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大厅”不是镀金池
2014-08-14 09:47: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近年来,维也纳金色大厅这个异国他乡的殿堂似乎逐渐成为国人心中的“图腾”,进而被奉为圭臬,甚至成为我国艺术家衡量艺术水准的一杆标尺。

  赵凤兰
 
  近年来,维也纳金色大厅这个异国他乡的殿堂似乎逐渐成为国人心中的“图腾”,进而被奉为圭臬,甚至成为我国艺术家衡量艺术水准的一杆标尺。以致艺术家水准高低的分野似乎并不在艺术,而在于是否到过金色大厅。似乎只有去过金色大厅的艺术家才是与国际接轨的艺术家,反之,就是没见过世面、没开过光的艺术匠人。这种仰之弥高,将金色大厅视为“圣殿”的朝圣举动,颇有点唐僧师徒赴西天取经的味道。
 
  然而,唐僧师徒赴西天取的是真经,路上历尽艰难险阻;我们的艺术家到金色大厅朝圣砸的却是钱,收获的是虚名和虚荣。盘点10余年来造访过金色大厅的国人名单,其中既有名噪一时的艺术家,也有国有的艺术团体,以及一大批寂寂无名的草根演员和业余老年合唱团、少儿合唱团。
 
  随着知情人对“镀金大厅”真相的揭示,金色大厅的神圣光环日渐褪去。当艺术家身着类似“小时代”名媛们的坠地华服、带着标志性的中国式微笑在金色大厅登台献艺时,倒像是在演绎新版“皇帝新衣”的寓言——他们花钱租赁场地,送票组织观众,举行一个盛大的演出Party,编织一个如“小时代”般的虚幻闹剧和浮华图景。之后他们“载誉”归来,高调宣称曾去金色大厅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引起巨大轰动,用“征服”和“凯旋”等字样装点人生履历,为他们的“面子工程”或“政绩工程”抹上绚烂的一笔。
 
  然而,对于奥地利人乃至全欧洲人而言,金色大厅并不能与“世界音乐圣殿”画等号。它只是个盈利的商业机构,缴纳两三万欧元的场租,任何人都有机会在那里演出。由于被“拿钱长脸”的国人频繁造访,金色大厅的观众源已严重告急,很多演出甚至出现演员扮观众的奇葩现象,金色大厅被戏称为中国演员自娱自乐的“卡拉OK”厅。
 
  到金色大厅转一圈,回国后便身价倍增,这种“镀金”魅影从表面看是贪恋名利、爱慕虚荣,从深层折射出的则是国人的文化不自信。事实上,类似的媚俗案例在国内其他领域也曾接二连三上演。比如,号称来自达芬奇故乡的家居品牌“达芬奇”,不过是送国内产品到意大利“旅游”一番,再回来摇身一变,就成了“原产意大利”的奢侈品;而被国人所诟病的“野鸡大学”更是“学历镀金”的范本。
 
  “走出去”绝不是为了应景,玩一场奢华的艺术秀。文化走出去也不是“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通过“镀金”这种文化假象进行自我包装,用虚假光环对公众进行蒙蔽和欺骗,通过靡费公帑的冲动消费来满足单位和个人的虚荣,达到提升地位、获取利益报酬的目的,这种金钱铺路、自娱自乐的方式不仅无益于文化走出去,反而会自毁门庭。
 
  所幸的是,前不久,文化部对艺术团体赴金色大厅“镀金”发出禁令,叫停这种“赔钱赚吆喝”“自唱自买”式的所谓“文化输出”。文化走出去靠的是实力,只有真诚面对观众、面对市场,树立真正的艺术观,不带功利之心从艺,不慕虚名包装镀金,斩断文化造假的利益纽带,才能脱离“金色大厅”式的依赖,用货真价实的艺术质量获取国际演出舞台上的“真金”。
    相关热词搜索:金色大厅

上一篇:网络直播演唱会之弊
下一篇:徜徉在维也纳音乐的芬芳里

分享到: