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伤愈后奉献迟到的独奏会

马晓晖:一直“在路上”
2013-01-14 15:53:13   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

马晓晖认为,世界乐坛的各种独奏乐器,论演奏的技术层面都已经登峰造极,还能够比拼并涌现出大家的,就是个性标志,就是艺术中人文性、灵性的释放。


 
  “这是一场迟到的音乐会,却是我‘重生’后的第一次正式演出,我感谢每一位为此守候了一个季度的观众。 ”著名二胡演奏家马晓晖昨天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时,对1月27日的个人独奏音乐会慨由心生。这台本该于去年9月下旬举行的演出,因为一场意外而不得不取消。而这场意外,一度成为马晓晖舞台生命的“危机时刻”。
 
  事出偶然。去年8月应德国石荷州国际艺术节邀请举办个人专场后,马晓晖在走向剧场外石子路时意外摔倒,身体重心落在了她扭住的右手上。德国医院的骨科医生诊断她的伤情为小指多节粉碎性骨折,就算恢复,恐怕也很难再拉琴。 “二胡是我的生命,请无论如何给我最稳妥的挽救! ”马晓晖心痛之余,依然保持着一份坚毅,德国医生被她话语中对音乐的那份执着打动了。在精细的手术中,德方用最先进的指外定位法,硬是把碎骨一节一节严丝合缝地固定上;回到上海,马晓晖又在华山医院完成了后续治疗。这期间,马晓晖一天也没有想过会“退出”,她坚持用各种轻揉按摩来维护伤外区域的功能,一天也没有懈怠。
 
  当时,上海音乐厅只得告知观众9月的演出取消了。可不少人却坚持不换不退,表示“我们可以等,等到她能再次回到舞台演出”。从剧场方得到这样的消息,马晓晖感动极了。彼时,她“松绑”后的右手,小指、中指都难以弯曲。去年年底前,香港百利唱片百年庆典邀她演出。因推托不了对方一再的请求,她转用手臂不同的高度和弯曲角度,来弥补右手手指尚未完全恢复的功能。一曲自己创作的“弦之恋”丝毫没有让台下观众发觉异样……
 
  受伤之后的深思,催发了马晓晖的二胡演奏之路的“重生”。27日的这一次正式回归,马晓晖将再携二胡“上路”。近日的康复性练琴,马晓晖惊讶地发现,不但右手功能恢复,断成几截的小指竟然灵活度更甚从前。在好友们的激励下,这台演出干脆定名“在路上”。届时,她将用二胡与人声《欢乐相聚》、二胡与钢琴及双大提琴《巴赫组曲》、小中胡与钢琴《二泉映月》、二胡高胡和钢琴大鼓《梨花颂,霸王别姬——夜深沉》、二胡与吉他《绿袖子》等贯通古今、中外的曲目,跟观众用两根弦交心谈话。“说说我15年来,用中国的这两根弦游走世界,碰撞各国不同音乐文化的古典与现代、民族与时尚元素的点滴心得。 ”
 
  马晓晖认为,世界乐坛的各种独奏乐器,论演奏的技术层面都已经登峰造极,还能够比拼并涌现出大家的,就是个性标志,就是艺术中人文性、灵性的释放。 “我们要背靠中国文化的大山,知道它的源头,也能打通它跟其他文化的关系。为此,我将一直在路上。 ”(记者 伍斌)
    相关热词搜索:马晓晖 迟到的独奏会

上一篇:民乐国际赛成系列
下一篇:百年胡琴老店之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