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山歌:土里长出来的歌
2014-08-06 12:01:01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每年农历六月是湘鄂边武陵山区少数民族的山歌月。

   每年农历六月是湘鄂边武陵山区少数民族的山歌月。
 
    武陵山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六月六”是男女老少对歌和未婚男女唱恋歌的日子。随着乡村生态文化游的兴起,这个“六月六”被许多地方政府打造成了本民族的山歌节,用以推介原生态的地方文化。7月2日,湖南保靖县、凤凰县、城步县土苗山歌节同步举行,而保靖首届“八峒土家山歌会”,更是一场原生态的土家山歌会。
 
    “歌师歌娘来歌乡,我用歌船接你来。这里没得好的吃,唱支山歌款待你。”随着一首《我驾歌船接你来》的山歌,“2014中国武陵山保靖首届八峒土家山歌会之水上歌会”在八部大王庙遗址——保靖县碗米坡镇沙湾村激情开唱。之后,《土家迎客歌》、《龙船调》、《棒棒捶在岩板上》、《薅草锣鼓》、《船工号子》等14首湘鄂渝黔边区、武陵山区经典山歌竞相登场。一时,歌声溢满酉水。这台山水实景演出,由赶歌、邀歌、放歌三部分组成,以“山歌飘满酉水河”为主体的土家族水上歌会为在场嘉宾和歌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率性的歌族
 
    在现代文明来袭之前,歌,是土家人最主要的娱情方式之一。生老病死、婚丧嫁娶、衣食住行,土家人是无事不歌,无处不歌,山歌、梯玛神歌、摆手歌、薅草锣鼓歌、丧堂(孝)歌、哭丧歌、哭嫁歌、船歌、三棒鼓歌、儿歌、上梁歌、情歌、盘歌、祭祀歌,流传在土家民间。
 
    “好田好土不用肥,好男好女不用媒。多个媒人多张嘴,媒人口里多是非”,唱出了土家青年男女对自由恋爱的向往。“桐子开花一树白,嫲嫲有个乖姐姐。嫲嫲有心送个我,姑爷有点舍不得”,歌词描绘了土家姑表亲、血缘亲的婚姻现实。在生活中,土家人就这样随境生情、随情生歌。“插秧薅草鸣鼓乐,男男女女满山坡;背上儿放荫凉处,男叫歌来女接歌。”清朝诗人彭勇行亲睹过薅草锣鼓歌后用山歌向世人倾诉。处于同一时代的田泰斗告诫世人要用尊重的态度对待土家山歌:“挽工男女唱山歌,处处歌声应鼓锣;但汝唱歌莫轻薄,那山听得这山坡。”从古到今,土家人就这样以歌代言,以歌明志,以歌传情,以歌为媒,对歌婚配,形成了土家人千年不变的传统,唱出了土家人的豪迈、坦荡、无畏,是当之无愧的歌族。
 
    土家是个歌的民族。武陵山中,处处是歌台,四季飘歌声。劳动也歌,婚嫁也歌,祭祀也歌,叙述也歌。山是歌,水是歌,人是歌,花草树木都是歌,民俗风情皆为歌。“山也是歌,水也是歌,奇山秀水飞着歌。风也是歌,云也是歌,楚风湘云荡着歌。木叶是歌,苗鼓是歌,小背篓里晃着歌。茶也是歌,酒也是歌,吊脚楼上醉着歌;跳花是歌,舞月是歌,妹在唱啊哥来和……”一曲《踏着歌声来看你》把武陵山的歌族展现得淋漓尽致。现代民歌教父何沐阳2012年3月在太阳河流域的靛房、坡脚采风后就这样为土家的歌而歌。可见他是悟透了武陵山,悟透了土家这个民族。
 
    土家族虽歌多,但从体裁上看,仅有仪式歌体和山歌体两种。仪式歌体歌体不变,唱词不变,对象不变。包括梯玛神歌、上梁歌、祭祀歌、仪式歌、摆手歌等土家歌体。山歌体歌体不变,唱词多变,对象多变。包括山歌、薅草锣鼓歌、丧堂(孝)歌、哭丧歌、哭嫁歌、船歌、三棒鼓歌、儿歌、情歌、盘歌等山歌体,涉及内容广泛,有劳动、时政、生活、爱情、历史、传说等。但在现实中,仪式歌体唱词包含着山歌体的形式和唱词。山歌体中却看不到仪式歌体的影子。
 
    纯粹的歌者
 
    “老黎到屋访山歌,眉毛笑成一坨坨。土家山歌何其多,要唱哪坨唱哪坨。”(注:一坨坨,一堆;那坨,哪个。)70岁的湘西州土家山歌传承人田禹顺,龙山县靛房镇坡脚人,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土家族,退休前是一名医者,后专门从事土家山歌的收集传承工作:《土家语常用词汉语对译山歌选编》、《土家语汉语对译歌谣选编》、《实用土家族情歌》承载着他对土家山歌的情谊。
 
    “棒棒苦里打上坡,三岁娃娃会唱歌。不是爹娘教会的,我各生来会唱歌。”(注:棒棒苦里,光着身体,即裸体;我各,即自己。)土家人歌唱一生,族人皆为歌者,从牙牙学语就与山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生活中,老少对唱是家常便饭。上世纪80年代前,在太阳河(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捞车村所在地域)流域,笔者的同龄们可随口咏歌,脱口而戏(阳戏,流传在树比古村的土家族剧种)。
 
    歌王、歌神、歌仙的称号在土家族地区随处可见。这与土家人爱歌和土家山歌的形式、唱法、韵脚不无关系。“要唱山歌没得巧,只要四句扯得好。”“山歌是个烂皮柴,难蒙欢喜难蒙来。中间一句不押韵,只要四句扯拢来。”(注:难蒙,即想怎么)。所以,土家山歌的唱腔才易学、易记,易融会贯通,朗朗上口。于是,在土家民间就有了“三岁娃娃会唱歌”的情况。如果一个土家人不会唱山歌,就会受到左邻右舍的挖苦奚落。“不会唱歌跟我来,在我后头提草鞋。一双草鞋提不起,烟斗老壳头上挨。”在土家民间,这种调侃式的唱词让人忍俊不禁,同时成就了土家全族而歌的局面。
 
    其实,土家人是纯粹的,是纯粹的歌者。
 
    土家人崇尚文明,在粗犷豪迈中隐含着和风细雨,在爽朗耿直中潜藏着温文尔雅。从古到今,土家人一直崇尚“恶言恶语是禁忌”。在与人交往交流中从不恶语伤人,就算要表达不满,也是用委婉的言词替代禁忌的语言。如“人死了”用“没坐到了”代替,“蛇咬了”用“刺刺了”代替。平常,土家人都用“好”代替“不好”,用“赞美”代替“诋毁”,用“褒义”代替“贬义”的语言。言辞巧妙、柔和、亲切。而会唱山歌的人在这方面更胜一筹。他们性格温和、心胸豁达、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很受民间社会的尊重。有一个叫卡流巴子的人,因火导致面目丑陋,但他山歌唱得好,为人“老少和三班”,并善于调解邻里纠纷,带给人的总是愉快和欢乐。“卡流巴子会唱歌,歌中尽是喜和乐。只要卡流巴子来,抛弃忧愁上歌台。”
 
    土家的山歌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土家山歌是从土里长出来的歌。淳朴、清凉。
 
    土家山歌是从水里流出来的歌。纯洁、悠然。
 
    土家山歌源自于生活,始于土家原始人群,是居住在大山里的土家人为表达情感而自编的歌,有词而无曲。唱法、音调由心而生。词曲是土家人心的感悟。但也秉承“无规矩不成方圆”的传统。在湖南龙山县每首山歌有四句式和五句式之分,每句7个字。四句式大致流传在龙山县的南半县。五句式流传在龙山县的北半县。除了上面提到的十三个半韵脚外,跟脚韵、双韵脚、三角韵之分。跟脚韵,跟对唱人山歌最后一句韵脚重复,后三句必须跟着重复的前句的韵脚。双双韵,每句歌词结尾两字为叠字。如“自从来到这沟沟,水田只有几丘丘,谷子收的几篓篓,煮饭烧的谷蔸蔸”。三角韵又叫三角尖,每首山歌一、二、四句押韵, 第三句可不押韵。如“白鹤起翅腿腿长,一只飞到田埂上,拿枪哥哥莫打它,它吃害虫不吃秧”。
 
    土家山歌一般以“对歌”形式出现,就是以两人或多人互唱。凡遇农闲间歇,或婚嫁,或丧葬,或节庆,或亲友相聚,或庆生;或田间,或山头,或居家,或村寨,或凉亭桥,或溪河,土家人都会“围而对歌”,即景生情,即情歌唱。一人开唱,另一人或众人一一接唱,彼此循环歌咏,直至兴尽。土家山歌的“对歌”形式有“二人对唱”“分组对唱”“众人循唱”。当然也有单人自唱自娱的形式。
 
    土家山歌作为民间音乐的一种表现形式,从旋律、节奏、演唱、表演中释放出粗犷豪放、雄伟壮丽、肃穆凝重、慷慨悲歌、古朴严谨、欢快跳跃、风趣诙谐、抒情优美的音乐内涵,不经意间把土家风土人情、礼仪习俗、民族秉性展现得淋漓尽致。俗语说,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土家山歌的音调与武陵山区土家人的语言音调密不可分,区域方言对土家山歌的音调影响极大。同时,其唱腔、唱法也受一定的地理环境、历史发展、生产方式、社会生活、宗教信仰、民风民俗等自然、文化背景的影响。以口耳相传,口传心授的方式,在古朴、原始的人文环境中实现了原生态的传承。土家人不但是山歌的创作者、传承者,而且是山歌的演奏者、表演者,更是山歌的欣赏者、批评者,是名副其实的民间音乐人。目前流行的、经典的、脍炙人口的土家山歌名歌都是在土家原生态山歌的基础上,经过音乐人的提炼而形成的。
 
    憨纯朴厚土家人,至情至真土家歌。
    相关热词搜索:山歌

上一篇:亚太青少年国际器乐锦标赛在深圳落幕
下一篇:爱流淌、花绽放—北京“铭乐团”助阵格桑花爱心公益音乐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