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佳音乐会:民族声乐探索与“新国风”运动
2012-07-13 10:09:25   来源:中国音乐人网   点击:

  (文/孔庆东 江力)观看了雷佳的独唱音乐会之后,不禁想起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文化书院名誉院长汤一介先生的论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有民族文化的复兴相配合。21世纪中国文化发展,也必将走返本开...

  (文/孔庆东 江力)观看了雷佳的独唱音乐会之后,不禁想起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文化书院名誉院长汤一介先生的论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有民族文化的复兴相配合。21世纪中国文化发展,也必将走“返本开新”之路。“返本”才能“开新”,“返本”是为了更好的“开新”。“返本”就需要对文化源头有深切的把握。“开新”,是利用我们传统的文化资源,来对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建构创造出新的理论体系。

  被格莱美奖评委会主席誉为“最中国的声音”的中国民族声乐青年艺术家雷佳,其所进行的中国民族声乐和“新国风音乐”探索,正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返本开新”理论的时代实践!
  笔者曾在2010年7月2日的博文《满眼都是球事》中,用调侃的语气写道:“晚上,孔和尚来到人民大会堂,率领部分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大型歌剧《木兰诗篇》。孔和尚高风亮节,让他们坐在前排,自己年轻,就坐在中间的14排好了。歌剧演得气势恢弘,精神昂扬,通过木兰的故事,折射出我党早期为国为民英勇奋斗不怕牺牲的大侠风范,既感人,又优美。雷佳和谭晶的演唱,不但刚柔结合,婉转悦耳,而且把握人物心理也准确细腻,已经达到彭丽媛的水平。此剧从2006年问世后,多次展现在世界各国舞台。中国的民族歌剧,必须从中国本土的文化精神出发,融汇欧风美雨,绽放出东方文化的奇葩。”
  雷佳,出生在民族声乐氛围厚重的湘西世界,这个著名的“湘妹子”,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独唱演员,国家一级演员,全国青联委员;她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是“新国风音乐”的倡导者与传播者。她是中国音乐最高奖“金钟奖”声乐大赛和第十一届全国“青歌赛”职业组民族唱法金奖获得者,多次荣获全军文艺汇演一等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国家级大奖,并荣立三等功两次。因连续七年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被圈里圈外称为人民歌唱的“劳动模范”。
   而作为“新国风音乐”的倡导者与传播者,她更是通过“复兴之歌——雷佳厦门独唱音乐会”开启了新的征程。她先后出版《芦花》、《蒲公英的天空》、《中华五十六民族之歌》、《旗帜》、《领航中国》等专辑,并主演了《再别康桥》(饰林徽因)、《木兰诗篇》(饰木兰)、《米脂婆姨绥德汉》(饰女主角青青)、《雪白的鸽子》(饰女主角尕冬妹)、《屈原》、《江姐》等多部歌剧,曾为众多影视剧演唱主题歌和插曲,如《吕梁英雄传》、《最后的子弹》、《迎春花》、《辛追传奇》等,并举办了《报答》、《复兴之歌》等多场个人音乐会,代表作有《复兴之歌》、《芦花》、《领航中国》、《茶香中国》、《水姑娘》、《山寨素描》等,可以说佳绩可观、硕果累累。
  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在评论雷佳主演的《米脂婆姨绥德汉》时认为,这部歌剧“所给予我们的重要启示就是,创作离不开民族民间的文学基础,同时又以当代创作的观念、手法和形式来融会贯通。中国的音乐剧要走中国自己的民族化音乐剧发展道路”。
  著名评论家、中国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研究员认为,雷佳等主演的《米》剧“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继承了中国戏剧的表现形式,符合中国人千百年来形成的审美观和传统。把原生态的东西用现代的理念进行了合适的、合度的保留”。同时,“显示出艺术家在学习吸收民间艺术营养同时,利用传统的或现代的、民族的或外来的艺术形式和手法进行创作,在艺术创作如何对待传统与现代、民族与世界、通俗与高雅等方面进行了可喜的探索”。
  雷佳在我国第一部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中饰演女主角林徽因,以其“温婉含蓄、清澈悠扬的气质和表演,让人领略到她独有的才情”,使其成为歌剧舞台上一个十分成功的艺术形象。雷佳演唱的那首她的代表作和成名作《芦花》,更是让无数听众从“那优美动人的歌声中,感受到她的纯净、灵秀、唯美和中华女性气质”。
    雷佳在“新国风音乐”探索中,“始终在追求一种民族文化的根和魂,努力追寻和感受作品中蕴涵的民族文化精神,并通过自已的感悟、思考和演绎,将这种精神传达给更多的听众,让更多的人喜欢和传承生生不息的民族文化血脉”。她对于民族音乐的挚爱和追求,表现出“蕴涵民族韵味、美声气息和中华戏曲之美”,她兼容并蓄,融戏曲、美声、民族于一身,她的嗓音既有民族声乐艺术家珠圆玉润之音域,大气、唯美的演唱风格,在歌坛独树一帜,被誉为“天籁之音”。
   作为从事中国民族声乐探索的军旅歌手雷佳,师承邹文琴、李双江等音乐大家,其嗓音甘甜、气韵优美,在庄重和华丽中,又不乏清新与秀美。雷佳之所以为雷佳,就在于她敢于肩负“复兴之歌”这样的重任,在音乐世界、艺术创作与理论探索中力求“返本开新”。
  在视野方面,雷佳也体现出中国民族声乐的国际化视野。从台湾民歌《杵歌》到朝鲜民歌《阿里郎》,再到纳西族民歌《玉龙情歌》,雷佳的民歌探索足迹不仅走遍神州大地,更是波及东亚很多地区,是中国“新国风”的“跨文化对话”。虽然各民族的民歌,都会有各民族各自的特点。但在美妙的音乐世界里,它们的语言都是相通的。
  中国声乐艺术教育家金铁霖等前辈一再强调,中国民族声乐的探索与发展,其所表现形式与内涵“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许多优秀的民歌,或者说一些民族民歌之所以得以发展,很大程度上,一方面来自于中国传统民族音乐的发掘与弘扬,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不同民族间的交流,由交流引起的交流与融合,也让民歌的基因变得越来越优质,越来越纯粹。而不同民歌间一些细节不同的唱法,也让雷佳在对其消化并为己所用,最大限度丰富歌曲的表现力和声线的层次感,从而在一首作品里呈现出多民族的韵味和音乐元素。
  对于处于这样一个大时代的雷佳而言,她更多的是将民歌置与当下、置于前沿,放置在国际化一体时空中,从而让民歌既不仅仅是田里溪边的民间小调,也不仅仅是学者书斋的华丽乐谱,而是和流行音乐一样,可以用来交流感情、愉悦心灵,打动受众,并使其产生内心世界更多情感与生命的共鸣,并且使用更为高雅的音乐形式,使民歌在成其为“新国风”音乐的新民歌道路上,迈出了难能可贵的探索之路。
  除了演唱《芦花》这样拉近与听者的距离和扩大歌曲的传播影响力的曲目之外,雷佳对于《木兰诗篇》、《再别康桥》这些歌剧的驾驭,更是通过和莎拉·布莱曼异曲同工的跨界,从而突破了民歌原有的表现力,在多层次和戏剧感中,升华了中国民歌的艺术表现力与爆发力。
  与此同时,雷佳还在演唱之余,更通过音乐作为载体,从而表现出中国古典文化的优秀特点,以及在中国古典文化的基础上,呈现出自己身为当代女性音乐艺术家,既传统又现代的观念与看法,将出自《诗经》的“国风”现代演绎,因此既处理得古意盎然,并在古意的基础上,有着现代之风的洋溢。在“复兴”民歌的同时,也让“国风”焕然一新。从而使得“新国风音乐”的未来发展与中国民族声乐探索有无限可能!
  笔者在微博上简评过:“雷佳确实名不虚传,声色俱佳,是当代难得的优秀歌唱家”。我们希望这样的智性评价,也是对当下最有前途的中国青年民族声乐艺术家雷佳的鼓励与鞭策。期望雷佳在“复兴之歌——雷佳国家大剧院独唱音乐会”之后,用不俗的佳绩,在中国民族声乐与“新国风”音乐艺术探索之路做进一步的努力与实践,用更甜更美的歌声,回报祖国与人民的厚爱与重托!
  雷佳及其“新国风音乐”,是中国的,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相关热词搜索:音乐会 民族 声乐

上一篇:不应淡忘聂耳
下一篇:中国三高演唱会:唤醒中国听众久违的记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