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社会音乐学院”的学生
2012-10-26 09:15:29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在齐·宝力高的理念中,艺术家应该是一个杂家,既要涉猎哲学、历史、人类学、文学,同时也要懂一些医学,因为只有具备了强健的身体,才能够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



齐·宝力高在演奏

  近日,中国音乐学院第三届艺术实践周“音乐艺术人生”人文大讲堂在中国音乐学院国音堂举办。这次的讲座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开讲嘉宾是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蒙古族马头琴音乐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齐·宝力高。他以题为《马头琴与人生》的讲座与观众们一起分享了他的音乐人生。

  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

  在齐·宝力高的理念中,艺术家应该是一个杂家,既要涉猎哲学、历史、人类学、文学,同时也要懂一些医学,因为只有具备了强健的身体,才能够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看上去只有50多岁的齐·宝力高其实已经68岁了,但是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中,除了演奏,他都是站着和观众交流,看不出丝毫倦意。

  “艺术家和琴匠有很大的区别。真正的艺术家是把每一个音符都送到观众的第六根神经里面,用音乐来诉说心曲,让观众欣赏你的音乐。”齐·宝力高提醒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学习中要注意‘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在学精一门乐器和专业的同时,也要融合其他乐器和专业的知识与演奏技巧,要达到融会贯通,兼收并蓄。”

  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齐·宝力高透露了自己成功的秘诀。他说:“1958年,我考上了内蒙古民族歌剧团(现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母亲送我时,把身上仅有的15块钱给了我,并嘱咐我:‘孩子,你记住,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就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母亲的这番话,齐·宝力高铭记在心并身体力行。他每天早晨5点起床练3个小时的琴,顾不上吃早饭就去团里上班,晚上还要继续练琴至深夜。一天中午,齐·宝力高正在练琴,邻居尼玛冲进来,打了他一拳,说:“你干扰我午睡。明天再拉,我还打你。”可后来,这个打人的邻居竟然成了齐·宝力高的学生,当时齐·宝力高只有20岁,而尼玛已经50多岁了。多年后,尼玛听完齐·宝力高的独奏音乐会后对他说:“那年我打你是错的,你是伟大的。”

  深入生活,琴声才有味道

  “马头琴是一个有脑袋的乐器,有了脑袋就有了心脏和灵魂,因此马头琴不仅仅是一个乐器,它的音乐传递了一种文化,不仅是蒙古族的文化,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齐·宝力高说,文化的传承离不开它土生土长的环境,我们不应该仅坐在教室里学琴,还应该深入到民间艺人生活的地方,体验他们的生活环境,感受他们的琴声所传达的内容。齐·宝力高在多年的音乐生涯中深深体会到这一点的重要。他幽默地称自己是“社会音乐学院”的学生。所以直到现在,他仍然抽出时间去拜访民间老艺人,跟他们学习传统的马头琴曲目。他说,每一个老艺人身上都是有故事的,只有知道了他们的故事,才能将马头琴音乐的魅力予以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有一位年逾九旬的老艺人,在她年轻的时候,一群哈萨克土匪把她9岁的儿子绑在了一匹骆驼上抢走了,她跟着跑了很远,最后实在跟不上了,听见她的儿子对她说:“妈妈,你想起我,你就拉你的马头琴吧,只要你的琴声响起来,我就回来了。只要我听到马头琴的声音,我就会感觉你在我的身边。”从此马头琴成了这位母亲与远方儿子交流的唯一方式,悲伤的琴声里寄托的是母亲对儿子无尽的思念。当齐·宝力高提出要向这位老艺人学《走马》这首曲子的时候,老艺人讶异地问:“你这么大的艺术家,怎么能和我学呢?”齐·宝力高回答说:“您比我更伟大。”

  改造马头琴是被逼上梁山

  1959年,齐·宝力高随团去广州演出,当时的马头琴是用普通的皮子做的,演出时,当地湿润的空气使马头琴上的皮子瘫软下陷。“演奏中桑都仍老师的蒙皮塌陷得越来越严重,琴玛也从琴上掉了下来,掉到了乐池里,等找到琴玛的时候,这支曲子已经结束。”演出的尴尬坚定了师徒二人改造马头琴的决心,他们把共鸣箱的皮改为蟒皮,因为蟒皮防潮的效果更好。

  1982年,齐·宝力高来到北京参加演出,在演奏《草原音诗马头琴协奏曲》时,因为舞台灯光太强,共鸣箱上的蟒皮被照得变了形,每5分钟就要定一次弦。一位乐团成员对齐·宝力高说:“我们今天演奏的是马头琴协奏曲,不是定弦协奏曲,你5分钟定一次弦,让我们100多号人在这等你……”齐·宝力高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连夜坐火车赶回内蒙古,直奔制琴师傅家,把身上仅有的8块钱全给了他,让师傅把蟒皮共鸣箱换成梧桐木面的。3天后,他取了琴参加了内蒙古交响乐团的排练,指挥很生气地找到齐·宝力高说:“你这拉的是什么琴,音色就像18块钱的小提琴,你给我换回蟒皮的!”齐·宝力高无比沮丧,中午饭也没吃又来到制琴师傅家,诚恳地请求师傅帮他再精心加工一下马头琴。师傅或许是被他这种执着劲儿打动了,于是二人一起改制琴箱,调了一中午,终于把马头琴纯正的声音调了出来。齐·宝力高兴奋地赶回乐团拉给指挥听,指挥也被这声音征服。讲起这段经历时,齐·宝力高还绘声绘色地用山西方言模仿制琴师傅和自己的对话,引来观众阵阵笑声。说着还拿起了当年的那把马头琴,为观众演奏了《小步舞曲》和《二泉映月》,展示了马头琴的别样韵味。

  讲座结束后,齐·宝力高告诉记者,经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批准,去年10月齐·宝力高国际马头琴学院正式挂牌成立,使马头琴走上了正规化的高等艺术教育之路,而这一直是他的心愿。目前齐·宝力高开始着手马头琴文化的大众化传播和推广。今年9月在北京大学举办的《草原连着北京——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音乐会》,以及11月10日在国家大剧院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共同举办的《草原连着北京——齐·宝力高马头琴交响音乐会》已经拉开了这项工作的序幕。另外,他还想发起并建立马头琴博物馆,希望能把自己收藏的100多把马头琴陈列其中,展示给更多的人,让大众更加了解马头琴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社会 音乐学院 学生

上一篇:“好声音”扰乱大腕刘欢崔健个唱发布
下一篇:“十艺节”群星奖音乐舞蹈复赛将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