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洋乐 > 铜管 > 正文

“我想用古典音乐传播海南文化价值”

圆号大师韩小明的“海南思乡曲”
2013-04-01 11:27:32   来源:海南日报   点击:

阳春三月,享誉世界乐坛的华人圆号大师韩小明回到故乡海南。他和家里人都希望,能够用音乐为家乡做些事情。



韩小明和夫人接受采访



德国广播爱乐乐团圆号首席韩小明在演奏中



圆号大师韩小明在海南 

   阳春三月,享誉世界乐坛的华人圆号大师韩小明回到故乡海南。他和家里人都希望,能够用音乐为家乡做些事情。

  圆号,音色富于诗意,表现力丰富,被称作交响乐中的乐器之王,所以,也许只有它才能充分表达韩小明和他出生的那个圆号世家对海南故乡的无限情愫。

  当这个念想变成声音从韩小明的嘴里流淌而出,就好像是一首关于海南的“小夜曲”,满是淳朴优美的倾诉,娓娓讲述着一位海南赤子对故乡的热忱。

  圆号世家

  奏响热爱家乡的“小夜曲”

  “那时候,住在五公祠后面,那一带全是田野。”回忆起在海南仅有的两年时光,韩小明的眼睛里流露出少年才有的那种光芒:“捡牛粪、拾稻穗什么的,都干过。”3月28日,在接受海南日报独家专访时说。

  那个时候,“文革”正如火如荼,父母都被下放劳动,六、七岁年纪的韩小明被托付给在海口的奶奶照料。他还没有走上音乐的道路,只是在农科院的院子和院外的田野里,在府城暗影悠长的古城里,度过一段自在的时光,在脑海中刻下一段故乡的模糊印记。

  更多的故乡印象来自家中长辈的讲述。“父亲跟我讲的,比我记得的多得多。”虽然出生在上海,但就像所有离乡的海南赤子一样,韩小明始终记得他来自海南,是海南人:“出国以前,我的海南话还讲得很好。因为在家里,父亲、奶奶都是说海南话的。”

  韩小明的父亲韩铣光,是带领这个家族走出海南,走进圆号世界的领头人。他在文昌锦山镇出生长大,直到1951年考取上海音乐学院才开始学习圆号,1960年就在瑞士日内瓦国际圆号大赛获银奖,实现了中国铜管乐器演奏在国际比赛中零的突破。但他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圆号人才的培养,近60年来育人无数,成为中国最受尊敬的圆号教育家之一。

  在父亲的影响下,叔叔韩革光、哥哥韩小光以及韩小明都走上了圆号的道路:韩革光曾任上海乐团圆号演奏员,韩小光为新加坡交响乐团首席圆号,韩小明现任德国广播爱乐乐团终身首席圆号,德国萨尔州音乐学院、瑞士巴塞尔音乐学院教授。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圆号世家。但在这个家庭里,除了圆号,海南也是共同的话题。

  “讲得太多了,他们家里总是在讲,海南这样,海南那样……”韩小明的荷兰籍妻子柯丽岚笑着说。对故乡情话般的“海南小夜曲”,是他家的主旋律之一。

  “尤其近些年,讲得更多更迫切了。”韩小明说,年近8旬仍然教学不辍的父亲,最近常常念叨着,在上海教了那么多人音乐,却没有教过几个家乡的孩子,想要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在耄耋之年再为家乡的音乐教育事业尽一份力。

  “全家人都非常支持父亲的想法。”柯丽岚说,当2008年随韩小明第一次回到阔别40年的海南,他们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与父亲有着同样爱乡情感的韩小明还有一些更大的想法。回顾他国际化的成长经历、多年来活跃于世界乐坛的成功经验、以及促进中外音乐节交流的丰富资源,他觉得,应该也必须为家乡做得更多。

  “古典音乐是世界性的文化建设的载体,我希望能用它帮助海南,对内塑造国际旅游岛的文化品格,对外传播海南的文化价值。”韩小明认真地说。

  国外奋斗

  写下海南精神的“进行曲”

  在国外学习生活近30年,虽然韩小明的生活轨迹和传统“下南洋”的海南人截然不同,但吃苦耐劳、不懈奋斗的海南人精神却是高度的一致。

  韩小明的音乐人生起步于“文革”后期,虽然那时父亲已经重获演奏的权利,但西洋音乐还是禁脔。他还记得,父亲头天晚上偷偷教哥哥莫扎特的作品,第二天一早就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墙上被贴了大字报。从10岁开始,在父亲严格的系统训练下,他渐渐掌握了正确的发音方法、优美的音色及艺术表现风格,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下了牢固的基础。

  年轻的韩小明已经展露出过人的天赋。在成功考入北京中央乐团学员班并顺利毕业后,这个17岁的少年就被任命为中央乐团的首席圆号。随后,就是人所共知的小泽征尔“慧眼识珠”:1979年,小泽征尔访华与中央乐团合作演奏贝多芬第九交响乐,发现了这个年轻的天才,随后推荐韩小明获得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的奖学金,并承担了他留美第一年的生活费。

  “看到我留学通知书上的学费,父亲对我说,他的工资攒100年也不够,那时他每月工资是46元。”韩小明无比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把在美国的几乎全部时间都拿来学习,几乎足不出户,心无旁骛。

  “我们一交流,就知道他那个时候的状态是很艰苦的。”柯丽岚说:“跟他谈起那个时代美国的流行音乐,他一点也不知道,就知道他的圆号和交响乐。”

  因此,当韩小明1984年在一次比赛中得到德国音乐家的邀请,负笈古典音乐的故乡欧洲时,除了奖学金,甚至连买一张到德国的机票钱也没有,还是老师赞助的。但在这里,不同音乐文化在他的身上逐渐沉淀发酵,形成他迷人的演奏风格。22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为维尔茨堡爱乐乐团首席圆号和德国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圆号,与小泽征尔、伯恩斯坦、索尔蒂、马泽尔等大师级指挥家合作演出。

  1996年,音乐才华已为世界乐坛公认的韩小明首次回到中国。在国内,他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铜管音乐人才培养和古典音乐文化的推广上。由他担任音乐总监的“中央音乐学院艺术节”、“中国国家大剧院5月音乐节”、“海外华人音乐家音乐会”等都获得了各界一致的好评,而他参与创建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也在短短数年时间内成为了国内最优秀的乐团之一。

  2010年,接到海南首届迎新艺术节的邀请,韩小明以总经理的身份,带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次在国家大剧院以外演出。面对台下座无虚席的观众,他不禁想到,除了演奏,还可以为家乡海南做得更多。

  回报乡梓

  期待文化建设的“协奏曲”

  “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上个月在上海举行的一场音乐会上,韩小明特意将这首曲子改编成圆号独奏曲进行了演奏:“古典音乐就像英语一样,是一种全世界通用的语言,用这种语言讲述和传播海南的文化价值,全世界都会认可。”

  但韩小明也感觉到,作为“国际旅游岛”,海南的影响力还不够,尤其对国际游客的吸引力还不够,海南还必须加强自身文化的建设和传播。而古典音乐,正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化载体。

  “瑞士琉森音乐节的经验非常值得借鉴。”韩小明说,这个当今最受欢迎的音乐节历史在欧洲称不上悠久,但其“节日乐团”的模式十分成功。即在假期期间,将欧洲最好的音乐家们邀请在一起组成管弦乐团,集合最具声望的演奏大师,演出品质非常高,因此大受全世界古典音乐迷们的欢迎。而这个一年一度的音乐盛会,帮助小城琉森吸引了无数政商名流以及慕名而来的游客,对当地的旅游业和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不可估量。

  “如果海南也能有这样一个音乐节,用古典音乐这种全世界都能听懂的语言传播海南的文化,海南在国际上的文化影响力必将大大提升。”韩小明在北京和上海已经成功组织了多个音乐节,但他最希望的,还是在海南打造一个具有真正竞争力的东方古典音乐盛会。

  海南让韩小明感到自豪的,除了优美的自然风光,还有朴实自然的人文气息。在他看来,这正是在海南推广普及古典音乐很好的人文土壤:“家乡的人都自然流露出一种纯朴的气质,尤其是那些孩子们,没有大都市的浮躁与功利,很适合学习古典音乐。而古典音乐也能够帮助他们提升自身的文化品位和品格,进而提升海南的整体文化水平。”

  “比如在欧洲,古典音乐是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柯丽岚说,在他们看来,古典音乐是重要的文化生活,在人们的生活中必不可少。因此是必须认真对待的艺术,包括自觉地穿着正装出席古典音乐会、自觉保持会场的安静等礼仪,也是社会交往的重要方式。

  不管这些期待何时能够变为现实,韩小明仍然会继续用他的圆号,演奏出更多海南的音乐,传播海南的音乐语言,也告诉听众他是一个海南人。“海南这么美、这么好,做一个海南人实在是让人羡慕、值得骄傲的事。”(彭青林)

    相关热词搜索:圆号 大师 韩小明

上一篇:交响国手教农民乐队玩铜管
下一篇:铜管乐器家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