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挥五弦 目送归鸿——怀念恩师古琴家关崇煌先生
2012-10-31 16:23:43   来源:中国古曲网   点击:

恩师关崇煌出生于北京一个音乐世家,满族,清末驻藏大臣枯雅尔·讷钦嫡曾孙。父亲关仲航是我国著名的古琴演奏家,九嶷派主要传人之一。先生自幼随父亲习琴,在父亲的亲自教导下,得其真传……

  先生终于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在农历新年来临前驾鹤仙去。他走得那样匆匆,又那样安详。

  恩师关崇煌出生于北京一个音乐世家,满族,清末驻藏大臣枯雅尔·讷钦嫡曾孙。父亲关仲航是我国著名的古琴演奏家,九嶷派主要传人之一。先生自幼随父亲习琴,在父亲的亲自教导下,得其真传。研习古琴之余,先生还分别师从琵琶大师李廷松先生和著名古筝演奏家周西文先生系统地学习琵琶和古筝演奏。北京古琴研究会成立后,先生于1954年加入琴会,积极参加琴会举办的各项活动,曾随琴会的古琴演奏家们同到中南海为中央领导演奏。每每言及当年农历七月十五在北海公园举办的水上音乐会壮观场面,先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常会拿出当时演出的节目单,一一介绍与自己一同参加演奏的那些著名的老艺术家们。

  1956年,先生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来到贵州,成为贵州省花灯剧团的第一代成员。从北京初到贵州,尽管条件艰苦,生活不便,但先生始终保持高昂的热情和乐观的生活态度,在乐团演奏琵琶和古筝的同时,潜心研习古琴。艰难岁月里,他以其精湛的琵琶和古筝演奏技艺,随贵州省花灯剧团的乐队奏响在贵州的山山水水,寂寞地走在父亲为之奋斗一生的古琴事业道路上,将古琴艺术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和追求。

  退休后,关崇煌先生坚持从事古琴演奏和教学工作,培养了近百名学生。他勇挑重担,在贵阳创办了九嶷琴社,收集父亲关仲航先生的录音资料,整理具有九嶷派代表性曲目的曲谱,研究和传授古琴艺术,培养了众多弟子。弟子中,既有八九岁的少年儿童,也有年逾古稀的老人;既有中小学生,也有大学生、博士生;有音乐教师、机关干部,也有社会工作者。真正一个百花齐放的艺术大花园。先生还参与共同创办了“播州古琴会”,开展一系列古琴演奏、雅集和交流活动,积极传播古琴艺术。

  先生一派儒雅之气。初识先生者,见其鹤颜童色,难以相信面前竟是年已古稀的老人。初闻其琴声,即刻被带入宁静致远的境界。先生人品高尚,淡漠名利,十分注重自身修养。在名家荟萃的全国古琴大会上,先生为了让弟子获得锻炼的机会,放弃大会安排的演奏,让随同参会的弟子登台演奏。在教学中,全国许多结识他的斫琴人,希望他向学生推荐自己所斫的琴。先生无论亲疏远近,一律坚持以琴论质的客观标准,绝不碍于情面而将不好的琴推介给学生,不怕得罪于人。谈及当年先生父亲因为收藏家王世襄喜爱而将所珍藏的价值逾百多万元的古琴相赠之事时,先生显得那么恬静淡然。

  先生教学要求很严,无论从演奏的坐姿、表情、指法,到对琴曲的理解,风格的把握,音准,节奏等,都要求一一到位。他的学生参加亚洲青少年民族乐器演奏邀请赛,兴奋地捧回古琴一等奖和优秀园丁奖时,先生告诫弟子“还差得远呢”。他时常教育弟子,既要认真学习领会九嶷派古琴艺术的演奏特点,又不能为门派所制约,不要有门派之见,要善于吸取各家之长“这样才能使古琴这门古老的艺术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先生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他积极投身于古琴事业,参加全国各种古琴交流活动,与当今古琴名家深入交流,以博采各家之长。听过他演奏的专家,无不称赞他深得九嶷派风格严谨,节奏精准,注重“吟猱淖注”之特点,更兼收技法规整,苍劲坚实,清微淡远,意蕴悠长之风格。

  先生多才多艺。他不仅谙熟音律,琴艺高超,弹得一手好琵琶、古筝,也擅调音、布置灯光,爱好中国古典文化,更喜欢自己动手制作小电器等。记得当年电视还是远未普及的奢侈品时,先生硬是自己买些配件,东拼西凑组装了部小电视,一下子,家里成了热闹的电影院。先生时尚不守旧,经常拿出些连我这个晚辈都没弄懂的电子产品,告诉我这个怎么用,那个有什么功能。在我眼里,他的琴房是个宝藏无尽的博物馆,总会在你不经意间发现许多奇珍妙品。先生每每新添置一项小东西,总要那出来与我分享,甚至为我准备一份,我也如此。于是乎,时间长了,我的书房也越来越像先生的琴房了,好多东西总是先生和我各置一件。现在看着这些物品,悲欣交集!

  先生不仅琴艺精湛,且人格高尚。他那样谦和,那样友善,那样诚恳真实,爱世间一切。凡与他相识相知的每一个人,无不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和打动。我时常想,用一个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先生才贴切呢。很难,先生的魅力光彩四射,却又如春雨润物那样细无声息。

  我始终不能相信先生已经离去。每个夜里,我都会醒来,回想起与先生相识、相交、相处的一幕幕。他的亲善,他的和蔼,他的宽容,他的儒雅,淡泊名利,令我抑止。琴,是将我和先生连接的媒介,但事实上,让我们融为一体的,是先生伟大高尚的人格,那深深吸引我,无法忘却的,是他内心深处纯美的甘泉。在这个繁杂的世界,因为有了先生,我的内心不再孤独,我这个人不再茫然,时刻感到心灵的滋润。

  他常对我说,我们是师徒,也是朋友,忘年之交。他那样重我,疼我,爱我,让我越发悔恨没有更好地珍惜那些与他在一起的日子。他琴艺精湛,音韵优美,儒雅大度,却每每谦和低调,令琴界敬仰。斫琴大师王鹏先生得知先生去世消息,叹言“当今古琴界,像关先生这样品格高尚的人真是不多啊,他的离去,是琴界的一大损失”。中国琴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著名古琴教育家杨青先生更是赞之为“中国古琴母亲的优秀儿子”,赋诗“数年风雨飘摇过,矢志不改为琴鸣。荒芜琴业坎坷道,艰辛探路为后生。晚辈喜踏丝桐路,恩师力竭竟先行。一代贤师铸伟业,满门忠良续大成。关山崇岭辉煌业,两贵之都九嶷声。”中国琴会会长,著名古琴家龚一先生对关先生及其父亲关仲航老先生父子两代琴家的人品赞赏不已……

  他在世时,是我的良师益友,心灵的源泉;他离去了,依然点亮一盏明灯,树立一座丰碑,给我方向和力量,助我勇气,让我知道怎样操琴,怎样待人,怎样面对人生。

  在告别先生灵柩那一刻,众弟子抚琴送恩师。手挥五弦,目送归鸿,先生安息。
    相关热词搜索:五弦 目送 归鸿 怀念 恩师 古琴家 关崇煌

上一篇:古琴养生观与乐医同构思维
下一篇:上音敦煌筝乐团在宁“飞花点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