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之戏 音响齐发
2013-08-19 13:47: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点击:

中古时期的歌舞音乐再一次展示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在世界各国歌舞中具有独树一帜的风貌。中国器乐文化在西域乐器和华夏旧器两种不同地域文化融合中“凤凰涅槃” ,在烈火中重生的中国器乐以更加开放性的姿态立于世界民族音乐文化之林而毫无愧色。

  中古时期的歌舞音乐再一次展示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在世界各国歌舞中具有独树一帜的风貌。中国器乐文化在西域乐器和华夏旧器两种不同地域文化融合中“凤凰涅槃” ,在烈火中重生的中国器乐以更加开放性的姿态立于世界民族音乐文化之林而毫无愧色。
 
丝竹之戏 音响齐发
  五代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长卷中记录了“凝固”的音乐:三支横笛和两支筚篥的管乐演奏画面,另有一人打拍板。

  “丝竹乐”盛行于中古时期。经历了汉代“相和大曲” (常用乐器有节、笙、笛、琴、瑟、琵琶、筝7种,其中琵琶即阮,均为汉族乐器) 、魏晋时期的“清商大曲” (常用乐器有钟、磬、琴、瑟、击琴、琵琶、箜篌、筑、筝、节鼓、笙、笛、箫、篪、埙等15种,依然为汉族乐器,享有“华夏正声”美名)和唐代“燕乐大曲” (包括“龟兹乐” 、 “西凉乐” 、 “清商乐” 3种不同风格音乐及其乐器组合)三个阶段。中国器乐形式由单一汉族乐器衍变为和西域乐器争奇斗艳、各显神通的时代。乐器是音乐演奏的器具,器乐是乐器演奏的音乐,两者互为表里。从汉代“相和歌”的“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到唐玄宗在梨园的“丝竹之戏,音响齐发” ,中古时期的“丝竹乐”色彩缤纷,魅力无穷,各怀绝技,引人入胜。
 
  唐朝是中国歌舞音乐的黄金时代,西域歌舞已经渗透到社会每一个角落,各民族歌舞荟萃中原,缔造了中国音乐的多元化时代。这样一种文化高度发展的盛况,具有一种全方位性质。唐朝全国人口最多时为5000万人,诗歌、音乐、绘画、建筑、舞蹈、服饰、化妆各个领域的成就都超越了前代。在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疆域扩展、民族和睦诸多因素之外,唐朝统治者的音乐文化开放观念与其家族渊源有着密切关联。李唐王室的家世,与北朝的少数民族拓跋鲜卑有不少渊源,唐世祖独孤氏、唐高祖李渊的窦氏、唐太宗李世民的长孙氏都娶自鲜卑。因此,唐宗室的婚姻习俗、衣着装束甚至两性观念都具有鲜卑族遗风,对西域音乐的耽爱也有着家族渊源的基因。正如诗人元稹在《法曲》诗中所说:“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 《火凤》声沉多咽绝, 《春莺》啭罢长萧索。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 ”隐藏在文化现象深处是正是统治者的导向作用。马克思和恩格斯有一个著名论断:“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 ”精辟印证了“大唐帝国”在近三百年统治中对中国社会的开放性质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丝竹之戏 音响齐发
  画作《听琴图》乃徽宗赵佶自绘,他对宋代古琴艺术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唐朝常用乐器极为丰富,有琴、瑟、筑、笙、箫、篪、琵琶、五弦琵琶、箜篌、筚篥(管子) 、羌笛、羯鼓、鸡娄鼓、答腊鼓、腰鼓、毛员鼓、都昙鼓、钹等等。郭沫若曾说:中国乐器凡单音节词都是古老的本土乐器,双音节词都是历史上的外来乐器,这样的区分大致概括了乐器名称的特点。这些乐器或者用于独奏,或者以各种组合组成小型的“室内乐”形式和大型的合奏形式。独奏形式如前面引述的唐人诗句,唐朝诗人在大量诗作中将音乐凝固为优美的文字传之永恒,现代知识分子则多为“乐盲” ,归根结蒂,是一个时代的文化修养和艺术素质问题,相比之下,未免使今人汗颜。唐朝器乐合奏规模之大,令人震惊。 《旧唐书·音乐志》载:“玄宗又于听政之暇,教太常乐工子弟三百人为丝竹之戏,音响齐发,有一声误,玄宗必觉而正之。 ”唐玄宗(712年—756年在位)具有多方面音乐才能,是盛唐音乐缔造者。他开创了我国大型器乐合奏形式,人数达300人之多,相当于今天欧洲三个管弦乐队的总和,实在难以想象。唐玄宗宠爱的宫廷歌手念奴歌唱时:“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 ” (元稹《连昌宫词》 )由25人吹笛或筚篥为她歌唱伴奏,使声乐器乐追逐交响。 《杨太真外传》载: “时新丰初进女伶谢阿蛮,善舞。上与妃子钟念,因而受焉。就按于清元小殿,宁王吹玉笛,上羯鼓,妃琵琶,马仙期方响,李龟年筚篥,张野狐箜篌,贺怀智拍。自旦至午,欢洽异常。 ”这些都是唐玄宗时的“室内乐” ,在文献记载中可以得知唐朝器乐艺术之精美无与伦比。五代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长卷中有两个画面形象记录了“凝固”的音乐:前者是三支横笛和两支筚篥的管乐演奏画面,另有一人打拍板;后者是独奏琵琶。韩熙载为官宦巨富,投南唐后屡献国策不为后主李煜信用,反遭猜疑,以歌舞声色自娱。李煜派遣画家顾闳中和周文矩夜入府中探听虚实,画家将所见所闻画作连环长卷献给李煜。五代末期距唐玄宗时已有两个半世纪,器乐形式却依然保存着唐朝遗风,笛声的寥廓,觱篥的幽雅,加上拍板时断时续的拍击,可以想象这种乐器组合音色调配的典雅气质。琵琶是唐朝的时髦乐器,保留着外来琵琶横抱拨弹原生形态,在唐代形成我国琵琶艺术第一个高峰时期,唐诗中有许多出色描绘。韩熙载头戴黑色峨冠,斜坐榻上,满室宾客凝神屏息,侧耳聆听,演奏的精彩应丝毫不逊于白居易在船上听琵琶女弹奏的魅力。音乐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为抽象的艺术,音声奇妙,稍纵即逝,除了古谱和活态传承的民间音乐中能够保存较为真实的音乐本体外,诗歌与绘画则间接地以“音乐形象”让人如闻其声,如见其形。唐朝器乐文化有着贵族化的时代特色。我们对这一时期中国器乐面貌能够有更多了解,应该感谢唐代诗人和画家以高度音乐修养与鉴赏力在诗歌绘画中留下的信息形象。
 
  中古时期的歌舞音乐再一次展示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在世界各国歌舞中具有独树一帜的风貌。中国器乐文化在西域乐器和华夏旧器两种不同地域文化融合中“凤凰涅槃” ,在烈火中重生的中国器乐以更加开放性的姿态立于世界民族音乐文化之林而毫无愧色。(刘再生)
    相关热词搜索:歌舞音乐 华夏旧器 西域乐器

上一篇:金声玉振 华夏旧乐
下一篇:管弦交响 旷古未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