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响合唱 > 正文

杨鸿年“带”大了多少孩子
2013-08-08 15:08:17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

杨鸿年和唐重庆夫妇俩,都是将近80岁的老人,一位是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音乐总监,一位是该团的艺术指导。合唱团就像他们的孩子,为了抚养这个“孩子”长大,他们付出了30年的心血。

  杨鸿年“带”大了多少孩子
 
  杨鸿年和唐重庆夫妇俩,都是将近80岁的老人,一位是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音乐总监,一位是该团的艺术指导。合唱团就像他们的孩子,为了抚养这个“孩子”长大,他们付出了30年的心血。今年8月是合唱团成立30年的庆典月,出唱片、办大师班、在国家大剧院举办音乐会,两位老人忙得没日没夜,但是他们心里高兴。看到很多合唱团的老团员像离家多年的孩子回到父母身边,那份喜悦和满足无以言表。
 
  老团员从海外赶回“家”
 
  “我刚刚下飞机,今晚的排练可能赶不过去了,下几次一定准时参加”,“我在外地,15日的演出一定来看”,这几天合唱团的老师经常接到这样的短信和电话,都是老团员打来的。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参加合唱团的孩子一拨拨的进来,又一拨拨的离开,最大的老团员都有40多岁了。
 
  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只在周末安排半天训练。有的孩子从五六岁进团,在合唱团一直唱到高中二年级,时间长达10年之久。合唱团像一个大家庭,大家关系紧密,感情深厚,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今年24岁的雷钿情在英国莱斯特大学学习,8岁时加入了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为了这次演出,原本可以不回国的她特意从英国赶了回来,这次和雷钿情一样从国外回来的老团员还有很多。“小学同学在一起的时间最多6年,初中3年,高中3年,但合唱团的朋友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确实感情特别好,现在我和很多团员依然是好朋友”,雷钿情说。即使离开这么多年,合唱团的声音一直在她的心里。雷钿情说,有一年在英国圣诞节前逛商场,听见有小孩子的歌声,很像是自己合唱团的声音,赶紧跑过去看,结果不是。后来才知道是曾经一位合唱团的老团员办了一个儿童合唱团,教出来的声音竟然如此一样,让她感到特别神奇。
 
  雷钿情说很多合唱团的团员在“唱吧”(APP)上面都很活跃,“每个人的声音都不一样,但就好像一家人的脸,虽然各有特点,但有一部分一定是相同的”。
 
  在合唱团这么多年的训练,给雷钿情带来的最大收获是“团队意识”。“一开始进团也很想突出自己的声音,但时间一长不仅声音融合到了一起,连自己的性格都改变了,变得更容易被人理解,也更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事情了”。她说,无论到哪一个集体里也不要觉得只有自己最重要,永远要知道集体的力量是最大的,大家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状态,要懂得体谅别人,懂得合作。
 
  学合唱对孩子们长大后为人处世帮助很大
 
  合唱团的排练厅,就在中央音乐学院东门南侧的一个小白楼里,一层排练,二层是办公室。这些天所有的工作人员已经忙得连轴转,其中也包括唐重庆。上周末是老团员的排练,唐重庆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对大家说,“杨老师一会儿过来给他们排练,他身体不好,让他多休息会儿,这些天他太累了”。唐重庆的话语里充满对杨鸿年的体贴。而她在合唱团从招生、日常训练到各种排练演出,事无巨细,很多管理工作都是她来负责,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累。
 
  不知何时,杨鸿年已经出现在排练厅里,腰间用一个宽宽的护腰绷带来支撑,坐在椅子上的他身体有些前倾,花白蓬松的头发根根直立,眼睛紧盯着团员的表现,异常投入,指挥到激动之处挥舞着手臂,身体几乎离开了椅子。
 
  不久前记者在他的家中进行采访,上午10点到他家的时候,杨鸿年已经在书房工作很长时间了。因为轻微脑梗压迫神经,走路有些缓慢,坐在椅子上的他显得很清瘦,这位70多岁的老人诚恳而谦虚。他说: “一个人接受良好的教育离不开三个方面:良好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这三方面才形成一个教育的整体”,其中最让杨鸿年担忧的是家庭教育,“很多独生子女,回到家把书包一扔,往沙发上一倒,要水喝要点心吃,这些都是没有规矩的行为,孩子变得越来越自私,这与一些家长的素质不高有关系,尤其现在很多家长也是独生子女,从小也是被宠的。”杨鸿年记得,有一次上课发乐谱的时候,个别家长就撺掇自己孩子“快去拿!快去拿!”生怕自己的孩子吃亏。合唱团给家长们准备了很多小椅子,方便他们在外面等孩子,下课以后老师会提醒家长把椅子拿回教室,但是有的家长像没听见一样扬长而去。
 
  大环境很难改变,杨鸿年说合唱团只能做到社会教育中很微小的一部分,就是大家一起唱歌,来创造一种和谐温暖的气氛,因为合唱中“只有我们,没有我”,这对孩子们长大后在为人处世上帮助很大。杨鸿年说,有一位老团员在美国上大学,毕业前就被瑞银集团录用了,现在已经当上部门主管。在合唱团的经历是他得到这份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国外很重视有这样的成长背景,认为这样的人更有集体意识,更懂得协作。曾经有一个合唱团的孩子写过这样的文章,他说,“我站在台上演唱,如果是独唱,唱错一个音,损失的只是我个人,如果在合唱团里我唱错一个音,破坏的是整体的效果。”
 
  音乐教育好比种地
 
  这么多年合唱团一直遵循着一个理念:爱和奉献。“你们进了合唱团,互相之间就是兄弟姐妹,我就是家长”,杨鸿年会对每一位进入合唱团的孩子这样说。尽管只是每星期一次的排练,但是在所有团员和家长的心里,在合唱团排练的这个下午,是无论如何都要保证的,因为在这里度过的时间太愉快了。“我一直想让我们的合唱团成为一片净土,现在净土越来越小,但是我们仍然会坚持”,杨鸿年说。
 
  现在合唱团已经从当初的几十人发展到200多人,分为启蒙班、视唱班、预备队和演出队,杨鸿年说,不论从哪个年龄开始学习音乐,都是三个环节,感受音乐、理解音乐、表现音乐,杨鸿年的合唱教育把这三点非常好的融会贯通在一起。
 
  他患糖尿病多年,经常开夜车编教材、写文章、改编曲目、编排音乐会的节目,似乎永远停不下来。他说,“如果你把工作作为职业,那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但如果作为事业来做,那就没有上班下班,脑子里想的就是要把事情做得尽可能完美,可以为它做到不能动为止。认定了这条路,就必须走下去,心甘情愿为它苦一辈子。有人说我是大炮打蚊子,我觉得十个孩子有一个成材也值了”。
 
  在他看来合唱团如果没有好作品就等于食物没有营养,选错作品就是浪费排练的时间。 杨鸿年把音乐教育比作农民种地,要深耕、细作、施肥、间苗、日晒,收获的时候粒粒皆辛苦。
    相关热词搜索:杨鸿年 唐重庆 中国交响乐团

上一篇:“接地气”才有观众缘
下一篇:“芭交”:不惧“冷门”选曲为“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