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到9月底,133支中国演出团体登台,演出票想赠出去都难

金色大厅招牌,成色不足了
2013-09-27 10:40:57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

在奥地利维也纳,建于19世纪60年代末的“金色大厅”,本名应作“音乐家协会大厅”。在这里举行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每年都有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卫星转播,十多亿人收看,使得“金色大厅”成为响当当的“百年老字号”。

  金色大厅招牌,成色不足了
  漫画/李嘉
 
  几天前,记者随北京交响乐团欧洲巡演时,拍了几张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外观图,发于微信,很快引发朋友圈不少关注者的错愕:“金色大厅不是金色的啊?”
 
  是的,金色大厅其实是座红房子,只因内部装潢金碧辉煌而被中国人称为“金色大厅”。其实,纵使这个名词常常萦绕耳畔,除了圈内人,国人对金色大厅的认知可谓寥寥。也正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借金色大厅“蒙事儿”、“唬人”的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据透露,今年初到9月底,金色大厅共计举办26场中国演出,所囊括的艺术团体高达133个,演出种类庞杂、“拼盘”痕迹明显。
 
  “垃圾档期”受追捧
 
  在奥地利维也纳,建于19世纪60年代末的“金色大厅”,本名应作“音乐家协会大厅”。在这里举行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每年都有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卫星转播,十多亿人收看,使得“金色大厅”成为响当当的“百年老字号”。
 
  据了解,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不是所有的演出团体都有资格登上金色大厅的舞台,而如今,金色大厅除了自己的乐季演出,一年当中的其他时间,场地都是可以出租的。“中国人租的最多的是春节期间、‘五一’假期、七八月份的暑假,这些档期对当地来说其实是‘垃圾时间’。”驻奥地利使馆文化参赞李克辛说。
 
  虽说是“垃圾档期”,中国演出团体却视其为香饽饽,趋之若鹜。据当地一位华裔演出商李先生观察,这几年来进金色大厅演出的,除了音乐会,还有唱戏的,说相声的,舞龙舞狮的……“什么节目都有,有很多与金色大厅的风格根本就格格不入。”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由孩子组成的演出团,演出过程中有的孩子忘了词,坐在台下的妈妈竟然站起来大声给孩子提词,孩子再接着唱,“那个情景真的是太奇葩了!”
 
  其实,上网一搜,便能跳出不少相关内容,“淄博张店民间‘女子好声音’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重庆市人民小学合唱团放歌维也纳金色大厅”、“某某艺术团应邀赴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载誉归来”……在中国人的热烈追捧下,金色大厅越来越成为一个“金钱大厅”。“只要掏钱租场地、签订合同,谁都可以在里面演出,只要不破坏设施就行,金色大厅经营方根本不会、也没有义务去考虑演出质量,评定艺术水准。”李先生说。
 
  演出团体轮流充当观众
 
  此前有媒体曾调查,“近10年来,在金色大厅演出的国内团体95%以上只演一次,而且是非商演形式。”难怪维也纳当地华人拿一些中国艺术团体的演出打趣,“观众基本靠组织,门票基本靠赠送,当地媒体基本无报道及评论。”
 
  即使赠票,也需要有赠票渠道,否则只能干着急没办法。早些年,中国演出团体在金色大厅的演出,票多是赠给当地大使馆和华侨,之后,送中餐馆厨师,最后厨师不愿来了,就送给洗碗工,“实在没人送了,就一个团体在上面演,其他团体在台下当观众,然后轮换……”李克辛参赞说。
 
  “说实话,近几年来连送票都已经很难送出去了。有些演出团体在金色大厅门口送票时,甚至会通过附带送一些小礼物来请求过路者收下赠票。”李先生苦笑着说。据说有一次中国某小学生演出团的演出,金色大厅近1700个座位只坐了不到300人,场面十分尴尬。
 
  没观众,就自娱自乐,而这种自娱自乐背后掩藏的只有俩字——镀金。就像李克辛参赞说的,“自己掏钱,自己演,自己热闹,像卡拉OK;颁个奖,拿个证书,照张相。我记得有一台演出颁了40多个奖,有的证书上签着维也纳市长的名字。我打听过,维也纳市长不可能签名的。他的名字在网上有,拷贝下来就行,也不会被追究。”
 
  现如今,不仅演出经纪公司能运作到金色大厅的演出,就连旅行社也可以运作,只要有相应的渠道和资源即可。在李克辛参赞看来,这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链,“就像搞旅游,这里有‘地接’,专门帮助中国演出团体做策划,比如夕阳秀、青年音乐节之类的,各种名目都有。大家都想来镀镀金,回去以后,在当地媒体报道一下,提升一下名气。”
 
  好演出跟着“吃瓜落儿”
 
  客观来讲,到金色大厅演出的,有艺术水准高的团体,但慢慢地也不敢来了。李克辛参赞一脸苦笑地解释说:“因为与很多质量不好的演出掺杂在一起,影响了维也纳观众的鉴别力。比如,北京交响乐团这次在维也纳的演出,选择了维也纳音乐厅,而不敢去金色大厅。”
 
  对此,深有感触的还有吴氏策划公司总经理吴嘉童。1998年,作为开拓之举,他们公司成功地将中央民族乐团推上金色大厅的舞台,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并由此创立中国新春民族音乐会的品牌。如今,这个品牌一直在延续,不过演出地点却变了,“我们是从金色大厅起步的,本想在这里扎根下去,然而坚持了11年之后我们还是决定撤出。”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前文所述演出商李先生去年曾运作一个中国很有水准的乐团来欧洲巡演,其中想安排金色大厅一站,结果发现卖票非常困难,“我们苦口婆心地进行解释、宣传,当地观众依然不买账,他们对中国演出团体已经没有信任感了。”
 
  针对“金色大厅现象”,网友们的评价更可谓一针见血:“‘金色大厅’几个字和在那里留下的照片最值钱。无论评职称,算绩效,升学考试,升官发财,都靠这些照片来证明。他们才不在乎演出门票那几个钱呢!”
 
  还有网友感叹道:“乍一看,是在维也纳,细细想想,金色大厅里发生的这种现象的不同版本,也出现在其他地方。虚假、形式、过场、追名逐利,这样的闹剧,也许中国人已经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记者 李红艳)
    相关热词搜索:维也纳金色大厅 金色大厅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上一篇:小提琴大师祖克曼将再临广州
下一篇:惠民也是在培育市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