芳》和《飞跃舞台》两张梅艳芳个人唱片封套后,被苏孝良看中,成为华星唱片的形象指导。

  演唱会定名为《梅艳芳尽显光华》,广告海报拍了两个版本,一张是梅艳芳的腿部特写,穿着镶钻的高跟鞋,斜伸出一条长腿,踩着一只镶钻的话筒;一张是手部特写,珠光宝气地握着话筒,不过,这只手是她姐姐梅爱芳的。当初拍的时候,“光是打灯已经花了两个钟头”,收工后,合作的设计师陈幼坚突然意识到漏拍了梅艳芳的手——举手投足,尽显光华。为了不影响梅艳芳的工作档期,就找了梅爱芳来帮忙。两个版本的广告同一天推出,都是报纸头版的整版广告位。

  一个新人首开个唱,海报上却没有她的模样,真的可以吗?即便很信任刘培基,苏孝良心中也有些疑问,刘培基的回答很笃定:“如果加场,值得庆祝,便刊登有她样子的广告,这样才显得矜贵。”广告打出去,起初只发售4场门票,没想到迅速告磬。于是华星立刻加场,广告也换上了梅艳芳穿着华丽晚装的海报。场次一再增加,直至创下纪录的15场,门票全部抢光。刘培基回忆,“加至档期再无可加,唯有尽量把搭建舞台的时间缩短,提前在1985年的大除夕开锣”。

  演唱会的监制是吴慧萍,负责整个流程,她在无线制作过许多精彩的音乐节目。刘培基与吴慧萍的组合,几乎就是1983年许冠杰红馆演唱会的翻版,当年也是苏孝良邀请刘培基来设计舞台服装。从吴慧萍那里,刘培基学到了很多,他说:“她令我领略到做演唱会的台、灯、音与服装结合的重要性,衣服无需钉上太多闪亮亮的东西,同样可以达到聚焦效果。我们一起开会,讨论整晚流程,歌曲编排与每个细节,每部分有多少时间让歌手换衣服,当我决定衣服的颜色后,再与灯光配合。”“我遇上最好的团队,大家都处于最佳状态,不是金钱着眼,而是全心全意共同做好一件事。”

  等到梅艳芳的首场个唱,刘培基第一时间就选定了吴慧萍做监制。“演唱会的第一场工作会议,在苏孝良家里进行,我正式介绍梅艳芳认识了吴慧萍。”面对以工作态度严谨行内有名的吴慧萍,梅艳芳下意识的反应,是挤到刘培基的单人沙发里一起坐,这让刘培基感叹,“说到底她也是个新人,难免有点怯生生的”。只不过,真的站到红馆的舞台上,万人瞩目,梅艳芳反而很镇定,刘培基评价说:“她已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镇定得一点也不像新人。”“她可以演绎任何歌曲,可以驾驭任何衣服。”

  演唱会的重头戏,是一件钉满大颗闪石的晚装,为了搭配自己设计的这件礼服,刘培基专程从纽约有名的水晶店订购了一批水晶手链,所有的一切不惜成本,都是为了让梅艳芳“尽显光华”。15场演唱会结束,刘培基找华星唱片申请了另一笔广告预算,再次刊登头版广告,给梅艳芳“造势”,照片上的梅艳芳穿着那件闪石礼服,而刘培基想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是梅艳芳亲自手写的“多谢”二字。刘培基回忆说:“我要求阿梅亲手写,她的字写得不好,其实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但我还是用了她的字,因为这代表了诚意,是真实的梅艳芳,她是捱出来的。”

    相关热词搜索:百变 寂寞 梅艳芳 红馆 夕阳之歌

上一篇:寻回远去的侗族大歌
下一篇:“百变”与寂寞:梅艳芳的舞台人生(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