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亚洲青年管弦乐团登北京 音乐有年龄
2012-08-20 10:05:17   来源:京华时报    点击:

在当天的演出中,詹姆斯·朱特和亚青一起,为马勒九带来了全新的感觉。与传统演绎表现出的浓烈、绝望不同,亚青的这版马勒九整体比较平衡,感情相对清淡,听起来也没有那么悲苦。我想,这与乐团的年龄构成和传统风格是分不开的。

  8月,亚洲青年管弦乐团再次来到中国,其中一套曲目显得尤为重头——马勒第九交响曲。这套曲目并没有安排在北京演出,于是趁着周末,我奔赴天津大剧院,体验了这一场“青春版”的马勒九。
 
  世纪彷徨浪漫绝唱
 
  对于这部作品,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我觉得,首乐章是一种对尘世的无比眷恋,年轻时的美好回忆如秋日的落叶般飘飘洒洒,归于尘土。二、三乐章则是对一生的回顾,笔法戏谑而冷酷,描绘着生活的无奈、宿命的强大。而第四乐章,则是升上天堂之后、站在更高的视角,对尘世的回顾与告别,在绝望之余,多了几分温暖。

  就马勒本人而言,第九交响曲也确实是对过去自我的一种告别——在未完成的第十交响曲中,马勒已经彻底告别了晚期浪漫主义的音乐审美,而走向了十二音体系的开端。可惜第十交响曲最终没有完成,第九交响曲也就成了欧洲浪漫主义作曲家们的一部集体绝唱。
 
  青春马勒不识愁味
 
  亚洲青年管弦乐团虽属临时性质,但组建二十余年,已有了很好的传统——朝气蓬勃,热情洋溢,对音乐非常投入。奥科·卡姆、詹姆斯·朱特等指挥大师的训练使得这支乐团的素养提高很快。这也是我多年以来一直钟情这支乐团的原因。
 
  在当天的演出中,詹姆斯·朱特和亚青一起,为马勒九带来了全新的感觉。与传统演绎表现出的浓烈、绝望不同,亚青的这版马勒九整体比较平衡,感情相对清淡,听起来也没有那么悲苦。我想,这与乐团的年龄构成和传统风格是分不开的。首乐章,速度不慢,且始终稳定,乐曲开头那个“不稳定的心跳节奏”听起来也没有那么令人忧虑;第三乐章,节奏依然激烈,但强弱变化幅度较小,那种永无超脱的宿命感也随之降低;第四乐章,则显得更加温暖、包容,在这里死亡犹如朋友,陪你一起回顾尘世。
 
  在第四乐章的演奏过程中,我忽然想起一句词“少年不识愁滋味”,这句词恰当地形容了当晚这版马勒九的状态。一支年轻的乐团,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一般刻意渲染作品的愁苦,而是用青春的气息演绎了他们对作品、对人生、对离别的理解——即便是绝望中,他们也能演绎出希望的影子。(张光楹)
    相关热词搜索:评论 亚洲 青年

上一篇:李宇春谈被人喊“春哥”:我会很平静地走过去
下一篇:一边工作一边听音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