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音乐节观察:对音乐节的热情并不全因为音乐
2012-07-31 11:48: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

时间追溯到2009年,当张北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举办第一届摇滚音乐节时,作为主办方的张北县人民政府是犹豫的。在这块演出过“心连心”的草地上举办摇滚音乐节,在当时是一个冒险。

  河北省张北县东大淖村,村民小郭早早吃完午饭,就在围栏外摆了一个临时的食品摊,卖的是自己包的瓜子花生,5元钱一袋。他也不吆喝,只是低头默默地把小吃装袋码好。小郭平日里都在北京打工,这次特地花了80元车钱从北京赶回村里,自家房子早就因为没人住而破败不堪,摆摊用的桌子还是从亲戚那里借来的。   

  围栏内,从7月26日到29日,每天下午两点到深夜12点,第四届张北草原音乐节均如期上演。舞台上的表演者不断嘶吼着:“所有人往前来,来啊!” 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通过数个大音响,极度渲染着狂欢的气氛。台下有几个年轻人上前秀了一段街舞,伴随着强烈节奏的冲击,不会跳舞的观众,双脚和脑袋也在不由自主地打着节拍。   

  这是2012张北草原音乐节的第一天,由于是工作日,各路明星尚未登台,加上连日来的大雨预警,场内的观众比往年少了许多。但围栏外的各类人群,已经早早地开始消费属于他们的音乐节。   

  从高速公路出口到音乐节现场,公安、交警、特警一应俱全。新修的马路两旁挂满了各种横幅广告,“印象凤凰城花园洋房”、“××汽车4S店”,和城市里的趣味并没什么不同。一位游客望着窗外的广告和商贩,笑着对同伴说:“他们看我们这车人的眼神,像不像看一车钱?”   

  时间追溯到2009年,当张北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举办第一届摇滚音乐节时,作为主办方的张北县人民政府是犹豫的。在这块演出过“心连心”的草地上举办摇滚音乐节,在当时是一个冒险。   

  冒险成功了。音乐节为张北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也带来实在的经济收入。现在,张北县政府将此作为一项重点工作,相关职能部门全力以赴。和三年前的低调不同,今年的主办方明确写着河北省旅游局、张家口市人民政府和张北县人民政府。开幕式上,市里和县里都来了领导,都发表了讲话。负责媒体宣传的是县委宣传部的一个年轻小伙,穿着蓝色音乐节工作服的他一整天都很活跃,走到哪儿嘴里都哼着歌,他说:“我最喜欢摇滚了,这工作真适合我!”   

  今年为了严格管理票务,张北县人民政府还以官方姿态正式下发了“关于加强2012年张北草原音乐节票务市场管理的通知”的红头文件,杜绝无票入场的现象。1500亩的音乐节场地四周都装上了围栏,两米一岗,严防无票人员进入,站岗的都是县政府各局的工作人员,算是加班。于是,今年音乐节场内,看不到往年挎着篮子卖自家农产品的村民,“连进去捡破烂也不行”。   

  当地人对音乐节的热情显然并不全因为音乐。临时征调的金杯车往返于县城和音乐节现场。“整个县都在为音乐节转起来了!这是大事,我不是为了钱!”司机师傅是本地人,颇感自豪,“不过我没进去听,音乐太吵,受不了。”   

  从检票口到舞台有两道安检,形成的三个区域都排满了摊位。最外围无需检票的区域,摊位价格在300至500元;中间区域则高达3000至4000元,约10倍之差;而舞台所在的核心区域,只有主办方的合作伙伴搭起了广告帐篷。   由于价格差异,摊主身份也有微妙的对应,外围大部分是张北县本地人,中间区域则是来自张家口市或者更大地方的生意人。小郭这样的本村人就更少了,“我去年回来看过音乐节,算是考察吧,今年决定回来卖点东西。”小郭说,“我是本村人,才不给他们摊位费,还好没人赶我。”   
 
  有的年轻观众背着帐篷过了第一道安检,就“占地为摊”。他们卖的是纹身袖套、万圣节面具、cosplay道具等等新潮的玩意,和村民手中的农家特产相比,自成风景。一位长发飘飘的小伙弹起了吉他,他的同伴敲起了手鼓,他们的摊位上摆着海魂衫,也不吆喝,自顾自地玩着音乐。一队户外俱乐部的成员搭起一个大帐篷,也不凑到舞台前去听音乐,足足在那自弹自唱了一下午一晚上的崔健的歌。“没带音响,不然我们可以自己办个演唱会!”。音乐,并不仅仅在舞台上。   

  从河北宣化自驾来看音乐节的杨先生,始终站在离舞台较远的地方。年近中年的他说自己并不是摇滚乐爱好者,音乐节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避暑之旅的途中一站。“我和同事一起过来,这里凉快。今天就走,继续往北。”有个孩子抓住了草原上的野兔,这一个下午的注意力就在野兔身上,几乎没有抬头看过舞台上声嘶力竭的歌手。有的观众在生活区搭好帐篷,就睡起了午觉,不远处的摇滚只是他的背景音乐。玩音乐节,并不仅仅为了音乐。   

  深夜12点,一天的演出散场。小郭裹上军大衣,把小摊挪到出口处,迎着涌出围栏的观众,希望做上今天的最后一笔生意。不过观众们或是兴奋或是疲惫,在摊位前停留得并不多。“今天收入怎么样?”“本钱还没回来。”小郭有些沮丧地摇摇头,但立刻微笑着继续吆喝一天下来,他似乎已经学会了怎么招呼顾客。   

  当观众陆续从音乐节现场回到县城旅馆,已是凌晨1点。年轻的前台小姑娘兴奋地说:“我在电视上看了,有个白头发的人唱歌,听不清唱什么,后来她说话了我才知道是女的!”原来是台湾歌手王若琳参加了今年的张北音乐节。“你去现场看过音乐节么?”“一次都没去过,电视上看着挺清楚的。” 小姑娘腼腆地说。   

  张北县尝到了音乐节的甜头,一年中的这三天成了一大节日。整个张北县人口只有30多万,音乐节期间会涌进将近10万的外地观众。观众们白天都在草原上,县城新修的街道空荡荡的,林立的餐馆、旅店也都门可罗雀。   

  到了深夜,归来的观众惊醒了这座小县城。挂着京津冀晋等车牌的汽车呼啸而来,成群结队的观众找旅馆、找夜宵摊。音乐节期间,县城所有旅馆全部住满,价格比平日涨了一倍以上,普通小旅馆的房价在500元左右。“一年就做这三天生意,涨价很正常。” 顺诚宾馆的服务员说,“夏天还有来旅游的,到了冬天零下30多摄氏度,我都不愿意出门,哪有游客。”   

  伴随着音乐节的火爆,今年有更多的私人小旅馆新建,一家五星级酒店也刚刚开业,高达千元一晚的房间全部满员张北县城买房的价格也不过2000元一平方米。   

  从第二届音乐节开始,张北县文化节与音乐节同时举办。当草原上唱着前卫激情的摇滚乐时,20公里外的县城中心广场正在举行文艺汇演。舞台前聚集了不亚于音乐节的人群,都是本地人,吃过晚饭出来活动。节目有秧歌、唱歌、二人转……但就是没有摇滚。   

  当二人转演到男女暧昧之事时,观众发出一阵会心的哄笑。相比草原上的摇滚,家门口的二人转似乎更合他们的口味。只有当主持人最后清了清嗓子说“祝愿音乐节圆满举办时”,他们大概才会想起,超市又该做“为庆祝音乐节,满48元换购一瓶油”的促销了。 (蒋肖斌)
    相关热词搜索:张北 音乐节 观察

上一篇:伦敦奥运开幕式音乐居欧洲下载歌曲排行榜冠军
下一篇:汪峰献唱张北音乐节 为生命祈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