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听歌还是捧人
2014-01-29 10:25:08   来源:京华时报   点击:

1月3日开年伊始,两档音乐节目便在周五黄金档展开比拼,一个是央视和灿星联手制作的主推原创歌曲的《中国好歌曲》,一个是湖南卫视去年大火的《我是歌手》的第二季。

周三
周三

《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听歌还是捧人

《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听歌还是捧人

《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听歌还是捧人

《中国好歌曲》《我是歌手》听歌还是捧人

蔡健雅
蔡健雅

张宇
张宇

邓紫棋
邓紫棋

霍尊
霍尊

乌拉多恩
乌拉多恩

周笔畅
周笔畅

曹格
曹格

罗琦
罗琦

  1月3日开年伊始,两档音乐节目便在周五黄金档展开比拼,一个是央视和灿星联手制作的主推原创歌曲的《中国好歌曲》,一个是湖南卫视去年大火的《我是歌手》的第二季。从目前收视来看,“好歌曲”稍领先周收视第一,但求稳的《我是歌手》虽饱受吐槽,也捧红了巨肺歌手邓紫棋。这两档节目各自有何特色?为什么都能博得不少话题和关注?在音乐人科尔沁夫看来,“好歌曲”在收视上的领先显示了原创音乐在日益挑剔的观众中是有市场的,他建议“好歌曲”可以摆脱对故事的依赖,在选曲上更大胆。在评论人李星文看来,第二季《我是歌手》虽有不少争议,但比第一季更时尚,歌手的选择上也照顾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但歌手们对每一场表演的结果太看重。

  ■有话说

  他们把唱片公司的活干了

  《中国好歌曲》与《我是歌手》都是音乐真人秀节目,它们也都包含了歌曲与歌手这两个流行音乐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由于彼此侧重不同的部分,也让两个节目在属性相当的同时,有了气质上的差异。

  《中国好歌曲》在创意层面,开了音乐选秀节目的先河。因为以前同类型的节目,不管如何换着法儿地玩,主要比的还是歌手,歌曲只不过是歌手参加比赛的工具。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翻唱横行选秀节目的结果,并被视为阻碍国内乐坛原创发展的原因之一。

  而《中国好歌曲》则换了一个角度,将比赛的重心由人变成了歌曲本身。虽然歌手还在台上,歌手的创作和人生故事,也依然是节目的主角,但至少最大限度突出了歌曲创作的地位。而事实效果就是,像谢帝的方言歌曲《明天不上班》、霍尊的中国风《卷珠帘》、杨众国的实验音乐《悠哉》等作品,确实因为创作题材与内容的新颖,成为了人们议论的话题。从这种话题性由歌手至歌曲的转移,既是《中国好歌曲》的初衷,最终也变为了现实,更让音乐选秀节目回归了音乐主体,看起来更专业。

  去年的黄绮珊和今年的邓紫棋,其实都不是出道一两年的歌手,但在传统唱片公司的包装、制作模式下,却一直苦苦不得志。但两人最终却都通过《我是歌手》这个平台,完成了超越式的营销效果。这同样还包括去年的林志炫,今年的罗琦这样曾经也很出名,但通过《我是歌手》这个平台,能展现更多面的唱将。这就说明在现阶段,以前唱片公司的销售模式,已经适应不了时代的需要,而通过电视和网络等其它平台的覆盖,却能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这是适者生存,也是能者居之。英雄不问出处,其实只要能够起到宣传的效果,电视平台把唱片公司的活都干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中国好歌曲》同样如此。一个更为透明公开的选歌模式,也让以前歌迷对于作品的纯被动接受,至少在表面上有了一种还可以甄选的感觉。为了收视效应而突出形式的多元和内容的丰富,反过来也突破了以往唱片公司选歌的单一模式,反而使得张岭、周三、莫西子诗,这些以前不为大多数人所知道的名字,从而进入大众的视野。对于活跃乐坛的创造力,提升歌迷的眼界,都不是坏事。

  可以说,《中国好歌曲》和《我是歌手》既是分别突出歌手和歌曲的平台,也是分别侧重于演唱与创作的舞台。其实,它们更是相对应地完成了以往唱片公司宣传打榜与内容制作功能的替代。文/爱地人

  “好歌曲”推大碟
  
  □收视话题

  关键词【模仿】

  关注指数:★★★★☆

  核心内容是歌曲不是人

  在《中国好歌曲》播出后,不少观众反映其节目模式有《中国好声音》的痕迹,比如以故事贯穿始终,导师盲选争抢选手等。对此,宣传总监陆伟回应道:“这些只是模式外在表演形式而已,并不是模式的核心,好歌曲核心是选择歌曲。到了第二轮大家会看出差异在哪里,‘好声音’是两个人唱一首歌,来判别声音,而好歌曲第二轮是演唱自己的歌曲。也许网友会感觉相似,但是两者性质不一样。”

  对于为何坚持要讲故事,陆伟认为故事讲述是必要的,不然没法理解为什么写这首歌,“像蒋瑶嘉的《梦的堡垒》,反映的是90后想表达的父母爱我,但他们不够理解我。如果不讲述背后的故事,有时难以理解歌曲的感情”。

  关键词【另类】

  关注指数:★★★☆☆

  与定位不符无传唱性

  有一期节目,选手杨众国演唱了《悠哉》,他用吉他效果器、钥匙链、哨子等乐器把不同的声部叠加到了一起,组成全自动乐队。这种“人声实验”的玩儿法让导师们惊叹,却没有导师选择杨众国。赛后,有网友认为杨众国这种另类的歌曲形式评委们“听不懂”。

  对此宣传总监陆伟称,杨众国的《悠哉》不符合“好歌曲”舞台的定位,“‘好歌曲’有节目规则,歌曲要有可传唱性,《悠哉》没有成形的歌词,没办法传唱,它属于‘中国好音乐’,而不是我们节目下的‘中国好歌曲’。”

  陆伟透露,四位导师其实是认可《悠哉》的,“四位导师到最后还有差不多三个人没收满大碟,在第一轮最后一期,一些他们过去印象深刻的选手会再唱一遍,其中就有杨众国的《悠哉》。”

  □热点选手

  重磅

  柳重言

  演唱《空白的缘分》的50岁柳重言曾为王菲写《红豆》、为张国荣的遗作《冤家》作曲,并和谭咏麟、梅艳芳、郑秀文、陈奕迅、张学友等大腕都合作过。已是业内有名的音乐创作人,为何还要参加《中国好歌曲》?柳重言告诉记者,他总是为别人写歌,却鲜有机会唱自己的歌,如今自己都50岁了,如果再不来“好歌曲”就来不及了,要“为自己活一把”。而担任导师的蔡健雅不认识《红豆》的作者,也在播出后成为热议的话题。

  人气

  谢帝

  谢帝的四川话版的说唱歌曲《明天不上班》播出后爆红网络,连歌手那英也模仿歌曲发微博称“老子明天不唱啦”。谢帝在四川说唱圈子小有名气,他坦言,从小过于严格的家庭教育对他产生了不能忽视的影响,而如今性格上的反弹更是体现在音乐创作之中:“我写的歌曲也多半是偏向叛逆和个性。”如今参加《中国好歌曲》会对生活产生什么影响?谢帝的回答依旧直接到位:“其实不参加这档节目,我的生活也会按部就班地按照我原有的计划:写歌、演出、出专辑。不过现在参加的话,估计我商演的价格会上涨一点吧!”

  □圈内声音

  老百姓看腻翻唱节目“好歌曲”还可更大胆

  ◎科尔沁夫(音乐人)

  音乐人科尔沁夫认为,歌坛好的唱作人从来都是太少而不是太多,《中国好歌曲》目前的成功最根本的原因是好的原创作品肯定有收视率,“老百姓过去看过太多音乐节目,已经看腻了对老作品的翻唱节目。如果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歌,老百姓是听得懂的,而且他们对于民谣、摇滚等接受度都很高;只不过过去的选秀节目,因为电视制作的短视,而忽视了这点。”

  对于一档推出原创音乐的节目对于歌坛的意义,科尔沁夫称过去的选秀节目,如果歌手没有自己代表作,在将来容易走下坡路,而常规选秀节目不能达到推出新歌曲的目的,“真正好的歌手是需要有创作能力的,这在过去被一再证明。现在造星一般由选秀完成,偏重电视化而不是音乐化,这对于造星是不利的。”他认为,“好歌曲”之后,按照综艺节目的特征,一定还会有同质化的节目出现,“但是创作是歌坛的源泉,能不断有好的原创歌曲出现,是一个好的趋势”。

  对于一些知名音乐人纷纷回炉走上舞台,科尔沁夫不认为这是噱头,反而正是这档节目的意义所在,“很多知名音乐人在过去是很好的唱作歌手,一部分本就缺乏机会推出自己的歌,他们需要这个舞台来呈现自己”。科尔沁夫不谈他们会否走红,“因为他们大多数不是想靠歌曲走红,只是想在这里寻求知音。”

  对目前播出的《中国好歌曲》,科尔沁夫给出一点建议,节目在选曲上可以更大胆、更包容,“可以更丰富和极致一些,无论是独立音乐、摇滚,还是主流音乐。你可以选择更主流、流行的音乐,也可以选择更先锋的歌曲,这两方面都有丰富的可能性。”

  “我是歌手”抬身价

  □收视话题

  关键词【成败】

  关注指数:★★★★★

  歌手们谨慎小心中规中矩

  与第一季歌手们醉心于改编经典歌曲,表现个人特色相比,第二季歌手们显得非常谨慎小心,表现中规中矩。尤其是前三期节目,对音乐的改编也仅限于配器,音乐结构上基本听不出大的变化。有观众认为这是歌手得失心太重,不敢冒险,而限制了他们玩音乐的发挥。

  对此,《我是歌手》制片人都燕认为看重得失很正常,“我觉得没有人不在乎成绩,他们在乎的不是名次,而是观众是否喜欢他改编的这首歌。于歌手而言,一个礼拜里要改编,重新配器,重新跟乐队编排,跟乐队合,重新演唱,他要做所有的事情,观众是看不到他们有多难,有多辛苦的。他们在意的是在舞台上这几分钟的表演,你是否接纳,是否喜欢,你能否看到他们背后的努力和付出,这是他们在意的事情,他们不在意是第一还是第七。”

  都燕认为,第二季的歌手,比第一季面临的压力更大,“在观众眼里,这个起点就是总决赛了,每个歌手来就理所当然应该是总决赛的水平。”对节目组而言,这种压力也同样存在,“节目的对比,歌手的对比,制作各方面的期待,观众聚焦的点也不一样。第一季是引领着观众一期一期看音乐故事的发展,第二季的观众已经知道了这个故事,对歌手、节目的要求自然更高。”都燕说,所有的歌手把自己的本真、特质,重新还原在这个舞台上,“但对观众来说,有个接纳、认识的过程。”

  关键词【托儿】

  关注指数:★★☆☆☆

  有质疑是因没有身临其境

  第一季《我是歌手》中,大量的现场观众陶醉、流泪等镜头,引来存在职业观众(托儿)的怀疑。第二季《我是歌手》中,歌手一开唱就有观众泪流满面,巴掌更是拍得震天响。对现场观众表现太像做秀的质疑,都燕说:“你们如果在现场,也会有他们相同的表现,那完全就是演唱会的氛围,这些表情、动作都是自然而然地由心里发出的。”

  都燕说,有这样的质疑,是因为没身临其境,“当画面上出现你的时候,你的家人一定不会觉得你在做秀,一定会觉得你看得很开心。你的同事看肯定会问你现场真的那么开心吗?陌生人可能觉得做秀,觉得夸张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到现场,到了现场我相信他会有同感。”都燕还强调,在现场没有人领掌。

  都燕说,节目用了很多镜头来反映观众的陶醉、流泪、感动等各种表现,就是要告诉观众,音乐带给你的幸福感和感受,让电视前的观众能感同身受。

  □热点选手

  人气

  邓紫棋

  借助《我是歌手》舞台,邓紫棋飞速蹿红,成为人气王。她坦言现在的成绩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我以为第四期就会被淘汰,没想到撑到了第六期,现在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了。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发挥。”

  邓紫棋说歌手们并没有太多得失心:“大家都在做一些突破,尝试不同的曲风,你看对方表现得努力的时候,你会替对方很开心,很欣慰,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对参加歌手以来身价涨了五六倍的传闻,邓紫棋称,她也听说了,“经纪人说帮我推掉了很多东西,让我不要想太多。”对新一年的规划,邓紫棋希望出一张完全是原创的专辑,包括填词和作曲全由自己包办。

  卖萌

  韩磊

  韩磊是《我是歌手》舞台上的萌叔,在刚刚录完的第六期节目中,他甚至还秀起自己的柔韧肢体,跳起来了鹰的舞蹈。他说并没有刻意卖萌博出位,“我顺其自然,没有刻意,了解我的人知道我生活中比这乐活多了,每天不重复。以前我唱的都是浩然正气的歌,到了这个舞台,跟他们在一起,我感觉活力也增了很多,很开心。”

  韩磊在舞台上曾将一首沙宝亮的《暗香》唱得催人泪下,甚至还尝试了RAP风,至于以后还有多少惊喜,韩磊称不会刻意,“不会仅仅是追求变,如果音乐本身的感动,精神上的支撑找不着的话,这种改变意义不大。”

  □圈内声音

  更看重比赛结果火药味强

  ◎李星文(评论人)

  李星文认为,第二季《我是歌手》比第一季更时尚,尤其歌手的选择更有代表性,各个年龄层的观众都照顾到,“七位歌手,七种颜色,所选的歌手覆盖了各年龄段和口味偏好的观众,时尚小魔女和英俊小生是给年轻人准备的,时代歌者和电视剧歌王是给中老年人预备的。”不过,李星文认为,歌手们对每一场表演的结果也更看重了,火药味强,“这个节目开始有点像比赛了,谁都不愿意落到第六名、第七名的位置。”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好歌曲 我是歌手 捧人

上一篇:评论:国内“原创”音乐有拙也有喜
下一篇:《中国好歌曲》收歌大结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