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洋乐 > 铜管 > 正文

国家交响乐团艺术家回访“基层联系点”重庆迎龙镇北斗村

交响国手教农民乐队玩铜管
2013-01-16 15:06:49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

刚从欧洲载誉归来,即将又奔赴美国巡演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12日出现在了已故“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的家乡——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北斗村的乡村小学和田间地头里。




  刚从欧洲载誉归来,即将又奔赴美国巡演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12日出现在了已故“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的家乡——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北斗村的乡村小学和田间地头里。去年元旦,在团长关峡的带领下,国交曾经提供人力和乐器,帮助这里建立了一支农村管乐队;一年后,看到这支农民乐队上台演奏乐曲,关峡团长欣慰地笑了。同时,国交为迎龙小学、迎龙中学的留守儿童们带来的慰问演出和捐赠的钢琴,也让孩子们享受到了节日一样的快乐。

  农民乐队和国家院团同台表演

  一大早,晨雾还未散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80多位艺术家,便在团长关峡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农村的迎龙镇北斗村的迎龙中学。对于当地群众来说,这些“贵宾”已经是他们的老朋友了。去年这个时候,国交“三下乡”就把“基层联系点”建在了这里,不仅为这里的老乡和留守儿童带来慰问演出,还赠送了五件铜管乐器,帮助村里建立了第一支农村管乐队。这一年当中,国交的艺术家还曾几次到这里为农民乐队进行辅导。

  而对于国交人来说,这里是曾经创作过《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火车司机之歌》、《在希望的田野上》、《打起手鼓唱起歌》、《祝酒歌》等一系列经典作品的“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的出生地,施光南生前曾在国家交响乐团的前身中央乐团工作过,所以国交人都对他和这片土地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都希望能为这里的文化事业多做些实事。

  在迎龙中学临时搭建的简易舞台上,曾在世界顶级艺术殿堂举办过重大演出的国交艺术家们,演奏了《军队进行曲》、《泰坦尼克》电影主题曲等名曲,给台下的当地老百姓和一百多位留守儿童带来了难得的艺术享受。迎龙小学和中学的学生们也为艺术家们献上了欢快的舞蹈。最让大家惊喜的是,刚刚组建不到一年的迎龙镇北斗村农民管乐队的7名队员,也带着国交捐赠给他们的乐器登上了舞台,演奏了《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两支乐曲。虽然他们还有些紧张,演奏也不十分熟练,但音乐中流淌出的对音乐和生活的认真与热爱,令人感动,赢得了包括国交艺术家在内的所有人的热烈掌声。

  开始吹得“像驴叫”现在能穿着燕尾服登台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支农民管乐队中,只有一位是从去年组建乐队一直坚持至今的。这位叫做周永淑的43岁的农家女,平时在村里做点小生意。一年前国交来这里慰问演出,她听了之后很喜欢,于是一听说村里要建乐队,便主动报了名,有生以来也第一次拿起了小号,吹出了第一个音符。一年下来,原本一起报名的村民们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又有一些对音乐和乐队感兴趣的村民加入了乐队,周永淑作为“老队员”,对目前乐队的状况还算满意:“毕竟大家都是从零开始,以前对音乐一窍不通,平时还都有工作和农活,但现在已经能吹出音阶和简单的谱子了。”

  “以前周围人都笑话我,说我吹得像驴叫;现在我能吹五个简单曲子了,他们都很羡慕我。”穿着燕尾服黑皮鞋、全是老茧的手里拿着一把小号的42岁农民张玉福,说这话时,一脸憨厚的笑容。张玉福是地地道道的当地农民,平时种着两亩菜地,但自从报名加入乐队,他每天放下镰刀锄头,都会自觉抽出两个小时练习。“我不识谱,以前也从来没摸过乐器,最开始吹得太难听,怕吵着别人也怕人家笑话,只能到小树林里练习;现在居然能上台表演,以前连做梦都没想过!”

  据迎龙镇镇长谭昊介绍,迎龙镇相对偏僻,没有电影院和剧场,以前村民的娱乐生活较少,除了“坝坝舞”、“打莲箫”等民间文艺活动就只能打打麻将,根本没有机会进剧场欣赏交响音乐会这样的高雅演出,更别说演奏西洋乐器了。但在国交的帮助下,我们组建了农民自己的乐队;除了国交捐赠的乐器,我们自己又添置了几把长号。现在这支农村管乐队已经有三四十个成员了,对农民精神文化层次的提高有了显著的效果。谭镇长这样说。

  曾有过文工团工作经历的村民唐世勇平时负责这支农民乐队日常排练,他说组织这样一支乐队很不容易:“村里大部分的青年都外出打工,所以队员基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队员们的音乐基础差,有些凭一时兴趣加入,但很快就放弃了;还有些人怕人笑话,不敢参加,所以现在能演奏的只有七八个人。不过留下来的人都很有热情,排练和演出都没有任何报酬,全凭个人兴趣支撑。镇上有重要活动,乐队还会进行义务演出,已参加过二十多场。”

  慰问演出结束后,国交的艺术家们还手把手为这些农民乐手们进行了辅导。在国交青年小号演奏员郭晓晨边讲解边示范的指导下,周永淑和张玉福等几位农民小号手,明白了“乐句应该尽量连贯流畅,而不能像锄地一样一下一下用力”,演奏水平都提高了不少。看到这支农民乐队里的三位长号演奏手竟然都是女性,国交长号副首席乔鲲很吃惊;而三位农家女格外认真的态度也让乔鲲非常感动:“辅导她们和平时我们辅导学音乐的学生完全不同,她们没有基础,但也没有任何功利之心,她们的演奏虽然有些笨拙,但她们对音乐的执着和敬畏却让我们专业演员也应该学习。”

  给留守孩子带来

  不光有钢琴还有书包文具

  另外让国交人感触的是,这里的孩子百分之七八十以上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有时候一年都不能回家一次。12岁的迎龙小学六年级女生朱承鑫告诉记者,从她生下来8个月,父母就都到外面打工,“爸爸在陕西,一两年才能回家一次,妈妈在重庆市里打工,平时也总是见不到。从小跟着爷爷奶奶过,经常因为想爸爸妈妈而哭。”小承鑫说,自己周围的同学也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学校组织他们参加唱歌跳舞画画这样的文艺社团活动,大家都很高兴的积极参与;能有机会看到国交这样的国家艺术团来演出,更是特别兴奋,“大家都觉得像过节一样!”

  关峡团长对此特别感慨,他说:“我们去年来这里,除了给北斗村捐赠了一批乐器,还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了书包、文具和玩具,为留守儿童举办了慰问演出。今年我们又为迎龙镇小学和中学各捐赠一台钢琴,希望能够让这里的孩子多一些文化生活和精神享受。他们的父母为城市的建设贡献着力量,顾不上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我们应该为他们的孩子多做些事情。”

  国交乐团的成员们还在关峡团长的带领下来到田间地头,与村民一起干农活、打糍粑、包饺子。关峡表示,每年都来农村基层联系点,通过开展各种共建活动,“也能让我们的艺术家‘接接地气儿’,在和老百姓的交往中净化自己的心灵,让我们的艺术更加植根于民众。就像让我们热爱敬重的施光南一样,做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相关热词搜索:交响 国手 农民

上一篇:萨沙:骑车上班的俄罗斯号手
下一篇:圆号大师韩小明的“海南思乡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